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菲和贾老板的迷妹一只。

【TSN/SE】你眼中的世界 5

出去玩之前的短更~


----------------------


他的家里渐渐摆满了Eduardo的画像,喂鸽子的,沉思的,熟睡的,转过头对他微笑的……Sean觉得自己颇像一只贮藏粮食的松鼠,而Eduardo,他大概是独一无二的精神食粮。

 

有时候他看着青年的侧脸,心中疑惑为什么这个人会对自己有如此大的吸引力,但每当Eduardo对他露出微笑,又觉得理所当然。

 

这么美好的人,谁能不喜欢呢?

 

他沉迷于Eduardo的微笑,许久没有新的作品面世。Sean的经纪人打过多次电话,也登门拜访过,可电话没人接,家里没人在,只能悻悻而回,殊不知Sean就揽着Eduardo在门的另一侧偷偷观望。

 

Sean喜欢自己为Eduardo画的每一幅画,他完全可以将这些画交给经纪人,但他又总觉得这些画还不够好,画不出Eduardo十分之一的神韵。还有一部分的他,想把Eduardo Saverin偷偷藏起来,不让任何人看见。

 

即使是松鼠,他也会是一只自私又贪心的松鼠,舍不得别人抢走哪怕一粒粮食。

 

Eduardo不知道他心中的念头,他曾困惑地问Sean为什么为他作画要用一年这么久,却看不到他身边的每个地方几乎都摆满了他的画像,每一幅画像上的他都在对着两人微笑。

 

画家揉揉他的头发,笑眯眯地回答说:“因为你是我最喜欢的模特,我想为你创造完美。”

 

眼盲的青年只能困惑地点头。他身上仅披着一条床单一样的东西,是他脱下自己的衣物后,由Sean亲手为他穿上的。作为盲人,Eduardo习惯将衣服当做防御,它们是一层柔软的盾牌,被包裹住的感觉令他觉得心安。然而,当Sean开口要求他换一件衣服时,Eduardo内心只挣扎了三秒钟。

 

他强忍羞耻,亲手褪下所有衣物,对于画家即将到来的碰触感到紧张又期待,同时也觉得惶恐不安。

 

他的身体会不会非常丑陋?如果Sean喜欢的仅仅是他的相貌该怎么么办?Eduardo胡思乱想,屏息等待Sean的反应,画家好笑地捏了一把他憋红的脸颊,轻声提醒:“别忘了呼吸。”

 

“好奇怪的衣服。”在Sean为他穿上那团松垮的织物时,Eduardo小声嘟囔了一句。

 

他惯穿衬衫和休闲西装,将自己包裹成笔直挺拔的模样,而此时他身上的这件,轻飘飘软绵绵,仿佛最轻柔的风也能将它吹走。

 

Sean偷偷用指尖勾了一下他打着卷的发梢:“它很适合你。”

 

的确,这件衣服让Eduardo看起来像是古典油画中走出的美少年。

 

“在我完成这幅画之后,再让我画一幅好不好?”画家为他的模特打扮着,心却已经沉浸在下一幅画的构思中。

 

“这句话你说过很多遍了。”盲人青年摸索着拉住Sean的手,“我很好奇你究竟为我画了多少幅画。”

 

“很多幅。”Sean回答,“可是还远远不够。下一次我会为你用葡萄叶做成王冠,为你奉上最新鲜的花朵和水果……Eduardo,你会成为最美的酒神。”

 

青年困惑地蹙起眉头:“我不觉得我哪里像神。”

 

Sean为他整理好最后一片衣角。他的手指停留在Eduardo明亮却失焦的棕色眼睛,只要再靠近一厘米,就能碰触到。他的视线不受控制地扫向Eduardo有着优美线条的脖颈和锁骨。

 

他不像神,他比神要美得多。

 

上帝啊,他该怎么才能抑制住拥抱Eduardo Saverin的冲动?那种纯粹的美迷惑了他的心,甚至让他渴望用灵魂去和魔鬼做交易。

 

产生这念头是不是罪大恶极?可Sean想让Eduardo只属于他。

 

他的生命之光,他的欲念之火,他的罪恶,他的灵魂——全都系在青年一根手指上。

 

“Sean?”Eduardo抬起头,对方太久的沉默让他感到不安。

 

“我在。”面对他翘起的唇角,画家终究没能抑制住亲吻他的欲望。

 

他身体前倾,一个最温柔小心的吻落在Eduardo脸颊上。

 

有着温暖棕色的眼睛瞬间睁大了,Eduardo一怔,拉着Sean的衣袖问道:“刚刚那是你吗?你吻了我吗?”

 

回答他的只有画家愈发聒噪的心跳声。

 

Eduardo松开他的衣袖,手指慢慢向上滑动,停在Sean心脏的位置。他沉默了一会儿——可能只有几秒,也可能有一个世纪——突然用双手捧住Sean的脸。

 

“你别乱动。”他红着脸说,然后闭上眼睛将自己的唇凑上去,在画家嘴角轻轻啄吻了一下。

 

“我想这么做很久了。”Eduardo松开僵硬得像一块木头的Sean,舔舔唇角,笑着说道。

 

 

tbc.


请尽情地嘲笑Sean大大吧!


送给大家一只美味的加菲

端午节快乐!


 


评论 ( 32 )
热度 ( 140 )

© 慕砚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