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菲和贾老板的迷妹一只。

【TSN/SE】Insomnia 12

谢谢 @狐说 的喂猫梗!谢谢橘子 @橘川 一直温柔地和我聊天!

爱你们!


十二、


“这真是……太棒了。”Sean说着,吻了吻Eduardo汗湿的发际。

青年还没回过神来,重重喘息着,一双漂亮的暖棕色眼睛失焦地望着看着他。

Sean从他身上翻下来,Eduardo身上没干透的液体被他沾去不少,他也没在意。

“Hey,”他一边说一边捧住青年的脸颊,“你还好吗?”

Eduardo眨眨眼睛,迷迷糊糊地望向他,看上去似乎只是累了。还没等Sean把他从床上拉起来带到浴室里,他已经闭上眼睛,任Sean再怎么喊他的名字都顽固地不肯睁开。

“如果我就这么任由你睡过去,你明早一定会杀了我。”Sean自言自语,目光从青年身上的一片狼藉飘过去。

无奈之下,他只能抱起Eduardo来到浴室里,一边替他冲洗一边小心地不让泡沫进到他的眼睛里。他的手指抚摸过方才印在对方身上的大小吻痕,露出一个傻乎乎的微笑。

把自己也洗干净并换好新的床单后,Sean满足地抱着昏睡过去的Eduardo躺回床上。他蹭蹭Eduardo的脸,在脖颈最鲜明那处吻痕上又亲了一口。

“晚安,宝贝儿。”

 

第二天,终于看到自己脖子被啃成什么样子的Eduardo说什么也不踏出房门一步。

戴条围巾?或者高领毛衣?Sean在一旁笑眯眯地建议。

“现在是八月。”Eduardo面无表情地回应。

Sean估计Eduardo想到自己这个罪魁祸首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于是他伸手揉揉正处于抓狂状态的青年的头发,在怒火波及自身之前抱起电脑迅速溜了。

 

“好像很久没看到Wardo了……”在满屋子的键盘敲击声中突然掺杂了这么一句。

Sean挑挑眉,寻声望去。

Dustin。

他正站在Mark身后,抱着双臂念叨:“Mark你有没有见过Wardo?我今早去敲他的房门,可里面根本没有人。”说着说着他紧张起来,“他不会离开了吧?”

“他一直在。”Mark根本没停下手上动作,语速飞快,“昨晚他还坐在客厅沙发上看书。”

Dustin的鼻子皱起来。

“总觉得哪里怪怪的。”他小声嘟囔,掏出手机,估计是在给Eduardo发短信。

“Wardo说他去图书馆了,他需要给一篇论文找些参考资料。”Dustin放松的同时不忘向Mark报备一声。

忙碌的卷毛只是“嗯”了一声,表示知道了。

Sean偷偷摸出手机。

 

——Edu宝贝儿,听说你去图书馆了。

——滚开。

——所以你不需要我中午给你送饭了吗?

Eduardo沉默了一会儿。

——我要吃上次的三明治和炒蛋。

每个字都放佛带着一股怨气。

 

成功安抚Eduardo的Sean来到厨房。喂饱对方的肚子是以后保持良好关系的第一步。

他准备得差不多的时候,有个不速之客闻着香气溜了过来。

“啪”。Sean打掉Dustin伸向三明治的手。红发青年“嗷”的一声惨叫,捧着被拍红的手可怜兮兮地控诉他:“你做了那么多,就不能给我吃一个吗!”

Sean不为所动地把炒蛋盛到盘子里:“去找Mark要。”

“Mark又不会做饭……”

“那就和Mark一起进行光合作用吧。”Sean勾起嘴角,端着盘子,连面包渣都没留下一点。

Dustin哀嚎:“既然不想分给我们为什么要做那么多嘛!”

“喂猫。”Sean甩给他两个字和一个潇洒的背影。

 

他口中的猫咪还在生气,坐在桌子前一边看那本编程的笔记一边用笔杆敲打书页。Sean站在他身后琢磨了一会儿,没下手顺毛,怕猫咪扭过头来咬他一口。

于是他拿起三明治送到Eduardo嘴边,明显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对于送到口边的食物本能地张嘴咬了一口。

然后是第二口。

这下真的像是在喂猫了。

Sean举着三明治兴致勃勃,时不时叉起一块炒蛋喂到他嘴里。青年的脸颊被食物撑起来,圆鼓鼓的很是可爱。

半块三明治吞到肚子里,Eduardo才发现坐在一边玩得正开心的Sean,漂亮的薄红一点一点爬上他的脸,他看看Sean玩味的表情,又看看吃掉一半的三明治,张了张嘴却没说出什么。

但他看起来已经忘了生气这件事了。

Sean大笑着,握住他的下巴,在Eduardo无措的目光中倾身,舌尖在他的唇上刷过,舔掉上面残留的一点沙拉酱。

他习以为常的三明治的味道也因为Eduardo变得美味了。

棕发青年红成了一颗熟透的番茄,他手忙脚乱地推开Sean,埋着头,连人带椅子一起躲到了桌子另一边。

Sean一脸无辜地举起三明治:“不想吃了吗?”

Eduardo咬着唇,不情愿地凑过来,从他手中拿走食物。男人趁机卡住他的椅子不让他离开:“还有这个。”他指着那盘黄澄澄的看起来就很好吃的炒蛋。

青年屈服了。

Sean在他吃完后又偷了个吻。吻Eduardo的感觉和昨晚并不一样,昨晚的吻虽然诱人,但唇齿交融间难免有些苦涩,而今天……

今天Sean想把余下所有的时间都用来和他亲吻,然后看他被偷袭后气急败坏的样子。

察觉到自己心思的Sean苦笑着离开。

他离深渊又近了一步。

 


评论 ( 61 )
热度 ( 215 )

© 慕砚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