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菲和贾老板的迷妹一只。

【TSN/SE】Insomnia 05

五、

 

听完Eduardo的叙述,Sean的第一反应是眼前这人在耍他。

“你最近失眠这一点我相信,可和我在一起才能睡着?你说真的?”Sean几乎要笑出声,什么时候他Sean Parker竟然成了Eduardo Saverin的安全港?他相信Facebook所有人都会因为这个笑话笑上整整一年。

Eduardo坐在他对面,胸口剧烈起伏着,愤怒和失望一起涌上心头。他厌恶Sean的原因多半在此:Sean Parker永远不会顾及别人的感情,他只说他想说的,只做他想做的,就像他随随便便就抢走了Mark的注意力和其他人的好感,只剩下Eduardo一个孤单绝望地留在原地。

他也厌恶如今向Sean求助的自己。

“是真的。”Eduardo闭上眼睛,深深吸一口气。

“可你根本不需要我,不是吗?”Sean不以为然地挥挥手,“你需要的只是安全感,只是一个陪在你身边的人,不是Sean Parker。”

而且他说话该死地直接。

Sean还在喋喋不休:“为什么不去找你的Mark一起睡呢?还有Dustin和Chris?至少Chris不会拒绝你,毕竟……”他摸摸下巴,露出一个暧昧的笑容。

“Chris和我是朋友。”

“可我和你连朋友也不是,为什么你要来找我求助?”

Eduardo咬住嘴唇,他已经开始后悔自己的决定了。

“哦……”Sean像是突然想明白了什么,Dustin困惑的神情在他眼前一闪而过,“他们伤了你的心。”

Sean向后靠坐在椅子上,看向棕发青年的目光里多了几分了然:“你究竟对他们有多失望,Eduardo。”

够了。Eduardo暗自握紧了拳头。他不需要听这些废话。

“这场对话没有发生过。”他站起身,扭头要走。

他的拳头被Sean握住,温暖的、属于另一个人的体温传递到他的皮肤,Eduardo僵住了,他的整个人像被按了暂停键,没有回头,也没有继续向前。

“干嘛这么急着走,我又没说不帮你。”Sean嘟囔着,听起来倒像是他更委屈些。

Eduardo没说话,小鹿一样的眼睛里泛着红丝,面色也是苍白的,唇紧紧抿在一起,他总是这样,可他越是想表现出刚强的一面就越让人觉得他受了很重的伤,需要别人亲一亲,抱一抱。

察觉到自己情绪的Sean哭笑不得,他从没发现自己对敌人还有怜香惜玉的一面,但他同时也觉得自己确实有点混蛋,如果Eduardo面对他时一直都是这种表情。

一点点罪恶感不至于让Sean从此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但足以让他暂时昏了头,做出一个对他而言不那么明智的决定。

“我同意了。”

 

Eduardo Saverin和Sean Parker的关系变得有些古怪。白天他们依旧如往常那样互相看对方不顺眼,吵架拌嘴相互嘲讽也是常有的事,只不过更多的时候,他们会皱起眉头,望向对方的背影。夜晚他们躺在同一张床上,关上灯入睡之前维持着最拘谨的姿势,一人各占据床的一半,醒来却会抱在一起,通常是Sean的胸口贴着Eduardo的背。

保护的姿态。

他们从来没谈论过这个。

不过Eduardo的精神确实比原来好了很多,看上去也愈发像他们初遇时那个生机勃勃的青年。Mark三人组和他的关系也有所缓和,Sean亲眼见到Dustin凑到Eduardo身边,小声说了句“对不起”。

大概是为之前对Eduardo的冷落而道歉。

那时Eduardo正靠在沙发上无聊地翻一本经济学的书,Sean坐在不远的地方,捧着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噼里啪啦地敲打键盘。气氛勉强称得上融洽。

Dustin偷偷摸摸凑到Eduardo身边时,Sean掀了掀眼皮,他觉得自己不对那句“对不起”出口嘲笑已经很给Dustin面子了。

他的确正和Mark一行人合作,但这不代表他认同这些人所有的行为。

除了对Sean,待人一向温和的棕发青年听到那句道歉后愣了愣,然后露出一个惯常的微笑,回答说没关系。

Sean翻了个白眼,背对着他的Dustin没看到,Eduardo却看得一清二楚。

青年眼里谴责的目光Sean也同样看得一清二楚,他索性又对着Eduardo做了个鬼脸,一张不错的脸成了歪七扭八的怪样子,惹得Eduardo笑出声来。

Dustin疑惑地回头,而Sean已经恢复了刚才忙碌的样子,Eduardo又只是微笑,他猜不出也根本不会想到刚刚发生了什么。

他挠了挠自己一头红发,走的时候犹犹豫豫的,不到十步路回了三次头。可任他再怎么看,都是Eduardo和Sean各忙各的事,俩人之间的气氛却不像以往那般神锋相对。

只有Sean听到Eduardo在Dustin离开后轻声说的那句:“我也很抱歉。”

Sean猜想是因为Eduardo如此轻易地对他们的友谊失望了。他和Eduardo一起度过的时间不足一周,然而他这几天见过的Eduardo负面情绪大概比Dustin一年见的都多。

自讨苦吃。Sean撇嘴,又微微叹了口气。

 

Sean没想过和Eduardo维护一个共同秘密的感觉会这么……好。他知道别人眼中他们是相互敌视的关系,甚至他们自己也曾这么认为。如今,敌视的基础上多了一丝不可捉摸的亲密。他们像硬被掺在一起的威士忌和奶油,违和却也有着意想不到的奇妙滋味。

Eduardo习惯早睡(11点钟对于他们这群技术宅来说真的非常非常早),每当他起身离开,Sean都会忍不住看着他踏上层层阶梯,消失在走廊深处,也忍不住想象如果Mark三人看到Eduardo走进他的房间,躺在他的床上,会是什么表情。想到这里时他隐约有一种报复的快感,虽然这快感着实来得毫无缘由。

他们有一次几乎被发现了。

那天他们两个忘了锁门,而Dustin——又是Dustin,Sean决定在Facebook正式运营后一定要想尽一切方法用他的裸|照做网站封面——只敲了一下门就冒冒失失闯了进来。Sean正在卫生间洗漱,床上的Eduardo反应也快,当即把被子蒙到头上。

Dustin只往房间里走了几步,小声抱怨Sean睡觉也不关灯害他以为人还清醒着,也没说其他的,关上门就离开了。

Sean偷笑着从卫生间溜出来,一头栽倒在床上,搂住那团受到惊吓的被子后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笑声,脸埋在被子里笑得差点岔了气。

Eduardo没好气地对着他的脸戳了一胳膊肘,好在有厚实的被子隔着,没让Sean破相。

有什么东西悄悄变了,他们都没发现。

 

tbc


奶油和威士忌是百利甜酒。

如果今天的文风有点怪,那是因为我最近几天都处于半癫狂状态。

谁有Kira video interview的经验啊啊啊啊啊求传授!

评论 ( 23 )
热度 ( 185 )

© 慕砚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