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菲和贾老板的迷妹一只。

【TSN/SE】We Are Married! 12 完结

“来给我一个吻吧,Edu宝贝儿。”在众人面前,Sean对着Eduardo轻佻地眨眨眼睛,“难道你不爱我了吗?”

巴西青年咬了咬下唇,看上去又羞又气,但迟疑了片刻后,他还是走上前,轻轻吻了Sean的脸颊,想要退开时却被对方搂住腰,又在他唇上讨了个吻。围观人群不由同时露出“这一对真的太甜蜜可这么频繁的秀恩爱也是够了”的表情。至于Eduardo那小小的不情愿嘛,那是夫夫之间的小情趣,他们懂的。

Sean才不管其他人怎么想,他将Eduardo困在怀里,侧脸蹭过柔软的棕发——他尤其喜欢Eduardo头发自然垂落的样子,与青年努力维持的商业精英形象相去甚远,而是显得柔软无害,甜蜜得像是入口即化的手工巧克力,为此Sean不得不想法设法藏起Eduardo所有用来给头发定型的产品,他用来藏匿罪证的抽屉快要塞不下了。

说到巧克力——

Sean努力无视Eduardo身体的僵硬,从后方松松环着对方的腰,在他耳边说:“聚会结束后我们再去买些巧克力好不好?只要你喜欢,什么口味的都可以。”

他没有听到任何回应,心里有些慌了,就越发抱着Eduardo不想放手,过了很久才迟钝地发现青年的手搭在他的胳膊上,示意他将自己放开。

松开手臂之前,Sean留恋地亲了亲他的头发。Eduardo的手指无意中划过Sean的手背,有些凉。

即使Eduardo没有回答巧克力的问题,他也知道答案会是“不”。从他闯进浴室那天起,Eduardo再也没给过他正面回应。

Sean试图亲吻他时他会扭头避开,拥抱时会缓慢却坚定地挣脱出来,就连他曾经喜欢的巧克力也慢慢地在桌子上堆成了小山,这些被Sean买来讨他欢心的甜腻腻的糖果失去了魔力,甚至没能让青年在走过它们的时候看上一眼。

有什么事情正在发生。Eduardo Saverin正逐渐远离Sean,他为此感到惶恐不安。

巴西青年正在与另一个人交谈,从Sean的角度刚好看到他的侧脸和勾起的嘴角。那并不是一个真心的笑容,礼貌却疏离,和他之前面对Sean露出的一点都不一样——眼角带着一点笑纹,琥珀般的眼睛眯起来,像是储存了午后最温暖灿烂的阳光。

Eduardo应该也是喜欢他的,否则不会对他露出那样的笑容,也不会在浴室里由他胡作非为。

究竟出了什么问题呢?

“难道你不爱我了吗?”这句话并不是调情,而是他心中真实的困惑。

在他垂着头深思的时候,棕发青年远远望了他一眼,目光复杂。

 

在Sean的人生信条中,从没出现过“坐以待毙”这个词。

他坐在床边,看Eduardo从他们的衣柜里拿出配套的西装和领带,一层一层将自己包裹起来,并在镜子前练习微笑。他看上去是个完美的商人了,不会再暴露出对他人的不满,不会因为对方迟到而出言讥讽,大概也永远不会再做出冻结资金这样的傻事。

他会是一个称职的CFO,却不是Sean想要的那个。

Sean起身走到Eduardo身后,帮他抚平西装上的褶皱。他们之间贴得足够紧密,柔软的棕发扫在Sean的鼻尖上,熟悉的气息让Sean忍不住又向前贴近一步,让那具温暖的身体靠在自己怀里。

正在系领带的手停下来:“不是现在,Sean。我约了人见面。”

他却得寸进尺地圈住青年的腰,把脸埋在对方肩窝里。

Eduardo叹了口气,他猜得出Sean表现得像个巨大无尾熊的原因,冷静地说道:“我们谈谈吧。”

这正是Sean想要的结果,可他此时却连头都不敢抬,也不敢放开怀里的人。如果这是最后一次,他要抱个够本才行。

Eduardo深吸一口气,决定放弃抵抗,他看着镜子里Sean毛绒绒的脑袋,说:“我们结婚吧。”

Sean猛地抬起头。

他刚才听到了什么?

镜子里的Eduardo对他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甚至还伸手抚了抚Sean的卷毛,动作像安慰受到惊吓的小动物。

“我不……你……”他连话都说不好了。

Eduardo在他怀里转了个身,与他面对面站着,仍然是Sean所熟悉的笑纹和美丽的暖棕色眼睛。

“我试着戒掉你,像戒掉那些巧克力一样,可惜没有成功。”他捧着Sean的脸,“我猜我的自制力不如我想的那样好。”

他亲了亲Sean的嘴角。可怜的Sean看上去已经因为这突如其来的消息死机了。

他并不擅长判断人的情感,他选择的女孩差点放火烧了他的公寓,他选择的好友兼合伙人将他从公司踢了出去,而Sean Parker——Eduardo判断出Sean喜欢他,可谁能确定他这次的判断是对还是错?

报酬足够丰厚,他不介意再赌一把,哪怕将自己的感情当做筹码。

Sean是在他坠落的时候唯一伸出手的人——虽然不知道他当时是想拉住Eduardo还是只想挥挥手说再见——但他毕竟拉住了那只手,爬上来,然后坚强地生活下去。

他甚至修好了Eduardo心里的伤口。

“你毁了我的求婚,”Eduardo吻上他,含含糊糊地说,“我在你喜欢的那家餐厅预定了晚餐,”他从口袋里摸出一枚精致的戒指,“还准备了这个。如果你能稍微耐心一点……”

被接二连三的惊喜击垮的Sean突然挣开Eduardo,在对方担忧困惑的眼神中冲到床头柜前,在抽屉最下方翻出一个小盒子。

Eduardo看着盒子里的戒指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们就是两个傻瓜。”过了很久,他才这样评论道。

他们互相为对方套上戒指,几乎在同时说了“你愿意和我结婚吗”以及“我愿意”。

然后Eduardo被Sean扑到在床上狠狠吻住。

“我还约了人!”他拼命挣扎,刚穿好的一身西装转眼间变得皱皱巴巴。

 “我想向来准时的EduardoSaverin偶尔也可以迟到一次。”Sean才不会放他离开,至少在他们的烛光晚餐之前绝对不行。至于那位和Eduardo有约的先生或是女士,谁让他/她挑了这么不凑巧的时间呢。

Eduardo屈服在他的吻里。

“我想他们可以等。”他在吻中低语。

 

他们就这样复婚了。

“Sean,你绝对是我所做过的最糟糕的选择。”

“也是最正确的一个。”

 

 

同一时间的Facebook。

Dustin趴在桌子上,无聊地用手敲桌面:“已经半个小时了,Wardo怎么还没来?他从来不迟到。”

Chris叹了口气,手里还捏着一堆乱七八糟的文件:“可能遇到交通拥堵了吧。”

而Mark无视他们的对话,戴上耳机,投入到另一段编程中。



 @橘川 说好的早起和更新呢...

评论 ( 14 )
热度 ( 99 )

© 慕砚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