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菲和贾老板的迷妹一只。

【TSN/SE】无题(中)大家万圣节快乐~

 @可乐术 祝可乐昨天生日快乐!虽然迟到了但还是要祝你生日快乐!在TSN圈认识的第一个朋友,以后也要一起萌加菲啊~


第二年的万圣节。

Eduardo和他新认识的朋友们约好了晚上出去“找点乐子”。

虽然他们是四个光棍,但至少还能欣赏一下扮成性感火辣的护士或女巫或警察的那些女生们——Dustin补充。Eduardo被他坚持不懈的精神所感动,但他还是拒绝了男孩把Kirkland三人组偷渡到二年级狂欢party的提议。

那群强悍的女生绝对会把这三只小羊吃得连骨头都不剩。

站在镜子前,棕发青年小心地拨开头发,一对毛茸茸的尖耳从发顶探了出来,伴随着青年的视线抖动了两下,而在他的身后,蓬松的尾巴翘到肩膀的高度,Eduardo不得不调整腰带的位置,好让尾巴不被卡住。

这种时候他会尤其怀念自己那位不靠谱的养父,看上去不靠谱的吸血鬼总是能买到最适合他的衣服然后改造成最舒服的样子,在他小的时候从来没觉得有尾巴是件这么麻烦的事情。

Eduardo叹了口气,把脑袋里的Sean丢到一边。他再次审视了镜子中的自己,黑衬衫,牛仔裤,凌乱的头发,和他的狼耳狼尾很相配。

 

“哇哦。”Dustin围着Eduardo转了两圈,“Wardo,你看上去棒极了!”

“你也是。”Eduardo控制住自己脸部肌肉,试图露出一个不那么狰狞的微笑。

奇怪的生物千千万万为什么Dustin偏偏选择扮成一个吸血鬼!他身上造型夸张的披风以及手中成串的大蒜还有脖子上挂着的亮闪闪的银质十字架都对Eduardo这个和正牌吸血鬼生活了十几年的人造成了难以弥补的伤害。

“我可以摸摸你的耳朵吗?或者你的尾巴?你究竟是怎么把这么大一个尾巴固定住的?……”Dustin问个不停,问到最后反而自己主动停了下来,细细思考了一会儿,然后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笑容。

被他盯住的Eduardo觉得身上有点冷。

“Wardo。”Mark在一边和他简单地打了个招呼。

看着小卷毛脸上横七竖八的记号笔痕迹,Eduardo沉默了一会儿才试探地问道:“弗兰肯斯坦?”

卷毛点头表示肯定。Dustin又蹿到两人面前——Eduardo赶紧转移了视线——开心地喊道:“没错!就是科学怪人!我帮Mark画的!是不是很棒!!!”

……我只想知道这一堆歪歪扭扭的痕迹要花多长时间才能完全洗掉。

Chris微笑着看他们三人的互动,一向沉稳的金发青年扮成了巫师,高高的帽子尖上还坠了两个小南瓜吊饰。

就这样,狼人,吸血鬼,弗兰肯斯坦和巫师一起走上街头。

 

四个人漫无目的地闲逛,遇到拎着南瓜灯的小孩子就掏出几颗糖果(Dustin送给孩子们的几乎和他从其他三人手里抢来然后塞进自己嘴里的一样多)。由于街上人太多,Eduardo后来只能把尾巴抱在怀里,免得被路人或是无意或是有意地薅上一把。

他不想做一只秃尾巴狼。

“要爱惜你的耳朵和尾巴。”Sean的脸不合时宜地在Eduardo脑袋里冒出来。当小小的Eduardo困惑地询问为什么自己和别人不一样时,吸血鬼把他抱进怀里这么说道,“我觉得Edu的耳朵和尾巴非常可爱。”像是要证明自己的话是真的,Sean揉乱了Eduardo的头发,然后在他的尖耳朵上轻轻咬了一口。小狼崽痒得缩起耳朵,却更清楚地听到Sean在他耳边说:

“我最喜欢Edu了。”

骗子!

再次把Sean从脑海里赶走,Eduardo愤愤地磨着牙。

一百多岁的吸血鬼老奸巨猾,嘴里没一句实话。

“……在想什么?”他的肩膀被拍了一下,Eduardo扭过头,看到Chris有点担心地看着他,手里的尾巴已经被他自己揪掉了好几根毛。

Eduardo沮丧地放开尾巴:“我没事,就是想起了……你们要不要喝点什么?”他抬起手示意远处一辆移动咖啡车,匆匆走了过去。

被生硬转移了话题的金发青年皱起眉毛。而另外两个还在讨论刚刚路过的女护士是什么罩杯。

 

一边等待着咖啡,Edaurdo一边和自己约法三章:

  1. 不许想起Sean。
  2. 还是不许想起Sean。
  3. 绝对,不能,想起Sean。

他可悲的单恋已经够悲惨了,不需要曾经温馨的回忆让自己感觉更糟。

连他的尾巴尖都赞同地在空中晃了晃。

一个黑影从他身后悄悄逼近,翘起来的尾巴猝不及防地被人捏在手里。那人的嘴贴在他的耳边,被刻意压低的声音听起来暧昧色情:

“抓到你了,小毛球。”

棕发青年下意识地向后一个肘击。

“嗷!”

这惨叫声有点耳熟。Eduardo心中疑惑,没有放下防备,小心地转过身。

他刚刚还告诫了自己千百遍不能去想的对象此时正捂着胃部,可怜兮兮地看着他。一双蓝眼睛在昏暗的灯光下也显得晶莹剔透,似乎眨一眨就能掉下泪来。

“Edu,你好狠的心。”吸血鬼控诉,伸手抹了抹脸上毫无踪影的眼泪,“许久不见,你竟然这样对我。”

……

小狼人沉默地看着显然演戏演得很投入的吸血鬼。

“一年多都没有见面,你难道不想我吗,我的亲亲蜜糖,我的小毛球?”没有被打断的吸血鬼演得更起劲了。

“您的四杯热巧克力准备好了,谢谢惠顾。”

Eduardo没理Sean,转身从店员手里接过饮料。

狡猾的吸血鬼趁着这时候凑到他耳边,没有故弄玄虚地压低声音,而是用他真实的嗓音轻声说:“我想你,Edu,每天都很想你。”

 

“够了!”青年出乎意料地挣开了他的手,向远离Sean的方向后退几步。“拒绝了我还不够,你现在是特意来嘲笑我吗!”

年长的吸血鬼完全没理解这句话的意思:“拒绝?我什么时候拒绝过你?”他急急忙忙地继续表白,“我明明最喜欢你啊。”

Eduardo的耳朵和尾巴都无精打采地耷拉着,眼圈红红的,里面燃烧着伤心和愤怒。

“我从十六岁就喜欢上你了,或许比那更早。”青年努力让声音平静下来,“可你……每次我试着告诉你我喜欢你,我想和你在一起,你都做了什么!你推开我,你说我还太小,你——”

“我没办法这样继续在你身边待下去,因为你显然不需要我。我对你而言,或许就只是一个偶然碰上的可以当做消遣的玩具。”

“你·再·说·一·遍。”吸血鬼微笑着一步步逼近,把Eduardo逼到墙角才伸出手撑在墙面上,堵住对方所有退路。

Eduardo望着地面,避开他的视线,犹豫着开口:“我说……”

Sean根本没给他说完这句话的机会,他向前吻住Eduardo的唇,在试图攻占青年口腔所有领地的同时恶狠狠地想:老子早就应该这么干了。

比起Eduardo,Sean活了太久,他丰富的人生阅历足以使他轻而易举地压制青年所有的反抗,他吮吸着软嫩的唇瓣,舌头一遍遍舔过整齐的齿列,勾弄起对方口腔中缩在里面的小东西,直到Eduardo软了身子,呼吸不稳地被他揽在怀里。

“当时我说你还小,是因为你确实还太小了。”他温柔抚摸着青年的头发,像他曾经做过无数次的那样,“你当时对我的迷恋很有可能是错觉。”

“可我发情的时候你都拒绝了我,还把我绑在床上……”Eduardo吸吸鼻子,觉得很委屈。

“你发情的时候才十六岁,小毛球,我不能在你对情感还一无所知的时候占这个便宜。”

Eduardo哼了一声,他对“一无所知”这个词很有些意见。

Sean叹了口气,继续说道:“而且,除了把你绑起来,恐怕我没有其他办法阻止你把我扑倒。”

他拍拍青年的背,对方还在把脸埋在他的勃颈处不肯抬起来。

“还有其他问题吗?”

“……为什么过了一年多才来找我?”

换做是Sean沉默了一会儿。

“我不确定你是不是还需要我。”他最终开口,“Edu,我没办法一直陪着你,你的世界里有阳光,有那么多新鲜有趣的事物,而我只能生活在阴暗里。你近乎一半的生命我都必须缺席,我没办法忍受这个。可是……我发现我更不能忍受你的消失。”

Sean亲吻他的额头:“Eduardo,我爱你,出于真心。”

 

“好吧,我猜问题已经解决了。”Eduardo嘟哝着从Sean的怀抱中退出来,“来见见我的朋友吧,他们还在等着我。”

他走到咖啡车前对着店员道了歉,拿起四杯被忽视已久的热可可,店员挤挤眼睛,给了他们俩一个了然的微笑。

 

 

“这是Sean,他是我的……我的……”养父?兄长?还是朋友?Eduardo苦恼。

“我是他的男朋友。”Sean大大方方伸出手,握住了Mark的。Edu的视线在这个脸上画得乱七八糟的小个子身上停留的时间明显超过了另外两个,必须注意!

Mark不明所以地回握。

Chris看向Eduardo和Sean的目光中明显多了认同感。

只有Dustin显得格外与众不同。

“酷!我看到你的尖牙了!你也扮成了吸血鬼吗?”

 


(Sean大大方方地伸出手:“我是他爸。”

卒。)


下一章上肉...其实这本来就应该是个pwp可是为什么我啰啰嗦嗦写了这么多连前戏都没上...


评论 ( 17 )
热度 ( 79 )
  1. 雅歌慕砚白 转载了此文字

© 慕砚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