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菲和贾老板的迷妹一只。

[TSN/SE]One Thousand and One Nights (5)

第二夜(上)


Sean觉得做了一场美梦,他翘着嘴角在柔软的被子包裹中翻了个身,将梦里那个金眼尤物的所有细节通通回想一遍才舍得睁开眼睛。

 

他身边没有人。

 

Sean挠了挠自己的卷发,他还能清晰地想起梦里的一切,棕发青年颤抖的吐息,潮红的眼角,高潮时半阖的双眼,以及在那之下,耀眼的金色。

 

果然是梦吗?EduardoSaverin怎么会有一双金色的眼睛?他暗自嘲笑梦境的离谱,却不由再次沉浸在记忆里那双因被他欺负地狠了而湿润的眼睛里。

 

这场梦里的性爱绝对可以在他的人生中排到第一名,可惜……

 

Sean叹了口气,恋恋不舍地将自己从回忆中拔出来。

 

午后热烈的阳光洒满了整个房间,正准备起身穿衣服的Sean眯起眼睛,突然觉得自己的房间不太对劲。地板上只有他一个人的衣物凌乱堆着,丝毫没有第二个人在这里过夜的迹象,或许Eduardo早上醒来后觉得尴尬,已经自行离开了。可是这气味——这是雪吗?

 

雪的气息仿佛是特意流连在房间里直到他醒来,Sean摸了摸鼻子,还未来得及仔细分辨,冷清的味道就消融在温暖的阳光里,像他的梦境一样,似乎从没发生过。在他试图捕捉最后一丝残留的气味前,床头柜上的两张纸引起了他的注意。

 

一张是用漂亮的字体写的道歉信,字迹不是很连贯,显然是经过一番挣扎写出来的,磕磕巴巴地表达了对自己不清醒时以及趁Sean熟睡时占他便宜的歉意。另一张则是来自Eduardo Saverin的支票。

 

Sean捏紧两张纸,脸瞬间黑了。雪的味道和金色的眼睛被愤怒中的他抛在脑后。

 

睡完Sean Parker后留下一张支票拍拍屁股走人——Sean咬牙切齿地将Eduardo Saverin正式列为黑名单上的第一人。

 

 

可是第二天两人就不得不因为Facebook的事情再次见面。

 

从Sean进门到他走到两人桌边坐下的短短十几秒中,Eduardo的表情变幻得十分精彩,最后端起面前的冰水一饮而尽,勉强镇定下来,虽然眼神还飘忽着不肯看向Sean的方向,但神色还算正常,只除了那双背叛主人意志的耳朵悄悄红了个彻底。

 

Sean扬手唤来服务生,随便点了饮品,还体贴地让其为Eduardo的空杯子加了水,他没怎么理睬眼巴巴看着他的Mark,对只顾埋头喝水的巴西青年笑得高深莫测。

 

被两人无视的卷毛困惑地看看前方微笑的Sean,再瞅瞅右边死也不肯抬头的Eduardo,说出了他能得出的唯一结论:“你们做过了?”他皱着眉望向Sean,“我说过不能对Wardo出手。”

 

“出手的那个人可不是我。”面对Mark的质问,Sean依然保持微笑——皮笑肉不笑的那种——缓缓转向努力削弱自己存在感的棕发青年,“我说的对不对,Eduardo?”

 

听到这话,Eduardo一口水喷了出来,咳得惊天动地。

 

Sean敏捷地躲开,保住了他的脸和今天新换的一身西装。

 

Mark伸出手,笨拙地在Eduardo肩上轻轻拍了一下,迟疑问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没什么……”

 

“他对我始乱终弃!”

 

两个声音在Mark耳边同时响起。虽然看起来仍旧面无表情,但熟悉Mark的Eduardo看出他明显被“始乱终弃”这个词吓得不轻。

 

“我才没有!”Eduardo辩解,“我只是、只是……”

 

只是睡完后留下支票拍拍屁股走人?这不是始乱终弃?Sean弯着眼睛,笑眯眯地用眼神补完了Eduardo的话。

 

Sean对文字的运用绝对有问题,可偏偏Eduardo无法反驳。罪魁祸首坐在他对面翘着腿欣赏他的窘态和那双暖棕色眼睛中的不知所措,看着他白净的脸一点一点变红,最后和耳朵变成一个颜色。

 

这多少勾起了Sean的回忆。他记得Eduardo在高潮的时候脸上也差不多是这样的红,可能是因为药物作用而没了羞耻心,他张开被吻得艳红的唇,毫无顾忌地让呻吟声全部逸出来,还有他因为快感而颤抖的身体和紧紧扣在Sean肩膀上的手指——

 

不能再想下去了。Sean咳了一声,端起咖啡。他的裤子变得有些紧,Sean只能换个坐姿掩盖自己的异样。

 

他又看了一眼自暴自弃地将脸埋在掌心里的棕发青年,决定大发善心放过对方。毕竟占了便宜的是他,不是吗?毕竟Eduardo不仅让他享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性爱,还给了他一张支票。

 

真该有人给这家伙的小脑袋瓜里灌输点床下礼仪。

 

他又咳了一声:“我们来谈谈Facebook的正事吧。”

 

从刚才就因为对“好友睡了偶像还始乱终弃”这条信息消化不良而死机多时的Mark终于被“Facebook”这个关键字唤醒,立刻回归平日的小机器人状态,开始滔滔不绝地讲述他的意见。Eduardo则诧异地看了Sean一眼,似乎还不敢相信自己被这样轻易放过了。

 

睁大眼睛小心试探的样子让Sean轻易联想到毛绒绒的可爱又温暖的小动物,心里发痒。于是他迅速伸出胳膊,趁Eduardo没有防备在他精心打理过的头发上揉了一通。

 

和记忆里差不多的触感。

 

三人分别时,Eduardo叫住了起身准备离开的Sean。他紧张地咬着唇,递给Sean一个袋子。Sean不明所以地接过,打开,发现里面是一套非常眼熟的衣物。

 

所以说这个小混蛋不仅对他始乱终弃还顺走了他衣柜里的衣服?

 

“我已经把这套衣服洗过了!”迎着Sean微妙的眼神,Eduardo慌张地开口说道。

 

夹在两人中间的Mark看起来又开始死机了。


tbc.


大家是不是和我一样都忘了这篇文了...

你们猜花朵有没有偷更贴身的衣物~


评论 ( 5 )
热度 ( 77 )

© 慕砚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