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菲和贾老板的迷妹一只。

【TSN/SE】你眼中的世界 1

你们还记得去年的脑洞吗...我来填了...

这篇送给 @橘川 !谢谢橘子赐名!


一、

 

和Eduardo Saverin的相遇是一场意外。

 

那天他酒足饭饱,像往常一样出门到街上溜达,看到合心意的人便上前问一句:“要不要做我的模特?”在被询问的人反应过来之前笑眯眯地再加上一句,“我很擅长人体哦。”

 

即使他有一副好皮相,那吊儿郎当满不在乎的模样和轻薄的语气也让百分之九十的人把他当成了流氓。Sean也不恼,被误会后就掏出一张名片,简简单单的Sean Parker几个字母就能让人们眼中的怀疑转为崇拜。

 

Sean很少接受电视专访,但他己经是一个赫赫有名的画家,称得上当地无人不知那种。而他回去的时候通常会带上一位模特,视模特的样貌气质和他的心情看是否要开展一段短暂亲密关系。此处的“短暂”定义为一天。

 

因为才华和滥情,Sean Parker毁誉参半。

 

说来也巧,那天Sean在散步的时候看到了对他纠缠已久的姑娘,所以他拐了个弯,走进一条不曾涉足的小巷。小巷后面是一个公园,占地面积不大,说不上建得多好,但至少干净整洁,还有一大群鸽子吸引游人的目光。

 

Sean的目光在小公园里扫了一圈,最后落到正在喂鸽子的Eduardo身上。

 

——“那一刻,我相信我看到了完美。”

 

明明手里拿的是同样的食物,Eduardo身边却聚集着最多的鸽子,它们大多收起翅膀落在地上,啄食青年撒出的谷粒。有几只落在他所坐的长椅上,还有两只站在青年的肩膀,它们并不争抢食物,只是安静地待在那里,偶尔伸出小脑袋蹭一蹭青年的脸颊。

 

画家咳了一声,整理了一下不存在一丝褶皱的衣服,昂首信步朝喂鸽子的青年走去。

 

随着他的接近,原本吃得正欢的鸽子们呼啦啦飞走了大半,留下几只没有危机感的吃货和站在青年肩膀上的两只灰鸽子。灰鸽子伸了伸爪子,偏着头,圆溜溜的眼睛盯着Sean眨都不眨,它们似乎把青年认定为同类,Sean则是踏入警戒范围的可疑分子。

 

走到青年身边,Sean露出一个自认迷人的骚包笑容:“你好,可以当我的模特吗?”说完把名片递过去。

 

Sean一直对自己的名片很满意,看似平凡的卡片上有着繁复华丽的暗纹,设计却简洁大方,除了仿照他亲笔签的“Sean Parker”以外只有一个邮箱地址,丝毫没提及他有多么辉煌的成就,这多符合他淡薄名利的心态!可今天他第一次后悔了。

 

万一这美人对画根本不感兴趣根本不认识他怎么办?早知如此,他应该把获得的那些国际大奖用微型字体通通罗列上去!

 

青年闻声抬头,柔软浓密的棕发下是一双同样颜色的清澈眼睛,里面映着天空和Sean的脸。他露出一个困惑但有礼貌的微笑,肩上的鸽子和他一起歪了歪头。

 

“你好。请问你刚才说的是……?”

 

“我希望你能做我的模特。不用担心,我是一名画家,不是什么奇怪的人。”Sean说着,为了证实自己的话,把手里的名片又往前递了递。

 

对方仍然没接,那双漂亮的眼睛仍然看着他的方向,更准确地说,是Sean的嘴唇的方向。他的眼神却过于干净了,空空荡荡的,什么感情都没有。

 

Sean的心一沉,小心地伸出手在青年眼前晃了晃。

 

意料之中地没有任何回应。

 

——“完美在我面前撕裂,我站在他面前,为他感到痛苦,他却在对我微笑。”

 

“抱歉,我应该先自我介绍。”Sean收起名片,坐在青年身边。青年困惑地循着他声音发出的方向扭过头,依然是一双清澈得过了头的眼睛。“我是Sean Parker,是一名画家。”

 

“Sean Parker。”他的名字在青年唇间滚了一圈,他看着青年像个小孩子一样开心地笑起来,“我听说过你,你很厉害。”

 

多数人会对这句话皱起眉,他们认为Sean Parker的才华值得比这更华丽的赞美,Sean却意外地对此感到满足。为他带来无数个模特的名片没派上用场,但谁会在乎呢?

 

——“‘我的名字是Eduardo Saverin。’他对我说。我觉得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这一刻。”

 

那天他们聊了很久,直到站在Eduardo肩上的灰鸽子不耐烦地飞到他膝上,轻轻啄了他的手指一口,Eduardo才赶紧摊开手,把剩下的谷粒喂给它。另一只鸽子很快加入进来。

 

他为忽略它们太久而小声道歉,Sean坐在他身边,着迷地看着他眼角的笑纹和被微风吹起的发梢,从知道Eduardo眼盲的那一刻开始感受到的缺憾突然消失了。

 

他比初见时更加希望Eduardo成为他的模特,如果可以,Sean不仅想画下他美丽的外表,他还希望能画出他的灵魂。

 

可Eduardo拒绝了他。

 

“我不确定我会是个合格的模特。”Eduardo指了指自己的眼睛,对身为盲人的他而言,枯坐几个小时是极大的煎熬,他喜欢阅读,喜欢触摸自己喜欢的东西,他热爱一切能让他感受生命美好的事物。不过在Sean再三恳求后,他同意再考虑一下。

 

“别抱太大希望,画家先生。”Eduardo摸索着拿起放在一边的手杖,他要趁夕阳最灿烂的时候回家,这样太阳温暖的光芒就能一路陪伴他,不致孤单。

 

Sean急忙喊住他:“我怎么才能再见到你?”

 

“我每天下午都在这里。”

 

 

那么,明天见,Eduardo。



评论 ( 37 )
热度 ( 203 )

© 慕砚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