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菲和贾老板的迷妹一只。

【TSN/SE】Bambi's Café (下)

最先认输的是Eduardo。为Sean提供的那些奇奇怪怪的咖啡和蛋糕着实很费脑筋,Eduardo也不认为自己在这方面是个天才,他的点子已经用尽了。而且每一次这么做都会让他的愧疚增加那么一点点,如今已经到了临界值。

他实在很想在店门口挂上一块牌子:禁止SeanParker入内。

所以接下来的几次不管Sean在店里点了什么,Eduardo为他提供的只有纯净水,虽说比起他一头问号地端着纯净水的画面,Eduardo更喜欢这个英俊的男人不小心咬到一大口芥末后眼泪汪汪的可怜模样。

他已经半个月没有来了。Eduardo在店门上挂出停止营业的牌子,站在吧台后一边收拾一边心不在焉地想。也许他终于还是放弃了,一家只提供纯净水的咖啡店不管对谁而言都是毫无吸引力的存在。

店门被人打开,寒冷的夜风突然灌进温暖的室内,Eduardo叹了一口气:“今天已经停止营业了。”

脚步声仍是越来越清晰。

“我知道,宝贝儿。”熟悉的声音说道。“但是不能为我破一次例吗?”

敢这么明目张胆调戏他的人只有一个。

青年抬起头,Sean对他露出一个微笑,并没有掩饰脸上的疲惫。

“你很久没来了。”

男人对他眨眨眼睛:“你很关心我嘛,宝贝儿。”他按了按眉心,“工作上的事情。”

还是这么不正经。

“好吧。”Eduardo把账本收起来,笔扔到一边。“你想点什么?”

Sean盯着那些五花八门的名字仔细研究了一番,点的却是最普通的拿铁。

你知道不管你点什么,我只会给你纯净水吧?

Eduardo忍住了问这个问题的冲动,点点头,转身开始准备。他的顾客挑了一张靠近吧台的桌子坐下,手肘撑在桌面上,出神地望着玻璃窗外。

夜已经深了,路上行人寥寥,街灯昏暗,仿佛世界上只剩下一家有着可笑名字的咖啡店,一室温暖的灯光,和他们两个人而已。

“你的咖啡。”

Eduardo将一杯咖啡放在Sean面前,自己端着另一杯做到他的对面,和他一起注视着窗外。

回过神来的Sean盯着还冒着丝丝热气的褐色液体,如临大敌。

“嗯……”他的视线在青年好看的脸和咖啡之间来回转了几圈,小心问道,“我可以要回我的纯净水吗?”

Eduardo翻了个白眼没理他,自顾自地喝起自己那杯。

男人见他没反应,只好抱着赴死的决心,端起咖啡闭着眼睛喝了一小口。

出乎意料的味道。

“还不错吧?这可是‘Eduardo特制咖啡’。”

Sean睁开眼睛,对面的青年明显憋着笑,正研究他脸上复杂的表情。

“是的,很好喝。”Sean放下杯子,醇香的味道还留恋在舌尖。他将手指拢在咖啡杯上,恰到好处的热度驱散了最后一丝冷意。

这可能是他喝过的最贴合他的喜好咖啡了。

最好的和最坏的一样突然。

“为什么?”他困惑地问。

“因为你看上去很累的样子。”Eduardo轻声答道,像他那样捂着温暖的瓷杯。

这个世界太安静了,安静到他对这个和他共处一室的寒冷又疲惫的男人竟产生了一点怜惜。

“那之前的咖啡和蛋糕——”

Eduardo对他挑起一根眉毛,心里的怜惜消失得一干二净。

“当然是因为你是个渣男。”

Sean苦笑,他就知道。

Eduardo还在愤愤不平:“感情不该是这样的,你喜欢一个人就要全力以赴,不喜欢的话就保持距离,像你那样@#¥#%¥#……”

一个对爱情怀揣幻想的小笨蛋。Sean重新给眼前的青年下了定义。

“……如果100是满分的话,对于你的约会对象,每一位我都可以打到80分以上,剩下的分数都要扣在她们的眼光太差上。而你——”Eduardo上下打量着他,勉为其难地说,“我只能打到61分。”

这比那杯咖啡还要让Sean出乎意料。

“我竟然及格了?”

“这61分是打给你的脸!只是你的脸!”

“哦宝贝儿,你喜欢我的脸吗?”

“我没有这么说!”

“不,Edu亲爱的,你说了。”

Eduardo看上去又气又急,脸红的要冒出烟来。

风流成性的Sean死性不改,冲着脸红的小店长抛了个媚眼:“宝贝儿别生气,如果是我的话……”

他用堪称下流的目光将Eduardo从头看到脚。

——我可以给你99分。

然后他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他甚至没有给女人打过这么高的分数,即使是保留了最长三个月交往记录的那位美丽的女士,她的分数也才刚刚90而已。

不——等等——难道——他会不会——

Sean盯着Eduardo看了整整三分钟,从他柔软的头发大大的眼睛泛红的耳朵红润的唇笔挺的衬衫一直看到他修剪齐整的指甲边。

这三分钟里,可怜的咖啡店店长被他饱含深意的目光盯得浑身僵硬,一直紧张地握着咖啡杯,好像Sean会突然变个身喷个火然后毁灭世界一样。

“Eduardo,”男人突然开口,“你的姓是什么?”

环绕在身边的紧张气氛消失了,青年眨眨眼睛,没有跟上Sean的思路:“你说什么?”

Sean耐心地重复了一遍:“我是说,你的姓氏,可以告诉我吗?”

“呃……Saverin?”

“Eduardo Saverin。”男人低声重复一遍他的名字,因为疲劳而略带沙哑的嗓音让他后颈的汗毛莫名竖了起来。

这种被野兽盯上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我想我们应该正视认识一下,宝贝儿。”男人笑着对他伸出手,“我是Sean Parker。”

等等。

“你是Sean Parker?那个Sean Parker?”

Eduardo的话让Sean眼前一亮,他赶忙点头说:“对,我就是那个Sean Parker。宝贝儿你知道我吗?”

Eduardo对着他微微一笑,端走了Sean眼前那杯只品尝了一小口的咖啡。

“好吧,Sean Parker,你确实睡过我的女朋友。”

虽然那是在他们分手之后。棕发青年恶趣味地想着,不过Sean没必要知道这一点。

戴着眼镜的卷发男人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打得措手不及,他直勾勾盯着那杯与自己无缘的美味咖啡,可怜巴巴的眼神让Eduardo感到愉快极了。

Eduardo Saverin扳回一局!青年在心里给自己比了个胜利的手势。

 

一个星期后,Sean Parker用他死皮赖脸的精神击溃了Christy的暴力威胁,成功入驻Bambi’s Café。他经常性翘班来店里当服务生的行为让黑发女孩嗅到了危险的味道,她提醒Eduardo要小心这个混蛋,可温和的棕发青年总是不以为意,甚至和她讲起了道理。

“Sean没有你想的那么糟糕,Christy。你看,他已经不骚扰我们的女性顾客了,而且他来帮忙时也不会要工资,这样不好吗?”

好个头!Christy沉默着,再次单手掰弯一只咖啡勺。

我是在担心你的贞操啊!

另一边,Sean熟练地将客人走后留下的杯碟收拾好,邀功似的朝Eduardo笑。

青年不明所以地回了一个笑。

Christy忧心忡忡。

 

一个月后,Sean找了个借口借宿在Eduardo家里,他窝在沙发里手上无聊地翻着一本书,目光却飘在棕发青年身上。

有着鹿一样眼睛的青年在练习做一种新的小蛋糕,微微弓着腰,握着裱花袋的手指纤长灵活,似乎只在一起一落之间,一朵朵小巧精致的奶油花就落在了蛋糕平滑的表面上。

蛋糕看起来很美味。

Eduardo看起来更美味。

Sean把书扣在脸上,心中暗自盘算还有多久能把Eduardo拐到手。

 

两个月后。

细心的顾客发现,Bambi’s Café可爱的店长胸前名牌上的字变了,从“Eduardo”变成了“名花有主”。

而那个在这里工作没多久的帅气服务生胸前的名牌上则是“心有所属”。

矮油,真是可爱的一对。

年轻的女孩们互相交换着了然的目光,兴奋地笑着,但没有一个人戳破。

棕发青年发现名牌被调换的时候,咖啡店里所有顾客都亲眼见识到了何为真正的家庭暴力。在帅气的服务生任打任骂最后搂住可爱的店长当众吻上的时候,所有顾客都鼓起了掌。

大家都很开心。

除了一个人。

 

Christy决定去磨一把菜刀。 


fin.

小短篇完结啦!

明天我就去好好学习...

评论 ( 35 )
热度 ( 191 )

© 慕砚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