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菲和贾老板的迷妹一只。

【TSN/SE】Insomnia 01

一、

 

Eduardo在黑暗中睁着眼睛,门外的嘈杂声渐渐消失了,在那些人互道晚安后,虫鸣成了他唯一能听到的声音。

他翻了个身,身下的床单干净柔软,被子妥帖地包裹着他的身体,他应该感到舒适温暖,尤其是在奔波了一整天又淋了一场大雨之后。

虫鸣声弱了,Eduardo依旧维持着同一个姿势,看到窗外亮起微光。

 

“Wardo……你还好吗?”

他的肩膀被谁轻轻拍了一下。Eduardo眨眨眼睛,迟疑地转过头,看到Dustin单手托着电脑,一脸担忧,另一只手小心翼翼地搭在他的肩上。

“我很好。”他对Dustin笑了笑,“为什么这么问?”

红发男孩的视线扫过他浓重的黑眼圈和倦怠的双眼,张开嘴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最终却只是收回搭在他肩上的手,局促地扯扯袖子,小声说了句“没什么”。

Eduardo给了他一个微笑。他昨晚和Mark的争吵无疑波及到了其他人,至少今早有不少人看他的眼神就像看一个会喷火的怪物,而他甚至都不认识他们。连Dustin对他也不如往常那样亲昵。

Dustin走后,Eduardo继续放任自己坐在沙发上发呆。

他几乎一夜没有合眼,现在也没有感觉到丝毫睡意。Mark和其他人在另一个房间里建造他们的王国,他能隐约听到敲击键盘的声音和偶尔不知道谁说出的一两句话。

Sean Parker几乎睡到中午才起床。他昨天也是最晚睡的一个,他的房间就在Eduardo的隔壁,Eduardo记得隔壁房门发出声响的时候他顺便看了一下手机上的时间,凌晨四点二十八分。卷发男人戴着一副眼镜,只穿了一条运动裤,赤着脚走到厨房觅食,转身撞上Eduardo的视线时懒洋洋地扬起手打了个招呼。

Eduardo闭上眼睛。虽然Sean的身材不错,但他现在最不需要的就是看到那张脸。

Sean不以为然地耸耸肩,叼着吐司切片坐在棕发青年身边,故意把咀嚼的声音提高到任何一个文明人都忍受不了的地步。这很幼稚,他知道,可他就是不喜欢坐在他身边的这个小少爷每每望向他时,脸上挂着的不赞同的表情。

直到他解决完早饭起身离开,Eduardo都没有睁开眼睛。他就这么安安静静地靠在沙发上,寂静得仿佛没有生命。

 

第二个夜晚,他依旧失眠。前一晚淋雨产生的寒意似乎还滞留在身体里,Eduardo试着蜷缩起来让自己温暖一点,并没有什么用。

隔壁的Sean不知道在发什么神经,高声唱着一首听不出歌词和旋律的歌。

Eduardo努力环抱着自己,下巴抵在膝盖上。

他依旧觉得冷。

白天,Mark把所有人召集在一起,Eduardo没记住他在会议开始时说了些什么,他在Mark毫无起伏的声音中再次迷失了思绪,等他回过神来,Mark已经停止了他滔滔不绝的演讲,一双蓝眼睛不满地盯着他最好朋友的脸。事实上,所有人都在用不满的眼神看着他,除了Sean Parker,那个混蛋看上去因为Eduardo的窘境开心极了。

Eduardo挺直脊背,用漫不经心的语气道了个歉。

 

第三个夜晚,Eduardo跟着其他人来到一家酒吧,没有人管他们是不是已经满二十一岁,一群年轻人簇拥着Mark,他们的王,面前摆满了各种酒。

Eduardo独自一人躲在角落里,无视了穿着暴露的女服务生的主动示好,要了这家酒吧能提供给他的最烈的酒,一杯一杯不要命似的往喉咙里灌。如果不是Sean搂着一个女孩的腰从他身边路过,他十有八九会在今晚死于酒精中毒。

“看我发现了什么,一只迷路的小斑比。”那个轻佻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的时候,Eduardo呻吟了一声捂住额头,整个世界都在和他作对。

他只是该死的想好好睡上一觉。

Sean按住他伸向另一杯酒的手,对着同他一起的女孩耳语几句,女孩咯咯笑着,拽住Sean的衣领给了他一个火辣的吻。她离开后,Sean坐到Eduardo身边,把所有还装有液体的酒杯通通挪到桌子另一边。做完这些,他双手抱胸,看着Eduardo的眼神就像看一只发疯的猴子:“Eduardo,你究竟有什么问题?”

棕发青年撑着额头,眼中的Sean Parker变成了长着三只眼睛四条手臂的怪物,他的头疼得像被一千头大象踩过,但酒精只麻痹了他的视线,他的大脑依旧清醒得让人绝望。

“别管我。”他嘟哝着,试图去够桌子另一边的酒杯。

他的手再一次被Sean拦下来。

“听着,我不管你在发什么疯——嗷——那是我的手,快松口!”

好不容易把手从Eduardo口中抢救下来,Sean盯着手背上明晃晃的牙印沉默许久,最终叹了口气。

试图跟一个小醉鬼讲道理的他也挺可笑的。

Sean自认不是个好人,但也没坏到能眼睁睁看一个还算熟悉的人把自己喝到吐血。他挠了挠自己一头卷毛,站起来,对趴在桌子上的Eduardo伸出手:“来吧,我开车送你回去。”

 

Sean半拖半抱地把醉鬼拽上楼,手下的身体热得要命,即使隔着两人身上好几层衣物,Sean也能清晰地感受到那股热度。好在Eduardo还算乖巧,任由他扔上床,因为醉酒而通红的脸颊在凉爽的枕头上蹭了蹭,一双湿漉漉的焦糖色眼睛看着把他送回来的男人,却没什么焦距。

这情景处处透露着古怪。

好人做到底。Sean替Eduardo脱了外套和鞋子,又接了杯水放到床头。说起醉酒,恐怕没多少人会比他更有经验。

在他要转身离开时,从衣袖那里传来的阻力让Sean不由挑起了眉毛。

几根纤长的手指从被子下面伸出来,怯怯的,顽固的,揪扯着那片薄薄的布料。Sean的视线从那几根手指转回到床上那人的脸上,青年还睁着眼睛,红润的唇微微张开,像一条不小心跳到岸上的失水的鱼。

他眼睛下浓重的阴影和此时的神情让Sean暂时忘了对这个小少爷的反感。

“你想要什么,Eduardo?”他凑近了问。

“我想……好好睡一觉……Sean……”如果不是他离得如此近,他一定听不清Eduardo这样含糊的声音。

“那就好好睡一觉。”

他的手指被掰开,唯一可以当做依靠的那根拽在手心的稻草被抽走,Sean把Eduardo的手塞回被子里,离开时还替他关上灯。

“晚安,Eduardo。”

青年缩在被子里大口呼吸着,过多的酒精摄入让他觉得身体要烧起来,可他的心还是冷的,他烦躁地踢开被子,看着空白的天花板。

他不该留在这里。就算是回到嘈杂的纽约,每天挤十个小时的地铁,也比留在这里要好。

Eduardo捂住胸口。

他真的想要好好睡一觉。

 




感谢姨妈常伴左右....(╯‵□′)╯︵┻━┻

评论 ( 13 )
热度 ( 174 )

© 慕砚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