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菲和贾老板的迷妹一只。

【TSN/SE】迷恋 09

09

 

“很不巧,他刚刚才离开。”Sean接过花束,懒散地倚靠在门框上,“你是——”

绿眼睛青年羞涩地挠挠头:“我的名字是Damien,先生。”

“Damien,你可以叫我Sean。”Sean站直身体,对青年伸出一只手,“我是Wardo的男朋友。”

青年迟疑地握住他的手,稍微碰触后马上松开。

“抱歉,我的手可能不太干净。”Damien不好意思地把手在裤子上蹭了蹭,“骑了两个多小时自行车送花后我总是会出很多汗。”

“没关系,我不介意。我想请你进来坐一坐,有些事情需要问你。”Sean上下打量了他一番,侧身让出进屋的路,“而且你看起来确实需要喝点果汁什么的补充水分。”

Damien看看Sean的笑脸,又看看身边的自行车,明显犹豫起来。

“只是耽误你几分钟,我保证不会影响你接下来的活动。”

 

Sean引导Damien来到客厅,将一杯橙汁放在他面前,自己则坐到对面沙发上。

“我想,已经有人问过你关于送花给Wardo那人的事了。”他用闲聊的口吻说,“可以和我说说吗?”

Damien局促地舔舔唇,像是正在参加一场重要面试的学生那样坐得笔直,双手规规矩矩地放在膝盖上:“我也不太清楚,只知道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有人把装着钱和卡片的信封从门下塞到花店里,信封上写着Saverin先生的地址和要递送的花的名字。之前的信封已经被Saverin先生的朋友拿走了,如果您需要今早的信封的话,我可以在下次送花的时候为您带过来。”

“我猜你们店门口也没有监控。”不然Mark也不会要求他的帮助了。

“是的。”Damien回答,“花店在旧街区,好像不在监控录像的覆盖范围内。”

Sean笑了笑,向后靠在沙发上。

“聊聊你自己吧,Damien。为什么要在花店工作呢?你看起来像个还没毕业的高中生。”

“我已经上大学了,先生——Sean。”他在Sean不满的目光中改了称呼,“就在社区大学,离这里并不远,在花店的工作多少可以减轻学费的压力。事实上,我今天的第一节课就在一个小时后,如果您不介意——”

“你是什么专业?”Sean打断他的话,“是计算机吗?你有一双很适合敲键盘的手。”那是他从刚才短暂的握手中发现的,Damien的手指修长,骨节分明,指甲修剪得整整齐齐。在他们交谈的时候,Damien的手指无意识地在膝上敲击着,他一定相当熟悉类似的动作才能养出这样的习惯。

“先生,我真的应该离开……”

“别急,你还没有喝你的橙汁呢。”Sean倾身把杯子往青年的方向推了推,“还是说,你不敢喝我倒给你的东西吗?”

“我……”

“你是害怕我,”他坐回远处,舒服地靠在沙发软绵绵的靠枕上,“还是厌恶我?”

Damien不安地换了坐姿:“我没有理由害怕或是厌恶您,先生。”

“你连我的名字都不愿意说出口,Damien,而且你是在和我握手之后才用衣服擦手,不是之前。你讨厌我,这很明显。可问题是,我才到这里不久,除了Eduardo Saverin外,我和你毫无交集。”

青年脸上局促的笑容消失了,他摘下鸭舌帽,露出里面被汗水打湿的头发,深深呼出一口气。

“我不明白您在说什么。”Damien皱着眉。他实在太年轻了,困惑的表情在他英俊的脸上是一层几乎天衣无缝的伪装。

每次Eduardo收到花时,面对的就是这样一张脸。

每次他阅读那些写着充满占有欲的话时,面对的也是这张脸。

这个绿眼睛的青年在最近的距离观察着Eduardo最真实的反应。

这样的想法让Sean有些反胃。

“还需要我再说出一条吗?”他终于失去耐心,冷冷地抛出最后一条证据。

“你身上的香水味道和Wardo的一样。”

掩盖在层层花香下的,清晨森林一样的味道。

鉴于他的职业,Eduardo很少用香水,唯一一个精致的小瓶子一直被放在浴室柜子角落里,Sean也只是偶然发现。

“即使是巧合也实在太多了点,你不觉得吗,Damien?”Sean慢慢把右手从腰后抽出来,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绿眼睛青年。

“你本来可以逃走的,但你就是无法抵挡走进Eduardo Saverin家门的诱惑,对不对?你想离他近一点,再进一点……”

Damien耸耸肩,手抄在上衣口袋里,那副无所谓的样子看起来就像一个恶作剧之后被大人抓住却不思悔改的孩子:“你很厉害,Sean Parker。我以为自己的伪装已经够好了,毕竟Eduardo见过我那么多次都没发现。”

“你真的应该看看他收到那些花时的表情,Parker。”Damien突然激动起来,“瞳孔紧缩,呼吸急促,就连他加快的心跳我几乎都能听到。你知不知道他害怕的时候有多漂亮?漂亮得让人想把他搂进怀里,狠狠欺负他。”

握枪的手因为愤怒开始颤抖,Sean深吸一口气,强压下心中的怒火:“把你的手举起来。”

“你不会想在这里开枪的。”Damien慢悠悠地说,“看看你的周围,这是Eduardo的家,怎么能用血这么肮脏的东西玷污这里。”

“在我看来,现在你才是这个家里最肮脏的东西。我再重复一遍,把手举起来。”

Damien抬起头,疯狂的绿眼睛锁定Sean的脸。

“我爱他。”他慢慢地举起左手,“他是我的。”

“把你的右手也举起来。”

“这恐怕有些难度,”Damien轻轻笑了,“我没什么经验,而这把枪实在太沉了。”

 

 

像我这种思维简单的人,真不适合写犯罪悬疑类...T T

评论 ( 18 )
热度 ( 74 )

© 慕砚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