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菲和贾老板的迷妹一只。

【TSN/SE】你眼中的世界 2

送给 @橘川 !


二、

 

“你在画我吗?”Eduardo侧过头问道,他听到铅笔划过纸张的沙沙声,而Sean已经很久没开口说过话了。这是他们第二次见面,坐在同样的长凳上,长时间的安静并没有令他们之间的气氛变得尴尬。

 

“没错。”画家的声音里带着笑意。

 

Eduardo抬手抚摸肩上灰鸽子的羽毛,小东西咕咕叫着,亲昵地蹭了蹭他的手指,Sean忙着把这一幕记录下来,几乎错过了Eduardo下一句话。

 

“我是不是长得很好看?”

 

沙沙声停了。

 

“为什么这么问?”

 

青年耸耸肩:“你是Sean Parker啊。”

 

糟糕。这是Sean的第一反应。Eduardo知道对美人的爱好也知道他的风流史了。考虑到他的声名远扬(各种方面的),这并不令人意外。但他之后发现其实并不是这样,因为Eduardo继续说:“我听说,你的模特不是特别漂亮就是特别——嗯——”

 

他的手在空中比划一下,结结巴巴的,到底还是没把那个“丑”字说出口。

 

“你选中了我,我希望自己不属于后者。”他红着脸,小声说。

 

——“那一瞬间,我觉得上帝如此不公,因为Eduardo对自己的美一无所知。”

 

“我有过很多模特,Eduardo,他们中的大部分都是样貌普通的人。我画过街边卖花的小女孩,画过候车室里睡着的旅人,也画过蜷缩在桥洞下的乞者,他们平淡无奇却独一无二,每一个人都是一个新奇的世界。而你——”Sean放下铅笔,随手在裤子上蹭掉上面的污迹,但他终归不舍得去碰Eduardo的脸,手指隔着一段短短的距离,在他细致的五官上逐一描摹。

 

“你知道我第一眼看见你时在想什么吗,Eduardo?我在想,你应该就是我的命中注定。我冒冒失失地闯进一个陌生的公园,而你就坐在那里,像是……像是一块满足地沐浴着阳光的超大号太妃糖。”

 

他的比喻成功地把Eduardo逗笑了:“这是什么意思?”

 

“意思是你甜美得惊人,亲爱的。”Sean看着他的暖棕色眼睛,也不由勾起嘴角,“我不相信没有人对你说过你很美。”

 

对他炽热的视线一无所知的青年撇撇嘴:“确实有人这么说,可我知道很多好心人都不介意在盲人面前说些善意的小谎言,即使他们说了假话,我也不可能会发现。父母带我去过很多地方,Sean,我的眼睛治不好的。”

 

画家最终还是没控制住自己的手,伸过去摸了摸Eduardo柔软浓密的头发,然后被鸽子在手背上狠狠捉了一口。

 

Sean瞪了鸽子一眼,将注意力重新放到和Eduardo的对话上:“我们眼前有十七只鸽子,十一只白色,六只灰色,停在你肩上的那只也是灰色。现在是下午四点四十九分,天空很蓝,云彩有各种形状,其中一朵看上去像四脚朝天的乌龟。”

 

他稍稍暂停了一下,沉默中能听到Eduardo略显急促的呼吸声。

 

“还有吗?”他几乎是迫切地问道。

 

“你的头发是漂亮的棕褐色,Eduardo,它们看上去特别柔软顺滑,摸上去也的确是这样的手感,颜色特别像太妃糖。”

 

Eduardo笑了,大概明白了Sean之前的比喻。

 

“你有一个高挺的鼻梁和一张看起来很适合亲吻的嘴,看起来丰润又甜蜜。你穿西装很好看,上帝作证我最讨厌的就是西装,但是你就像为了穿它们而生。而且……你还有一双我见过的最美的眼睛。”

 

纤长的睫毛忽然拢在一起,阻隔了Eduardo带着温柔笑意的视线。“我的眼睛……它们什么用都没有。”

 

“但它们很美。”Sean为他所看到的美辩驳,“它们像是质地最好的琥珀,在你迎向太阳的时候几乎会发光。”

 

Eduardo轻笑一声:“你是不是对所有的模特都是这么说?”有谁能拒绝大画家这样的甜言蜜语呢?

 

画家摇头否认,然后突然意识到身边的青年无法看到他的动作。他愉悦的心情变得酸涩起来,像谁误把没有成熟的柠檬挤出汁水滴在他的心脏上。

 

“你是特别的那个,Eduardo Saverin。”他郑重地说。

 

“你昨天确实说过我是你的命中注定。”青年顽皮地朝他的方向弹了颗谷粒,没有打中他,落在地上的下一秒就被鸽子啄走了。

 

“我今天依然这么认为。”

 

Eduardo摊开手,肩头的灰鸽子配合地飞下来落在他的手腕上,啄食剩下的谷粒。这是人类和它养成的习惯。

 

“如果你说这些甜言蜜语是想让我同意当你的模特,我不得不说,你离成功又近了那么一点点,Sean Parker先生。”他抚摸着鸽子的羽毛,在谷粒被啄食干净后继续和鸽子温存了一会儿。Sean盯着灰鸽子,心里有点嫉妒。

 

鸽子盘桓着飞上天空,Eduardo拍拍衣服上沾到的尘土,他漏了肩上一根细小的绒毛,Sean偷偷伸手取了下来,把它夹在素描本里。那页纸上还有一张没有完成的画像。

 

没关系,他们的时间还很长。

 

 

评论 ( 37 )
热度 ( 162 )

© 慕砚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