加菲和贾老板的迷妹一只。

【TSN/SE】Flower Dance

儿童节快乐~

随便写一篇,逻辑混乱请无视~


----------------------


Sean抚摸着自己的刺,一脸忧伤。

 

他还没有想好晚上要邀请谁一起跳舞。

 

除去那些还没长成的花骨朵,花园里的姑娘们他已经完完整整地跳了一轮,每个姑娘都盼着能和他跳第二次,甚至她们还开了赌局,可他真正想要邀请的人——

 

他偷偷朝心上花的方向看了一眼。

 

穿着白衣的青年坐在娇嫩的花瓣上,正专心地聆听Christy的话。Sean猜测Christy会是他今晚的舞伴。她是来自古老东方的一株红牡丹,花型小却艳丽无比。Eduardo则是一朵雏菊,象征意义,暗恋。可Sean瞧着他漂亮的暖棕色眼睛,只能想起热恋正浓的情人间分享的甜蜜的糖果和亲吻。

 

他一副长吁短叹的悲伤模样被一朵小花看在眼里。狗尾巴花扯了扯身旁好友的叶子,悄声说道:“那朵红玫瑰又在叹气了。”

 

“我才不关心他呢。”向日葵答道,她正忙着欣赏Eduardo的美貌,连太阳都来不及晒,更别说去注意Sean。

 

“我如果能快些长大就好了,这样就可以参加舞会,也许还能和Eduardo一起跳舞。”她托着腮,沉浸在自己的想象里。

 

狗尾巴草无奈地看了好友一眼,决定去紫藤那里压上一注。

 

“压Eduardo一票。”她掏出收藏已久的一根精致羽毛,这是某只鸟儿忘记带走的,刚好被她捡到。

 

紫藤是位美丽成熟的夫人,她是花园里的长辈,已经活了十几个年头,可即便如此,她也没听说过这样的怪事。她优雅地拿出一片枫叶,上面密密麻麻地记着花儿们的名字和赌注。

 

“小丫头,你确定——”紫藤拖长了调子,“要赌Sean和Eduardo在一起?”

 

狗尾巴花坚定地点点头。

 

紫藤记下她的名字和所下的赌注。Eduardo成了叶片上最后一个名字,票数则是可怜的一个“1”。

 

 

 

“喜欢就去争取。”Sean这边正忧伤着,一个稚嫩的声音突然在他身旁响起。他吓了一跳,赶快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一朵Sean不认识的狗尾巴花。模样倒是可爱,但不管怎么看都一副没长开的样子。

 

Sean笑了笑,饶有兴趣地问道:“你知道我喜欢什么吗,小姑娘?”

 

狗尾巴花挺起胸膛,斩钉截铁:“Eduardo。”

 

Sean赶紧去捂小丫头的嘴,他机警地朝周围看了看,好在没发现有其他花注意这边。狗尾巴花把他的手从嘴上扒下来,不满地训斥道:“胆小鬼。”

 

向来骄傲的玫瑰花苦着脸,闷闷不乐地戳自己的刺:“他不会喜欢我的。”说罢又忧伤地看了一眼Eduardo的背影。

 

“我不管,如果你今晚不去邀请Eduardo一起跳舞,我就把你喜欢他这件事告诉大嘴巴的喇叭花,让所有姑娘都知道Sean是不敢表白的软蛋!”小丫头气鼓鼓地双手环胸。

 

玫瑰花绝望了。

 

今晚一定是他的死期。

 

 

 

可是夜晚很快到来,盛大的舞会已经开始,水仙和郁金香奏起欢乐的舞曲,Sean也没能鼓起勇气邀请Eduardo和他跳一支舞。他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舞会入口,每个单身的姑娘路过他时都忍不住多看上两眼,幻想下一刻红玫瑰能牵起自己的手。

 

直到Eduardo挽着Christy,款款出现在他面前。

 

Sean被躲在门后的狗尾巴花踹了一脚,狼狈地踉跄一步,冲到两人面前。

 

Eduardo以为他的目标是Christy,马上将她护在身后,并对Sean怒目而视:“你别想打Christy的主意!”

 

真是个不错的开始。Sean更绝望了。

 

牡丹从Eduardo身后探出脑袋,看看支支吾吾的Sean,又看看警觉的Eduardo,突然笑出声来。

 

“亲爱的,我先进去了,我想David一定等我等急了。”她在Eduardo脸颊上轻轻落下一吻,又凑在他耳边小声说道,“抛下你对他的偏见,Edu,听听他想说什么。给他一个机会,也给你的心一个机会。”

 

说完,她拍拍Eduardo的肩膀,笑吟吟地绕过对峙的两人,独自进入大厅里。

 

Sean先从这场莫名其妙的互瞪比赛中败下阵来。

 

“我以为她是你的舞伴。”Sean低头挠了挠自己的卷发,小声说。

 

Eduardo也稍微卸下防备:“我只是陪她过来,我……还没有舞伴。”

 

红玫瑰猛地抬起头,身后躲着的狗尾巴花适时地在他腿上掐了一把,防止他在关键时刻犯傻。

 

“嘶——”

 

“你刚才说了什么吗?”雏菊问他。

 

Sean闭上眼睛,飞快说道:“你可以做我的舞伴吗?”

 

“什么?”他的语速太快,Eduardo没听清。

 

“我说——”狗尾巴花又用力掐了上去,Sean干脆破罐破摔,直接大吼,“—Eduardo—你可以做我的舞伴吗——”

 

余音绕梁,众花大惊,水仙和郁金香丢下手中乐器,和其他花一起跑出来看热闹,将玫瑰和雏菊团团围住。

 

Eduardo满脸通红,恨不得给眼前这朵不要脸的红玫瑰一拳。他在Sean说出更多话之前将Sean强行拉出众花的包围,来到一个偏僻的角落。

 

“你发什么疯!”他咬牙切齿。

 

“我没有。”走到这一步,Sean反而不再顾及其他,他必须抓住这最后的机会,“我喜欢你,Eduardo,我想请你做我的舞伴。”

 

青年狐疑地看着他:“你说的是真的?我不太相信。”

 

“是真的。”Sean深吸一口气,凝视着Eduardo漂亮的眼睛,“我喜欢你,很久很久了。”

 

他拉过青年的手,送到唇边亲吻:“我愿意为你收起我所有的次,我愿意把你的美丽和我对你的爱谱成曲,在我们生命中的每一个清晨都唱给露水和鸟儿听。”

 

他的声音轻柔地像夜晚静谧的微风。

 

“Eduardo,你愿意爱我吗?”

 

 

 

Eduardo想抽回手,可红玫瑰紧紧握住他的手不松开。

 

“如果我松手,你会马上逃开,对不对?”Sean留恋地看着青年的脸,想把他的容貌永远刻在记忆里,“我真希望我能变作你脚下的尘土,或是凝在你洁白花瓣上的第一颗露珠,不管是生是死,都能和你永远在一起。”

 

他慢慢松开手。

 

“我就知道是这个结果。”他露出一个自嘲的笑。

 

下一刻,他的手被Eduardo反握住了。

 

“我还没说有没有答应呢,你这么着急做什么。”

 

尽管雏菊的声音听起来有点气急败坏,但Sean还是从中听到了希望。

 

“那你……答应了吗?”红玫瑰小心翼翼地问。

 

“我还没想好。”Eduardo回答,“至少应该让我看看你的舞跳得怎么样。”

 

Sean觉得自己幸福得要融化掉了。

 

 

 

他们在月光下伴着虫鸣跳了整晚的舞,跳到两人都气喘吁吁地瘫坐在一起,仰着头看东方泛起亮光。

 

“我合格了吗?”Sean笑着问。

 

Eduardo哼了一声:“勉强算你合格。”

 

宫殿里的舞会也散了,花朵们三三两两结伴而出,无精打采地打着呵欠。

 

红玫瑰侧过头,和他的恋人在第一缕阳光中交换了一个绵长的吻。

 

这一天,雏菊搬到了玫瑰家中,和他一起沉沉睡去。

 

他们将迎来漫长的梦。

 

直到冰雪消融,温柔的风再次将他们唤醒。

 

也许他们还赶得上第一场舞会。

 

 

 

 

 

那时参加舞会的花朵中,一定会多出许多新面孔。

 

比如一朵狗尾巴花和一朵向日葵。

 

 

 @橘川 来认领你的狗尾巴花吧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 ( 20 )
热度 ( 138 )

© 慕砚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