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菲和贾老板的迷妹一只。

【TSN/SE】你眼中的世界 3

卡文卡的想哭...


三、

 

Sean的素描本渐渐被Eduardo的画像填满,但可惜的是,不管他如何甜言蜜语威逼利诱,Eduardo都没有同意过当他的模特。

 

真是浪费。Sean盯着Eduardo专心喂鸽子的身影,无聊地捻起夹在本子里的那根绒毛。明明长了一张那么好看的脸……

 

仿佛意识到他在想什么,盲人青年扭过头,对着他挑起一根眉毛。

 

不过事情很快有了转机。

 

刚好在他们相遇一个月的纪念日那天(Sean不会承认他在日历上把这天标出来的),下了一场大雨。

 

窗外的树被狂风吹得凄惨,湿透的路面上满是掉落下来的叶子,颜色还很鲜嫩,以一副可怜的形态攀附在地面上。

 

画家正在家里团团打转。他的理智告诉他今天不会有任何人去公园,可他的情感微弱地抗议说万一Eduardo去了呢?Sean的脑海里不由浮现出青年在疾风骤雨中孤零零坐在长椅上的画面。

 

最终他咬咬牙,拿起车钥匙出了门。

 

 

Eduardo居然真的在那里。没有鸽子作伴,手里撑着一把黑伞,但Sean眼尖地看到他肩膀处的衣服已经湿了一半,更别提他的裤子了。

 

Sean站在他面前,莫名地生气起来。他拉起Eduardo的手,语气生硬:“走。如果你不方便告诉我你的地址,那就去我家。”

 

青年被他扯得身子一歪,雨水趁机打在他茫然的脸上。Sean心疼,赶快稳住他手中的伞,Eduardo却笑着,一边随着Sean引领的方向走,一边努力地把伞举到Sean的头顶。

 

画家瞬间就没了脾气。

 

“这么容易就跟着我走了。”Sean在给他系好安全带的同时小声抱怨,“如果我是个坏人怎么办?”

 

“声音没有办法骗人,Sean。就像我知道我家附近新搬来的Mark是个语速超快性格别扭但是心肠不错的家伙,但所有人都告诉我他是个骄傲自大而且待人冷漠的卷毛。我对自己的耳朵有信心,所以,不用在意你在我心中的形象,说不定我比你还要清楚你是一个怎样的人。”

 

焦糖色的眼睛因为笑容眯起,虽无法视物,但它们确实有着最温柔清澈的光泽。Sean把青年打湿的头发梳理到旁边,暗暗记住了他现在的模样。

 

 

每个陌生的地方对于Eduardo来说都是一个挑战,Sean开始的时候还考虑到青年的自尊心,由着他自己用手杖探索道路,但对方衣服上的水渍很快积累到他无法忍受的程度。担心这样下去Eduardo会感冒,Sean再一次拉起Eduardo的手。

 

“相信我。”他说。

 

Eduardo循着他声音传来的方向扭过头,没有说什么,Sean只当他默认自己的行为,握紧了青年冰冷的手,带着他登上门口的三级台阶,即便是从口袋里摸出房门钥匙开门时他也没有松手。Eduardo很乖,安静地在一旁站着等待,脸上看不出一丝不安。

 

避开客厅地板上乱七八糟的杂物,Sean先把他安置在沙发上。

 

“稍微等我一下。”

 

他调好水温从浴室出来时,Eduardo还维持着刚才的坐姿,背挺得笔直,右手紧紧握住他的手杖,指节因为过于用力显出青白的颜色,整个人看上去都想一张拉满的弓。但察觉到Sean接近的脚步声后,他的身体明显放松下来,甚至还给了Sean一个微笑。

 

他也没有拒绝Sean提出的泡个热水澡的建议。

 

厚重的外衣慢慢从Eduardo的身体上剥离,Sean把他带到浴室里,握着他的手摸索了一遍他会用到的东西,再三确认Eduardo可以一个人沐浴之后,Sean才从浴室离开。

 

他来到二楼的洗手间,随便拿了条毛巾把湿透的头发擦了擦,换了身干净衣服,并为Eduardo挑了一件最柔软舒适的睡袍。

 

乳白色的睡袍果然很适合他。Sean的眼神掠过青年露在领口外的锁骨和一小片赤裸的皮肤,满意地勾起嘴角。他没有告诉对方那是他惯常穿的衣物,只有被穿久的旧衣服才会有这般的舒适妥帖,那件睡袍才被清洗过,离得近了可以闻到洗涤剂残留下来的香。

 

现在,这股香气就和青年身上沐浴液的清淡气息混在一起,和Sean所习惯的味道如此接近,细微处却迥然不同。那该是属于Eduardo自己的味道。

 

Sean上前一步,稍稍整理一下青年没系好的腰带结。

 

“让我为你画一幅画吧。”他握着对方的双手,言辞恳切。

 

 

穿着睡袍的青年被他安置在窗前,他在窗台上铺了无数软垫和靠枕,这才放心地让Eduardo坐在上面。他可不能让他现在最中意的模特受凉感冒。

 

“Sean——”Eduardo叫他的名字,不经意拖长的音调听起来像是在撒娇,“你不会想画我现在这副模样吧?”

 

他伸手比划了一下,他的头发还是湿的,没有梳理过,发梢乱七八糟的翘向四周每一个方向。而他的衣物虽然相比之下整洁得多,但毕竟只是一件睡袍而已。

 

画家捏住他乱晃的手指,轻轻地把唇贴在指腹上细小的伤痕上。稍纵即逝的碰触几乎称不上一个吻,Eduardo似乎没有注意到他的动作。

 

“我觉得你现在这样就很美。”

 


评论 ( 36 )
热度 ( 167 )

© 慕砚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