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菲和贾老板的迷妹一只。

[TSN/SE]当心我咬你!(短甜,一发完)

献给被我气到炸毛的橘子! @橘川 摸摸你,我最爱你啦!

兔!Eduardo 和 大尾巴狼!Sean.

按照惯例小甜饼一枚~

————————————————————


Eduardo Saverin其实是一只兔子。这或许听起来很奇妙,但是在Saverin家族里这是很正常的事,有着悠久历史的大家族总是会有一些不为人知的小秘密。

 

比如Eduardo的爷爷是一只麋鹿,爸爸是一只鹰——这也是Eduardo无比敬畏他父亲的原因之一,甚至他的家族里还曾经出现过独角兽。相比之下,兔子就显得太普通也太温柔弱小了。

 

但所有人都爱Eduardo,他变回兔子形态的时候总会有人把那毛茸茸的一团抱起来,亲亲他的长耳朵,再摸摸那柔软光滑的浅棕色皮毛。来自巴西的男孩无比享受别人的爱护,虽然他长大后多少对这些亲吻和爱抚感到难为情。

 

想知道Eduardo变成兔子的样子吗?去看看彼得兔就知道了。

 

 

他将这个秘密小心地包裹好放在心里,从没对家族之外的人提起过。后来他上了哈佛,认识了Mark等人,还为了进凤凰俱乐部养了一只鸡——那真的是最难熬的一周了,兔子和鸡在一起简直是灾难。只有在深夜独自一人的时候,Eduardo才偶尔会变回兔子的样子,在柔软的床上缩成一个小毛团,想念他远方的家人。

 

再后来,不让人省心的Mark搞出了The Facebook,还坚持要求Sean Parker一同参与,劝说未果的Eduardo只能陪他一起到餐厅等那个毁誉参半的花花公子。果不其然,Sean如他预想的那样迟到了。

 

低头用手机查看邮件的同时还要应付Mark对Sean滔滔不绝的赞美,Eduardo觉得心很累。

 

突然间,他感受到了威胁。那大概是柔弱的食草动物特有的对危险的感知能力,Eduardo像被电击一般,慌张地抬起头。

 

一个卷发蓝眼睛的男人正站在桌前,饶有兴致地打量他,而男人头上赫然是一双不加掩藏的狼耳,其中左耳上一枚亮晶晶的耳钉正闪着骚包的光。

 

Sean Parker是一匹狼!

 

这个认知让Eduardo整个人都不好了,他攥紧手机,后背紧紧贴在沙发上,瞬间袭来的恐慌让他不小心露出了兔子耳朵。

 

男人的目光更加玩味了。

 

Mark是个普通人,自然看不到他们异于常人的耳朵,但迟钝如他也觉得这两人之间气氛微妙。他知道Eduardo来之前就对Sean抱有偏见,便站起来,试着为他们互相介绍。

 

Sean优雅地坐下,向桌子对面满脸警惕的青年伸出手:“你好,我是Sean Parker,很高兴认识你,”他舔舔唇,笑起来的时候露出锋利的牙齿,“小兔子。”

 

Eduardo险些炸了毛,食草动物对捕食者本能的畏惧让他想逃跑,可自尊和骄傲迫使他坐在原地,故作镇定和Sean大眼瞪小眼。对方显然非常享受他的窘迫,蓬松的狼尾从他背后探出头来,愉悦地甩来甩去。

 

总之,这是一场相当不愉快的谈话。回到学校的Eduardo自然对Sean没有正面评价,并苦口婆心劝说Mark放弃和Sean的合作。

 

你看那大尾巴狼得意洋洋的样子!怎么看怎么不靠谱!

 

Mark却对他的话不以为然,说来说去,Eduardo一直念叨的无非是Sean之前的“劣迹”,一点新意都没有,何况在他的认知里,天才总归要有些特权。不过他难得看到好脾气的Eduardo如此厌恶一个人。说实话,比Sean更讨厌的人到处都是,甚至在学校里也并不少见,为什么Eduardo对他就能讨厌到这个地步?

 

Mark思虑再三,挑了一个自认为最正确的原因:“你这么讨厌他,是因为他一直盯着你的屁股看吗?”

 

 

Sean很冤枉。他的家族里从来没有出现过兔子,而潜在的狼属性让所有温软可爱的食草动物对他退避三舍,即使被他强行抱在怀里也是一副拼命挣扎马上断气的模样,手感什么的就更不用说了。

 

他第一次见到Eduardo这样的兔子,棕色的耳朵在柔软的发间警觉地立起,在阳光的照射下几乎透明到可以看到其中的血管,摸起来的手感一定相当不错。哦对了,还有兔子的尾巴……

 

Sean的目光不由瞄向了巴西青年被高定西装完美包裹起来的臀部,可惜犹豫姿势原因,他完全看不出那一团毛绒绒的尾巴是不是藏在青年身后,即使他想方设法从各个角度观察,依旧未果。

 

小兔子忙着警戒,一点都没发现Sean的小算盘,反倒是三人中唯一的正常人类Mark对他的行为投来异样的眼光。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在旁人眼中恐怕像个变态的Sean赶紧正襟危坐,还装模作样地咳了一声。

 

Sean发誓,他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对Eduardo真的没有非分之想,他只是一匹想吸兔子的可怜狼而已。

 

没人相信他。

 

 

考虑到Sean的才华,Mark怀着对好友的微妙的愧疚心理,还是促成了他们和Sean的合作。于是他开始频繁地看到Sean围着Eduardo打转,不知道该形容为垂涎还是猥琐的目光一会儿黏在青年挺翘的屁股上,一会儿又飘向青年的头顶。

 

Mark开始认真思考是否制定严禁办公室性骚扰的细则,虽然现在他们只是住在Eduardo租来的公寓里,并没有像样的办公环境。

 

想到这里,Mark对Eduardo的愧疚更深了,可是情感上一向笨拙的小卷毛并不知道应该怎样做。

 

还没等他和Chris敲定严禁性骚扰的具体内容,Eduardo先一步爆发了。

 

“Sean Parker!”他的吼声让可怜的实习生们一起抖了抖,纷纷抛下工作,讨论起Sean究竟做了什么才让向来温和有礼的Eduardo气成这样,“带着你的尾巴从我面前消失!当心我咬你!”

 

不明真相的人一头雾水,唯独Mark在此时发挥了丰富的想象力:Wardo说的尾巴……不会是指那个吧?

 

他抛下手头的工作,拉起一脸莫名的Chris,决定今天就将严禁性骚扰细则制定出来。

 

 

无意中被摸了屁股的Eduardo要气疯了,他用父亲尾巴上最长最漂亮的羽毛发誓,他从来没见过这么无耻的狼。总是围着他转也就算了,从一开始本能的畏惧到现在忍无可忍起身反抗,Eduardo还是很满意于自己的进步的,可被摸了屁股就是另外一回事了!那只不安分的狼爪子甚至还多捏了两把!

 

气坏了的Eduardo口不择言,小时候惯用的威胁不小心脱口而出:“当心我咬你!”

 

年幼的Eduardo变成兔子时得到的不一定都是宠爱,也有几个熊孩子喜欢提着他的耳朵欺负他,这时小Eduardo就会磨一磨他尖利的小门牙,恐吓这几个熊孩子:“当心我咬你!”

 

这句话对熊孩子还有些用,对Sean而言起到的几乎是反作用。这匹大尾巴狼听后笑眯眯地卷起袖子,把胳膊伸到Eduardo嘴边,轻浮地挑衅道:“来咬我啊。”

 

愤怒到失去理智的Eduardo果断拉过那条胳膊,狠狠咬下去。

 

Sean的惨叫响彻云霄。

 

 

在那之后,Sean安分了几天,他不再围着Eduardo打转,而是时不时的偷偷看上一眼,耳朵和尾巴都垂着,可怜巴巴的样子让Eduardo看了都觉得好笑。

 

一匹被兔子咬了的狼,也确实够丢人的。

 

虽说是Sean有错在先,但Eduardo还是没能抵挡住心里那一丢丢的歉意,抱着医药箱敲开了Sean的门。他注意到开门的一瞬间,Sean的狼尾巴甩起来,摇的像个小风扇。

 

棕发青年犹豫了一会儿,决定先向对方示好,毕竟Sean已经得到教训,他们以后还要一起工作。他抬起胳膊,轻轻揉了揉Sean立在头顶的狼耳。相互接触——这是动物之间表示亲近的方式。

 

Sean的蓝眼睛一下就亮了,狼尾摇的越发欢快,Eduardo怀疑他马上要将尾巴摇下来了。

 

欢快地甩着尾巴的Sean期待地问道:“我也可以摸摸你吗?”

 

住在Sean的隔壁刚好正要出门的Mark听到这句话,砰地一声砸上门,冲到桌前一通翻找,最后从笔记本电脑下面掏出一份制定了一半的严禁性骚扰细则。

 

本以为Sean已经悔改,结果——

 

Mark决定不再姑息Sean的行为。

 

 

而Eduardo在了解Sean的愿望后,反而对Sean的行为宽容了许多,他允许Sean抚摸他的兔耳朵,有时也会变回兔子的模样给Sean看,不过,只准看,不准摸,不准抱,更不准亲。

 

大尾巴狼看着毛绒绒软绵绵的小兔子,捂住胸口,心都要化了。

 

几星期后,他还是成功抱到了Eduardo兔,还厚着脸皮不顾Eduardo难为情的反抗亲了一口。

 

几个月后,他们在一起了。Eduardo第二次咬了Sean,在床上。

 

Mark的严禁性骚扰细则最终也没能派上用场。




评论 ( 23 )
热度 ( 247 )

© 慕砚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