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菲和贾老板的迷妹一只。

【TSN/SE】Insomnia 08

八、

 

“我讨厌编程……”Eduardo呻吟着把脸埋进书里。他看过的经济学相关的书叠起来能有十几米高,可它们加起来的难度都比不上这本两厘米厚的编程教材。

还是基础入门级别的。

Sean盯着计算机屏幕,忙里偷闲地伸出右手拍拍他的肩膀:“欢迎来到我的王国,宝贝儿。”

“别叫我宝贝儿。”青年不满地抗议,顺便甩开搭在他肩膀上的手。

那只手变本加厉地在他头上揉了一把。

Eduardo索性捉住Sean的手压在自己的双臂下,顺便把自己的下巴也垫了上去。

“你在影响我工作,Eduardo。”虽说他一只手也能继续,可趴在床上那个压着他的手还盯着一本简单到可笑的教程磨牙的青年实在太让人分心。

Eduardo反击道:“是你先影响我看书。”

两个人就这么寸步不让地互相瞪了一会儿,Eduardo先认输。

“抱歉。”他讪讪地松开胳膊,“我只是……”

一时放松了警惕。

Sean没有立刻收回右手,相反,他迟疑地将手搭在Eduardo的手上,轻声说:“看不懂也没关系,我在这儿呢。”(I’m here for you.)

他没能读懂Eduardo听到这句话后脸上的表情,但是他猜那表情里难过的成分居多。

“已经两点多了。”Sean生硬地转换话题,“该睡了。”

“Mark给你的任务已经完成了?”

去他的Mark。Sean很想这么回答。

“Mark可以等。”

 

他们熟练地躺在一起,并不亲近,甚至在这张窄小的床上两人中间还空出了半臂的距离。Sean在黑暗中盯着天花板思考解决bug的最后一步,他其实并不想睡,充满挑战的工作让他的大脑正处于活跃状态,可凌晨两点多对于像Eduardo这样的普通人来说已经太晚了。

大概过了十分钟,Sean听到Eduardo那边传来了声音:“Sean,你睡了吗?”

他没回答。

Eduardo安静地翻过身,温暖的呼吸拂上Sean的肩膀。他没再说什么。

又过了很久,久到Sean已经在大脑模拟出解决问题的方法并陷入半睡眠状态的时候,他听到身边的青年说了一声“谢谢”。

Sean心里不知为何有点发闷,而贴近的体温也让他觉得热。他烦躁地蹬开被子,胳膊一伸将受到惊吓的青年搂进怀里,顺便装模作样地说了几句梦话。

Eduardo是个很好骗的人。他僵硬的身体在Sean的怀里变得柔软顺服,在一个小小的呵欠后,青年小声道了晚安。

Eduardo Saverin抱起来的感觉实在不错。这是Sean入睡前最后一个念头。

 

一般来说,Sean会在十点左右起床,Eduardo则是在十一点左右,微妙的时间差避免了两个人在新的一天睁开眼后就面临的尴尬局面,但事实上是,在调整了半个月后,Eduardo不再需要那么多的睡眠,他逐渐恢复了来到加州之前的起床时间。

早上七点半。

幸运的话他能舒服地窝在另一个人的怀里再睡上一段时间,拖到Sean离开后再起床,但这变得越来越困难。

尤其是在有一根硬邦邦的东西戳着他的情况下。

第一次感受到的时候,丝毫没意识到那是什么的Eduardo下意识地伸手摸了过去,然后在突如其来的呻吟声中吓得差点掉下床。之后他再也没干过这样的蠢事。

同样身为男人的Eduardo大可对此一笑了之。可是刚睡醒的Sean有时还会抱着他不松手,那根灼热的东西贴在他的身上,男人沉重压抑的呼吸就在他的耳边。

再傻的人也应该意识到什么,何况Eduardo又不是真的傻,他只是面对特定的某个人时头脑不太灵光。

且不论感情,至少Sean Parker对他怀有欲念。

Eduardo在Sean离开后来到卫生间,狭小的空间中还残留着属于房间主人的味道。

他想起数天前Sean半夜回来时身上的香水味。

青年抽了抽鼻子,弯腰拿起搭在浴缸扶手上属于自己的衬衫。

那天Sean交给Eduardo一本笔记,Eduardo翻了翻,发现这正是Facebook的运作原理——基础入门级别的,甚至中间还插了一些简笔画和玩笑帮助他理解得更透彻。

仿佛看到了青年头顶的问号,Sean装出一副不在意的样子说:“身为CFO,你应该多了解Facebook一点。”

Eduardo安静地捏着那个本子:“你不怕我用这些去拉投资商吗?”

Sean耸耸肩:“我有什么好怕的,那本来就是你和Mark之间的问题,我只是告诉你身为公司一员应该知道的,而且这样对你来说才公平。”

Eduardo穿着早上从卫生间取出的衬衫,Sean的眼神在那上面停留了过长的时间,却在被Eduardo点明前,倏地溜走了。

 

令人惊讶的是,看起来保守得多的Eduardo是先挑明的那一个。

“Sean,我们做吧。”青年一边翻看Sean给他的笔记,一边用过于平静的声音说道。

卷发男人不明所以地挑起眉毛,停下了手中的工作。

“做什么?”

明知故问。但Eduardo知道Sean会这样问,虽然他们的关系缓和很多,但这个男人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让他丢盔弃甲的机会。

“上床,艹我,随便你怎么说。”他平静地回答。

男人的眼睛眯起:“你指的是和我做爱吗,Eduardo?”

做爱。这不是Eduardo在这种情境下会用到的词。他没有反驳,而是深吸一口气,点头。他很紧张,也没有试图隐藏着一点。

Sean保存好文件,把电脑放到一边。鉴于他们之后可能会产生的肢体接触——各种意义上的——他至少要保证目前完成一半的工作不会被接下来发生的事毁掉。

“给我一个理由。”

Eduardo失笑,什么时候Sean Parker做爱竟也需要一个理由?=

“因为你想要,不是吗?”青年向前迈了一步,拉近两人间的距离。

“我也想。”他环住Sean的肩膀,贴在对方耳边低声说。


TBC

 

下一章,可能是...车?

评论 ( 70 )
热度 ( 196 )

© 慕砚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