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菲和贾老板的迷妹一只。

【TSN/SE】迷恋 08

我回来啦!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这篇...

 @橘川 橘子你看我更新啦!求表扬!求埋胸!


前文:01    02    03    04    05    06    07


08

 

Eduardo能感觉到Sean在他身边的动作。托起他的头放到柔软的枕头上,再把他搭在自己腰上的手塞回到温暖的被子里,Sean小心地将两个人交缠的肢体剥离,轻手轻脚地离开。

他不记得两个人是怎样再次睡到同一张床上,没有亲吻也没有其他任何在成年人的定义中应该在床上做的事,两句躯体单纯地贴在一起,温暖妥帖。

Eduardo扭过头,鼻尖靠近Sean睡的那一侧,小声地叹了口气。

他开始想念对方的温度。

 

把Sean Parker和安全感联系在一起是一件很奇怪的事,Eduardo如此认为,毕竟对方是个玩世不恭不知惹了多少少女伤心的花心萝卜,可Sean Parker和草莓果酱,这是一个更加诡异的组合。

看到Sean系着粉红色围裙哼着歌站在厨房而四周弥漫着甜腻的草莓香气时,Eduardo的大脑空白了三秒。

也许是三分钟。因为等他回过神,Sean已经站在他面前,脸上挂着他标志性的散漫但不让人讨厌的微笑,更加浓郁的香气从他身上散发出来,好像他本人也变成了一块巨大的草莓口味的糖果。

Eduardo呆呆地看着他的嘴角。那里还有一点残留的粉红色,大概是刚才熬制果酱时试尝味道留下来的。

“你的嘴角……”

“嗯?”Sean不知所以地抬手,抚过唇瓣的指尖刚好避过了那一处。

“果酱……”青年犹犹豫豫地伸出右手,眼睛紧紧盯着那一小块粉红色,在他眼中那似乎不是一小块甜美无害的果酱,而是一头有着血盆大口的怪兽。

心脏疯狂跳动着想要冲破胸腔的束缚,他不知道鼓起了多大的勇气才让自己的手指碰触上对方的嘴唇。

一切都在朝着最糟糕的方向发展。

“……沾在上面了。”他的指腹划过Sean的唇角,擦掉那点残留的果酱。

他躁动的心一点都没安分下来。

Sean的目光从他还没来得及缩回的手游弋到他的脸上,带着一点探究和——

那是期待吗?

系着可笑围裙的男人转过身:“家里只剩下一袋吐司了,不过好在还有些草莓……”

Eduardo没听清他在说些什么,他低下头,看了一会儿指尖上的草莓果酱。

他小心翼翼地把指尖含在嘴里。

 

味道不错。

 

让他乱了心的罪魁祸首一点没察觉到身后发生了什么,他搅拌着草莓酱,继续哼着歌,直到一个毛茸茸的脑袋从后面靠上他的肩膀。

“Eduardo?”Sean手上的动作没停,但小心地挺直身体,好让身后那人靠得安稳一点。“现在还早,你可以继续睡。”

“你想知道我的秘密吗,Sean?”棕发青年的声音里还带着睡意,尾音黏连在一起,软软糯糯,必须让人拿出全部注意力才能分辨清。

“当然想。”Sean熟练地关掉炉火,“可我不介意晚一点听到,如果你现在不想说的话。”

他们就维持着这样的姿势站了一会儿,最后还是Eduardo先开了口。

不是他的秘密,Sean暗暗觉得有些可惜。

“你对所有需要保护的人都这么好吗,警探?”

Eduardo抵着他的肩膀轻声笑了。

“我们现在究竟算是什么关系?”

Sean沉默,他心里有答案,而他不知道对方会对这个答案作何反应。可他是Sean Parker,他不可能就这么默默放弃退出。

“介意我转过身来吗?”

抵在他肩膀的脑袋晃了晃,可动作幅度实在太小让人分不出是上下还是左右。Sean擅自解读成默许。他转过身,重新将Eduardo拥进怀里,青年睡乱的头发戳到鼻子上,Sean顺势贴上去,脸颊在柔软的头发上蹭了蹭。

“你希望我们是什么关系,我们就是什么关系。”

将选择权交给对方,这是他能做出的最大让步。

怀里的青年先是身体一僵,没过多久就彻底放松下来。

“Sean,有人说过你很狡猾吗?”

“经常。”

“混蛋。”

“多谢夸奖。”

 

不顾Sean的阻拦,Eduardo坚持去局里上班。

“我需要工作转换一下注意力,”他站在门口,面对着一个像小孩子一样脸上挂满了不情愿的Sean。

“而你呢,不许跟着我。”Eduardo伸出一根手指,戳戳Sean的胸口,“最好去超市采购一番然后为我准备一顿丰盛的午饭。”

Sean只好点点头,目送Eduardo开车离开。

局里可能算是最安全的地方。他安慰自己沮丧的心。而且在早上听到那句话后,Eduardo确实也需要考虑的时间。

来自纽约的伟大警探哀怨地转回到厨房,将剩下的草莓酱装进玻璃罐里密封好。

距离超市营业还有一段时间,Sean叹了口气,把之前寄给Eduardo的信件和照片拿出来铺满餐桌,看看能不能找出什么线索。

 

“叮铃。”

门铃响了。

一个气喘吁吁的陌生年轻男人站在门口,手里捧着一大束带着露水的鲜花。

“抱歉,今天临时有事所以迟到了。”年轻人对Sean露出抱歉的微笑,帽檐下是一双清澈的绿眼睛。

“请问Saverin先生在家吗?有送给他的花。”

Sean对着那束白色的玫瑰挑挑眉。

洛丽玛丝玫瑰。

有趣。

 


评论 ( 34 )
热度 ( 77 )

© 慕砚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