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菲和贾老板的迷妹一只。

【TSN/SE】Insomnia 27

Sean现在最喜欢做的事就是黏着Eduardo,缠着他一遍一遍祈求,直到Eduardo再也受不了他可怜的样子,顺着他的心意将“我爱你”这三个字说了一次又一次。

 

最初Sean还没有这么大胆,大概是他得来的第一句来自Eduardo的告白实在不易,要小心慎重地对待,偷偷藏在心里,随时拿出来品味一番,但没过上几天他就觉得不满足了,想再听一次,或者是很多次。

 

Eduardo本就比他的脸皮薄,不像Sean这样对甜言蜜语手到擒来,他是将感情放在心里的人。但Sean不停地卖萌扮可怜,左一句“喜欢”右一句“爱”,甚至提议说“我们做个交易,我说十句‘我爱你’,你只要回复一句好不好?”说完,居然真的开始一遍遍地重复起来。

 

在他说到第五遍“我爱你”的时候,Eduardo终于屈服了。Sean认为他说这句话时脸红的样子可爱极了。

 

他也问过Eduardo为什么在纽约看到他时是那样一副神情。

 

Eduardo的实习很忙,Sean虽然离开加州来到纽约,但Facebook的工作仍脱不开身,两人见面的时间无非是Sean去Eduardo所在的公司和他一起吃午餐的时候,以及下班后。Sean仿佛变成了一只被驯服的野猫,看不见Eduardo的时候会想他,看得见的时候便恨不得整个人都贴上去,亲一亲抱一抱,做一些会让Eduardo脸红心跳的事。

 

被问起的时候,Eduardo正在看一本书,细长的手指漫不经心地梳理枕在他腿上的Sean的卷发。

 

“我只是没想到。”他在回答前沉默了很久,Sean差点认为他没听到这个问题。

 

“没想到什么?”他翻了个身,把脸埋在Eduardo的小腹。清淡的古龙水的味道。

 

“没想到你会从加州飞到纽约。”

 

Sean抓过头顶那只手,放在嘴边不轻不重地咬了一口,权当惩罚:“你是我男朋友,我难道不能过来见你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巴西青年解释说,“我是说……好像这还是第一次。”

 

第一次什么?Sean心中满满的问号。

 

“Mark是我在大学里最好……最亲近的人,”Eduardo按住挣扎着要爬起来的Sean,“他很聪明,特立独行,我一直努力跟着他的脚步,尽力帮他,有时候他的确带来了很多麻烦,不过作为他的朋友,我心里也有点骄傲。”

 

Sean扭过头不说话,但他拉着Eduardo的手,用指尖在掌心里轻轻画圈。

 

Eduardo知道这是他表示安慰的一种方式,笑了笑继续说:“他需要什么我就给他什么,公式也好,投资也好……他说希望我去加州,我就跟了过去。但他走得太快,我也会觉得累,我想用自己的方式帮他和Facebook,也许还能重新缩短我们之间的距离,结果……就成了现在这样。我想,我是太习惯了追随别人的脚步,所以当你出现在纽约的那一刻,我被吓到了。”

 

“别告诉我是坏的那种惊吓。”Sean闷闷地说。

 

青年亲昵地揪了揪他的卷毛:“当然是好的那种。”

 

黏人的卷毛猫咪抱住他的腰:“我爱你。”

 

Eduardo忽略屁股上那只不老实的手:“我也爱你。”

 

“还有一件事。”Sean仍然把脸埋在对方腹部,说话的声音缓慢迟疑,他将要说出口的话似乎已经在心中放了很久,如今才犹豫着说了出来,“你和Mark签合同了吗?”

 

“你说的是Facebook的股权合同?”Eduardo抚摸他的卷发的动作停了一瞬,但很快就恢复了,“我已经签了。”

 

Sean收回按在Eduardo屁股上的手,规规矩矩地坐直身子。

 

“那份合同正常吗?”他迫切地问道。

 

Eduardo摇摇头:“我不知道。我那时心烦意乱的,他说签,我就签了。”

 

Sean看起来快要炸毛了:“你就没想过那份合同里可能有陷阱?”

 

“当时没想过,”Eduardo甚至露出一个微笑,“之后不愿去想。”

 

他自己保留的那份合同还安安稳稳地躺在这间公寓的抽屉里,从签下名字的那一天起就不曾打开过。

 

若是那份合同没有问题,那固然是最好的结果,或许还能维系住Eduardo和Mark之间摇摇欲坠的友情;若是那份合同真的有问题……他们两人之间接下来会如何发展,谁都难以预料,但谁也都能猜到,那一定是个非常不美好的结局。

 

Eduardo Saverin成了薛定谔盒子里的猫,生死几率各占一半,他却从一开始就没打算逃出这个盒子,而是蜷缩在角落里,等待结果到来。

 

某种程度上来说,他对自己残忍得可怕。

 

Sean猜到了他这样做的原因,心疼地同时也很想时间倒流好给Mark和自己一人一拳,不,Mark要两拳。

 

“Facebook的工作就要结束了,”他一边将Eduardo的头按到自己怀里,把他一头浓密的棕发揉得四处乱翘,一边笑嘻嘻说道,“我明天接你下班好不好?听说附近有一家很好吃的法国餐厅。”

 

 

 

第二天,Sean特意早早起床为男友准备早餐,等到Eduardo离开后,他开始翻箱倒柜寻找Eduardo签订的股权合同。

 

Sean不是Eduardo,他擅长的是求生,不是等死,不管盒子里是不是有能杀死猫的毒物,他想做的是在任何意外出现前把Eduardo从盒子里救出来。如果来不及,至少他能早一些想出办法,好把破碎的Eduardo重新拼凑起来。

 

他最终在床头柜里找到了合同,薄薄的几张纸被一些杂物压在下面,不仔细翻找根本发现不了。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Sean闭上眼睛平复一下狂跳的心,然后翻开那份合同。

 

tbc.


 @橘川 合同来了~

评论 ( 50 )
热度 ( 163 )

© 慕砚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