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菲和贾老板的迷妹一只。

[TSN/SE]A Lucky Mistake 01

Sean没想到他能在这里遇到Eduardo。

 

最开始映入眼中的只是倚在门上的一抹暗影,修长高挑,有些眼熟,走近了才从暧昧的灯光中辨认出那人的身份。

 

“Eduardo?”Sean停下脚步,在最喜欢的酒吧门口遇到意料之外的人,这绝不是他给自己今夜的安排。“你在这里做什么?”

 

“来喝酒啊。”听到自己名字的青年转过头,对他露出一个条件反射般的笑容,却在看到Sean的下一秒皱起眉。他看上去喝了不少,一向精心打理的发型乱了,脸上潮红一片,连那双暖棕色的眼睛也湿漉漉的,眼尾泛着红,乍看上去像哭过一般。

 

但Eduardo的表情太正常了,正常到仿佛能立刻甩给Sean一个不赞同的眼神,拂拂袖子骄傲地离开,像他在百万会员夜做的那样。等到他直起身子向Sean走来时,Sean才从他跌跌撞撞的步伐中判断出他绝对喝醉了。

 

Sean本能地想在他被自己不稳的脚步绊倒时接住他,可谁知在那具身体落入他怀里之前,钝痛感先落在他的脸上。Sean揽着软绵绵的Eduardo愣了一会儿,这才记起对方在跌到之前还挥过来一只拳头。

 

所以他就这么……被打了?

 

在他的大脑艰难地消化被Eduardo Saverin打了一拳这个事实时,罪魁祸首却放心地把全部重量都交给他,脸埋在他的颈窝里笑得开心。Sean不好同一个醉鬼计较,也没坏到把Eduardo扔在路边,只能无奈地一手捂着脸颊,一手揽着对方的腰,思考接下来要做什么。酒吧肯定是去不成了,难道他还要把醉鬼送回家?Sean Parker什么时候变成了这么好心的人?

 

带着酒味和果香的灼热吐息喷在皮肤上,酥酥麻麻的,几乎让人有些不知所措。

 

他还记得吧。好友间的矛盾,百万会员夜没有挥出的拳头,还有那场诉讼,时间已经过了很久,可这些毕竟不是能轻易遗忘的事。Sean下意识地舔了舔刺痛的嘴角。

 

看来Eduardo记得很清楚。

 

他当时的确过分了些,这一拳只当是他欠Eduardo的。

 

Sean还在胡思乱想,Eduardo却不知何时停止了笑声,他近乎温顺地稍稍仰头望着Sean的蓝眼睛,顺便抬手揪起了一缕打着卷的头发。他们距离太近,男人的容貌映在他眼中有些失真。

 

“蓝色的眼睛,卷发……你究竟是Mark,还是Sean?”

 

……

 

Sean顿时觉得自己这一拳挨得冤枉。

 

将卷曲的发丝在修长手指间绕了几绕,Eduardo撇撇嘴,迅速失去了对它们的兴趣。他用双臂环着Sean的脖子,又自顾自笑了一会儿,便垂下头,任凭Sean怎么喊他都不再出声了。

 

被麻烦自动找上身的Sean认命地半拖半抱把Eduardo带到路边,拦下出租车后报上了自家的地址。

 

耐心差不多在他将青年丢到客房床上时耗尽了,Sean痛惜自己被浪费的大好时光,甩甩胳膊准备开溜,至于Eduardo那一身皱巴巴的西装和那双一看就价值不菲的皮鞋,它们就好好呆在主人身上吧。

 

“我毕业了。”

 

黑暗中,青年的声音突兀地响起。Sean的手还放在灯的开关上,一时不知该作何反应。

 

“典礼就在今天。”

 

多么值得纪念的一天啊,Eduardo穿着学士服,安静地立在热闹的人群之中。他的身边是对未来充满热忱和希望的同学,被父母和朋友环绕着,每个人看起来都那么幸福。

 

并没有人特意为他而来。

 

他摘下帽子,想着不论如何要小小地庆祝一下。于是Sean在这天晚上捡到了喝醉的Eduardo。

 

Eduardo不再说话了,高挑的青年就这样蜷缩在客房宽大的床上,怎么看都让人觉得可怜。

 

Sean多少能猜到这其中缘由,他的视线在门口和青年之间来回扫了几遍,最终挫败地叹了口气,揉乱自己一头卷毛,粗鲁地走回床边把昏昏沉沉的Eduardo拉起来,恶狠狠地给了他一个拥抱。

 

“毕业快乐。”他说。

 

小小的一句祝福使Eduardo满足地勾起嘴角,他太醉了,依然没能分清这个拥抱他的男人是谁,但是对方的语气和身上的味道都令他觉得安心。

 

他在Sean的怀中坠入梦里。

 

小心地把青年放回到床上,Sean扭开台灯,一边替Eduardo脱下那套皱得不成样子的西装一边小声咒骂自己难得一见的良心。

 

 

熟悉的手机闹铃声准时响起。Eduardo蹭了蹭柔软的枕头,闭着眼睛摸向床头柜。

 

在他摸到手机前,一只手已经先一步关掉了闹钟,又握住他的手腕塞回到被子里。

 

“继续睡吧。”他听见那人这样说,声音有些耳熟。眼皮沉重得抬不起来,Eduardo放弃探知对方身份的想法,含糊地道谢后便要继续睡下去。

 

两分钟后,他猛地睁开眼睛。

 

Sean Parker,他人生中最大的死对头,正趴在床的另一边,笑眯眯地看着他,显然已经看了很久。

 

“早安,亲爱的。”

 

这句话的威力不亚于一颗原子弹爆炸。

 

谁是你亲爱的你管谁叫亲爱的呢我才不是你亲爱的——这三句话在Eduardo脑海中疯狂刷屏,成功地让他还没从酒精中恢复的大脑彻底死机了。

 

“我已经准备好早餐了,如果你不想睡的话,我们可以一起在床上吃早餐。”说完,Sean变魔术一样从身后端出两个餐盘,里面的食物还是热的,散发着诱人的香气。

 

Eduardo惊恐地看着Sean和他的餐盘,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喝醉时误入了某个平行世界,即使他根本不相信在某个世界中他和Sean会是一对。

 

青年的反应让Sean觉得极为满足,趁对方震惊到不知反抗,Sean变本加厉地凑上去,在他柔软的脸颊上吧唧亲了一口。

 

Eduardo险些尖叫出声。他捂着被亲的地方,伸出的手指颤颤巍巍的,指了指Sean,又指了指被子下显然只剩一条短裤的自己:“我,我们……”

 

Sean忍着笑点点头:“我们做了。”说完还体贴地向他展示唇角被他打出的小伤口,“你昨晚特别热情,我都要招架不住了。”

 

这样啊。

 

Eduardo扯了扯僵硬的嘴角,安静地重新躺下,把被子拉过头顶,闭上眼睛。

 

他一定还在做梦。


tbc

评论 ( 24 )
热度 ( 162 )

© 慕砚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