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菲和贾老板的迷妹一只。

【TSN/SE】Insomnia 04

四、

 

这次Sean没有逃走。这是他的房间他的床,Eduardo才是那个拉住他不放的入侵者。他自觉占理,反倒是好奇Eduardo醒来发现两个人这样亲密的姿势后会是什么反应。

他抱着青年,无聊地开始数他有多少根睫毛。

门外渐渐响起人声,声音不大,却像恼人的蚊虫一样持续不断地骚扰着耳朵。Sean皱起眉,疑惑Eduardo为什么还没有醒。

毕竟对方看起来并不是一个会赖床睡懒觉的人。

他捏捏青年的鼻尖,然后被青年皱起鼻子的样子逗得差点笑出声来。

Sean打给Eduardo Saverin的印象分并不高,虽然他的确有一张称得上漂亮的脸,但摆出的对Sean显而易见的的厌恶姿态实在太难让人忽视。倒是如今这副在他怀里缩成一团的脆弱模样看起来更让他喜欢。

玩心大起的Sean仿佛寻到了什么好玩的玩具,揉揉他的头发拉拉他的耳朵,还对着Eduardo浓密的睫毛吹了口气——作为没数清有多少根的小小报复。

长长的睫毛颤了颤,Sean察觉到怀里人的细微动作,迅速闭上眼睛装作熟睡的样子。

就算Eduardo的尖叫把屋顶掀翻他也不会觉得惊讶。

可青年只是舒展开自己蜷起来的身体,更亲密地缩向他的怀里。他依然没有松开Sean的手,那只手被夹在两人身体中间,几乎能感受到两侧传来的不同的心跳声。

Sean的心跳比Eduardo的要快很多。当Eduardo调整好姿势后呼吸声再次变得平缓的时候,Sean暗暗松了口气。

尖叫的人差点变成他。

他心有余悸地睁开眼睛,盯着青年熟睡的侧脸,眼下浓重的黑影缓和了一点,但看起来仍让人觉得忧心。

手臂迟疑地搭上Eduardo腰间,Sean沉默地看了他一会儿,最终还是决定闭上眼睛,和他一起睡去。

 

Sean记得自己做了很多光怪陆离的梦,梦里很多人,有新认识的Mark和Dustin等人,有他许久未见的父母,也有些生活中匆匆一瞥、面目模糊的路人。但只有Eduardo的那张脸他记得最为清楚。被众人背对着,脸上挂着不知所措的表情。

他以旁观者的角度看着被忽视的Eduardo,觉得胸口压了一块重石般隐隐作痛。这种感觉一直持续到Sean再次睁开眼睛。

Eduardo趴在他的身上,腰腹和他紧贴着,头垂落在他的肩窝。Sean的手臂还搂在他的腰际,和温暖的皮肤只隔了一层薄薄的衬衫。

长长地呼出一口气,Sean算是明白了梦中沉闷压迫的感觉从何而来。

Eduardo用他听不懂的语言——葡萄牙语,他猜——在他耳边呢喃了几句,湿热的吐息扫在他耳边有些痒。

窗帘的隔光效果很好,但即使如此,还是有几缕阳光透过边缘的缝隙照进来,虽不足以照亮整个房间,昏暗的光线却使气氛变得暧昧朦胧,再加上他们分享了一整晚的体温和交错的肢体,的确是很适合……发生点什么。

“Sean!已经下午两点半了!你要睡到什么时候!”有人站在他的房间外面,把门砸的震天响,“快点起床!网站出了点问题,我们需要你!!!”

原本乖顺地趴在他身上的Eduardo像受到惊吓的小鹿一样浑身一颤,猛地抬起头,视线和Sean猝不及防地撞在一起,暖棕色的双眼睁的大大的,里面还带着些惊慌失措。

Sean慢吞吞地抬起搂在他腰上的手,挠了挠自己的卷毛。不管门外站的是谁,他都有黑了对方的手机然后把对方的裸照发到所有联系人的冲动。

“你可以在这里再休息一会儿,”他把呆愣着的Eduardo从自己身上搬运到床上,顺便给他盖上被子,“等我回来的时候,我们谈一谈。”

 

Dustin在门外等得正不耐烦,看到Sean后也只是随便提了一句:“Mark需要你。”

Sean猜测刚才砸门和大喊也是他出于故意。作为Mark和Eduardo的两个共同的朋友,Chris情绪内敛,见到他会礼节性问候,而Dustin,他的举动和话语中的火药味实在太难让人忽视。Sean有点恶意地想知道如果Dustin看到Eduardo趴在他的身上睡觉会是什么反应。

“你知道Eduardo究竟出了什么问题吗?”在去往Mark房间的路上,Sean随口问道。

红发青年停下脚步。

“什么意思?Wardo有什么问题吗?”Dustin询问,他脸上的关切不像是假的。

Sean回想起Eduardo苍白的脸色和明显的黑眼圈,再看看一脸焦急的Dustin,皱起眉。他就知道这中间有什么不对。

“他能有什么问题。”Sean耸耸肩,转过身把Dustin甩在身后,“你才是他的好朋友,应该比我更清楚。”

 

解决Mark的问题用的时间比预想得要长,当Sean终于从Mark的房间出来时,已经是晚餐时间了。

按揉着不适的胃部,Sean溜到厨房,失望地发现冰箱里只剩下红牛,面包等能果腹的食物早就被宅男们消耗得一干二净,而他现在连走到最近的餐馆的力气都没了,无奈之下,他只能掏出手机叫外卖,然后拖着虚浮的脚步回到房间里。

Eduardo居然还在那里等他。

床被收拾得整整齐齐,Eduardo正坐在他的椅子上,见到他进门后立刻站起身,神情局促。

昨晚拉着我一起睡的时候怎么不见你这么不自在。

不过至少他回自己房间换了一套衣服。Sean扫了一眼他身上穿的另一套休闲西装,再瞅瞅自己皱巴巴的T恤和牛仔裤,翻了个白眼。

Eduardo又不是他要泡的妞,在意这个干什么。

“希望你还没吃晚餐,”他有气无力地大字型摊在床上,“我叫的食物有点多。”

 

“那是什么东西?”Sean拿着一角海鲜披萨,看着Eduardo面前的速食餐盒像见到了鬼。

“黑豆饭。”Eduardo用勺子舀起几粒黑豆,面上的表情柔和了不少,“我以为这是你点的?”

“我只是跟他们说来点巴西人喜欢吃的东西。”Sean咬了口披萨,含糊不清地回答。

“我已经很久没吃过了。”Eduardo露出一个怀念的微笑,“小时候家里的保姆经常给我们做这个。你……想尝尝吗?”

Sean瞪着餐盒里黑乎乎的饭,虽然香气很诱人,他还是果断拒绝了。

狼吞虎咽地解决掉披萨,Sean无聊地托着腮,看Eduardo吃饭。

虽说和Sean一样饿了一整天,但Eduardo的用餐礼仪仍然无可挑剔。他对待食物的态度简直像是在举行什么庄重的仪式。

Sean按捺着性子等他吃完,又看他把餐盒丢到垃圾桶里顺便擦掉桌子上残留的油渍,等他忙完这一切才坐直了身子,翘起一条腿,露出他用来哄骗小姑娘的高深莫测的笑容:

“现在,让我们好好谈谈。”

 


附上巴西的国菜——黑豆饭。

(黑豆饭的做法是由巴西黑豆加咸肉、香肠、猪蹄、猪口条、猪尾巴、猪耳朵、猪排骨、烟熏干肉,一同放入巴西泥锅经小火焖炖而成,等熟后再撒上木薯粉、橙子片,就着米饭、切成细条状的甘兰菜、奶油木薯面和切片的柳橙食用。)

大概Sean大大觉得它卖相很奇怪吧23333

评论 ( 42 )
热度 ( 181 )

© 慕砚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