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菲和贾老板的迷妹一只。

【TSN/SE】Insomnia 06

六、

 

Eduardo失眠的问题解决了,新的问题随之而来。

当Sean搂着Eduardo醒来,甚至他的鼻子还埋在青年那头柔软的棕发中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再一次……硬了。更糟糕的是他硬起来的部位正好卡在Eduardo的臀瓣中间,仅仅隔着几层单薄的布料,那温暖而富有弹性的感觉让Sean在心中问候了一下上帝。

就因为他和Eduardo现在诡异的室友关系,Sean已经差不多两周没去酒吧勾搭个合心的漂亮姑娘上床了。

略微收紧了搭在青年腰上的胳膊,他忍不住让自己的小兄弟和Eduardo的屁股稍微进行了一下亲密接触。

或许他真的没想的那么直。

Eduardo还没睡醒,自从他们睡在一起后Eduardo醒的一直很晚,像是要把前段时间缺少的睡眠都补回来一样,倒是合了Sean这个半夜行性动物的心意。

Sean将人又抱了一会儿,没敢再做出格的事,磨磨蹭蹭地起了床,顺便到卫生间解决了生理问题。等他冲完澡出来,躺在床上的Eduardo已经睁开一双漂亮的眼睛,Sean有点惊讶于他眼中的晴明,那不太像是一个刚刚睡醒的人所拥有的眼神。

“早。”他擦着湿漉漉的头发,只在腰间系了条毛巾,紧实的肌肉线条一览无遗。

要知道他用来讨女孩欢心的可不只是传奇故事和英俊相貌而已。

Sean没有避讳对方的眼神,随手把毛巾解下来换上平时穿的衣服,等他整理好自己再望向Eduardo时,青年早就闭上了眼睛,看上去依旧是沉睡的姿态。

他耸耸肩,先一步离开房间。

 

Sean喜欢和Mark他们一起工作时的氛围。啤酒,红牛,垃圾食品,不时冒出的荤段子,这些都是标准的技术宅配置,更重要的是自由。

任何一个在电脑前干入魔的技术宅都不喜欢被打扰,但Mark的情况尤为严重,Sean听到Dustin闲聊时提起过Mark三天没睡觉的经历。

“我们都拿他没办法,又不敢拔电源线,天知道拔了之后他会怎么报复我们。”Dustin回忆这些时一脸唏嘘,“后来还是Wardo赶到宿舍里劝他上床睡了一会儿。”

Wardo简直是Mark的标配。Dustin开玩笑一般说道。

Sean背对着他们笑了笑,起身拿了一瓶啤酒。

那天的工作进展得很顺利,等到众宅男纷纷回过神来,窗外已经全黑了。他们跳过了午饭,索性决定出去聚个餐,然后一起去酒吧。

Dustin困惑的眼神没有逃过Sean的眼睛。他在疑惑为什么Wardo没有过来提醒他们休息。

Eduardo和他们住在同一屋檐下,但他再没有像Dustin描述过的那样强硬干涉Mark的作息。事实上,Sean在中午见到他走到他们身边,轻声说了一句:“该休息一下吃些东西了。”

没有人理会他。于是他走了。

他放在Mark桌上的那杯橙汁也被无视,最后被另一个Sean没记住名字的家伙随手拿过去喝掉了。而Dustin呢,Dustin刚刚还在举着自己那杯橙汁问是谁放在那里的。

橙汁没有Sean的份,但他并不觉得可惜。他拍拍Dustin的肩膀,将他那杯橙汁要了过来。

Dustin给得很随意。谁会在意一杯橙汁呢?

 

用汉堡和薯条填满了空虚的胃部,一群宅男浩浩荡荡地涌到酒吧。

在众人羡慕的目光中,Sean熟练地和一个大学时模样的女孩攀谈起来,不到十分钟就收获了一张有着电话号码和诱人唇印的纸巾。

几乎所有人都确信——包括那个女孩——Sean会把她带到宾馆房间里,不会很豪华但一定会有一张舒适的床,然后让他们两个人都爽到当天是星期几。谁知Sean瞥了一眼手表,匆匆地向女孩道了别,一阵风一样离开了酒吧。

他没忘记带上那张纸巾,也没忘记走时给女孩抛个媚眼,但他们都知道这一段算是结束了。

Mark在Dustin的撺掇下请被抛下的女孩喝了一杯酒,话还没说上几句就被愤怒中的女孩拽到卫生间。Dustin偷偷听了一会儿墙角,觉得自己做了一件大好事。

 

Eduardo果然还醒着。

他穿着睡衣,烦躁地在Sean的床上翻来覆去,因为Sean打开房间的灯而不适应地眯起眼睛。

凌晨两点四十七分。墙上的时钟清清楚楚地显示。

“我忘了告诉你。”Sean揉了揉额头,面对着那双泛起红丝的眼睛,心中无端多了点愧疚,但随后他反应过来,又为自己愧疚的心理感到可笑。

他并不欠Eduardo Saverin什么。

青年看起来无意交谈,他蜷缩身子躺在床的右侧,只占了整张床大概四分之一的位置。

Sean对着这样的Eduardo只感到无可奈何,只能脱了衣服躺到他身边。

“去洗澡。”Eduardo突然开口,他皱了皱鼻子,略带厌恶地说,“你身上全都是酒味和香水味。”

有一瞬间Sean很想给Eduardo一拳,告诉他滚出自己的房间。但他看着Eduardo神经质的紧紧攥住床单的手,终究还是忍住了。

“如果把床单弄坏了,你要给我买一套新的。”说完,他翻身下床,准备去卫生间冲个澡。

他的手被Eduardo握住了。

Sean一边叹息这场景未免也发生了太多次一边无奈地扭过头,看Eduardo还要他做些什么。

“对不起。”青年小声说,Sean无法从他低垂的头判断他现在的表情,“我不该提这种无理的要求,不洗澡……也可以。”

Sean叹了口气,轻轻挣脱那只冰冷的手。

“没关系,我很快就好。”

说完,他走进卫生间,打开淋浴。

Eduardo坐在床上,无意识地咬住下唇,安静等待。

 

没有人认真数过Eduardo拉住过Sean多少次,但几乎每一次,Sean都没有拒绝他的要求。

 


评论 ( 48 )
热度 ( 250 )

© 慕砚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