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菲和贾老板的迷妹一只。

【TSN/SE】迷恋 10 完结

10

 

Eduardo有些心神不宁。无法像往常那样从工作中寻得心理上的平静的法医把这归咎为Sean早上那番不正式的告白。

手机在桌上发出的嗡嗡声吸引了他的注意。

“我知道他是谁了。放心,事情很快就会结束了。——Sean”

他回拨过去的时候无人接听。

匆忙地把手机塞到口袋里,Eduardo一边在心里咒骂Sean一边抄起钥匙,连工作服都没来得及脱下。

一路飙车冲回家里,他心中盘算着如果这又是Sean的另一个把戏他一定要给枕头下那把崭新的手术刀开开刃。

他家很安静,从外面看毫无异常。除了那个经常过来送花的青年停在门口的自行车。

Eduardo深吸一口气,手指颤抖得几乎没办法将钥匙对准门锁。这时他才真正希望Sean一切安好,就算这是一场恶作剧他也不会追究,只要他打开门时,Sean能站在厨房准备午餐,然后回过头笑着问他“怎么回来这么早”……

门开了。

他第一眼看到的是Damien,安静地坐在斜对着门口的沙发上,左手捂着心脏的位置,绿色的眼睛却不如平时那样明亮。

Eduardo走近一些才发现他右手握着一把枪。

恐慌瞬间席卷了他。

……Sean呢?Sean在哪里!

“我在这里,宝贝儿。”一个虽然虚弱但一听就不正经的声音从背对门口的那一侧沙发上传来。

卷发男人歪倒在沙发上,一边痛得嘶嘶吸气一边按着右侧肩膀,鲜血透过指缝将他穿的灰色衬衫染红了一大片。

就像被人用砖块在脑袋上敲了一记,Eduardo觉得天旋地转,他不得不扶住沙发稳定自己的身体。

“别怕,就这点小伤,我死不了。”

他拿出手机,无视Sean在一旁唠唠叨叨的话,直接拨打911。等到他清晰地将住址和情况简要地告知对方并挂了电话后,恐惧这才一点点在他心里蔓延开来。

Eduardo整个身体都开始颤抖。

Sean原本只以为他被吓到了,可他当了那么久法医,对这一切早该习惯,何况Sean受的伤并不致命,只要处理得当再给他几个月的修养时间,他就能像原来一样活蹦乱跳。

用另一只空闲的手包裹住Eduardo握在身侧的拳头,Sean把他拉到自己身边,温柔却强势地将那些紧紧拢在一起的手指掰开,按揉他被掐出血痕的掌心。

棕发青年的呼吸急促,面色苍白,看起来比他更像是一个中枪的倒霉人。

“你在怕什么,Eduardo?”Sean将对方被汗水打湿的头发拨到一边,注视着那双痛苦迷茫的暖棕色眼睛。“看清楚,子弹没有打在致命部位,贯穿伤。你是哈佛医学院毕业的高材生,应该知道这种情况没什么大不了。”

Eduardo呼吸一滞。

“你知道了?”他喃喃说。

Sean猜测这个回应背后就是被Eduardo藏起来的秘密。

“知道你毕业于哈佛医学院?是的。你藏起来的秘密?不。”Sean再次握住他的手,虽然因为中枪而虚弱,但也足够让对方知道他还在身边。“不管你选择什么时候告诉我,我会一直在这里。”

 

从他说完这句话到Eduardo开口好像有一个世纪那么久。

Sean靠着Eduardo的肩膀,努力调整呼吸的节奏。换做他一个人的话,恐怕他早就毫无顾忌地哀嚎出声,可……他不能在Eduardo面前这样做。

“她的名字是Anna。”Eduardo终于开口,并转过头对着Sean露出一个苍白的笑容,“和你错过的那个女孩一样。”

“大三时,我和另外几个同学一起到医院实习,我们运气很好,负责我们的是Dr. Sanders。”

“Sanders?”Sean皱着眉想了想,“WilliamSanders?那个女孩是……Anna Bell?”

七年前,的确发生过一次严重的医疗事故。原本只是动个小手术的五岁女孩Anna Bell因为主治医生William Sanders的疏忽,因为大出血死在手术台上。

“没错。”Eduardo闭上眼睛,Anna甜美的笑容再次出现在脑海里。“Anna……很喜欢我,她害怕做手术,一直在哭闹,于是我告诉她等她痊愈我会带她去游乐场,坐旋转木马,吃冰淇淋。她说最喜欢巧克力味道的冰淇淋。”

“接下来,你应该知道了。”青年又开始发抖,Sean把他的手握的更紧一点。

“人的血液占人体重量6%-8%……你能想象吗,她小小的身体躺在一大片红色的血液里。从那件事之后,我成为一名医生的想法就不断动摇,因为我没办法接受……或许有一天,我会是另一条生命消逝的罪魁祸首。”

“这种想法很愚蠢,我知道,但是……后来Mark向我提议我可,以当一名法医。‘你总不能让死过的人再死一次’,他这么说。”

Sean叹了口气,他不知道自己是该抱抱身边这个沉浸在悲伤中的青年,还是狠狠地朝他的脑袋敲上几下,好把那些愚蠢的念头通通从那里驱逐出去。

“至少有一点Mark没说错,”他抬起手,揉乱了Eduardo柔软的棕发,“你有时候真的是个笨蛋。”

对方咬着唇,没有辩驳。

“你没有做错任何事。Anna的事也好,Damien的事也好,都和你无关。即使是这个,”他指着自己的枪伤,“也是我的选择,不是你的。而且这件事无法避免,他原本就有杀我的念头。”

Sean抬起下巴,示意Eduardo地上那束染了血的白玫瑰。

“洛丽玛丝玫瑰,它的花语是死的怀念。没有宣示占有的卡片,没能按时在你上班之前送来,我想,这束玫瑰的接收对象应该很明显了。”

“你明知道他要杀你,还给他机会把枪口对准你?你是不是疯了?”Eduardo简直难以置信,只有一个疯了的警探才会毫无技巧地跟罪犯面对面地比谁的枪法准。

“像我说的,你总会招惹些疯子,好在我不是最疯的那个。”Sean瞥了对面的尸体一眼,“他被打中心脏后做的唯一一件事是捂住伤口不让血流出来,怕弄脏你的沙发。”

“而我更希望把你的沙发换成新的,宽大又舒服的那种,足够两个人躺在上面。”

救护车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不管你这里还有多少伤口,”Sean的指尖点在Eduardo心脏的位置上,“我会治好你。”

“我还等着你的回答,EduardoSaverin,别让我等太久。”

 

 

Sean在第二天就嚷着要出院,即便是美丽温柔的护士小姐也不能影响他出院的决心。Eduardo为了让他安心治疗,答应他每天都回来看望他。

Sean抱怨医院伙食太差,Eduardo答应他会给他带他最喜欢的中餐外卖。

Sean装可怜说病房太冷清睡不着,Eduardo只能答应给他讲睡前故事。

……

等Eduardo发现的时候,他已经把未来几十年的时间都许诺给了Sean Parker。

不过这也没什么不好。

Eduardo正在指挥安装工人把宽大又舒适的新沙发摆在客厅,偶然抬起头给站在一旁出歪主意的Sean一个带着点无奈的好看的笑容。

他们的生活才刚刚开始。


fin.


写到最后才发现Sean大大居然连个吻都没得到过23333


评论 ( 16 )
热度 ( 100 )

© 慕砚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