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菲和贾老板的迷妹一只。

[TSN][SE][CD]忠诚·勇敢·正直(第一章)

太棒!

未然:

脑洞来源 @慕砚白 


这个脑洞有被我写成中篇的架势


中篇的定义,大概是……


10W字以内?


以及拍胸脯保证是HE,常规意义的HE




核心CP


Sean Parker/Eduardo Saverin


Chris Hughes/Dustin Moskovitz


斜线有意义


如果你们看到其它CP请做好那是BE的心理准备☆


对~就是这么不讲道理╰(*°▽°*)╯




声明:


与现实有差


与真人无关


懒得编名字所以看到眼熟的请不要穿越去CPU的AU




序言


FBI的三信条


忠诚(Fidelity)


勇敢(Bravery)


正直(Integrity)






第一章


2005年


Eduardo Saverin是被住他隔壁单间的Andrew Shoto拉去那个非公开的内部宣讲会的。


很多人觉得他们这群富二代靠着家族信托就能什么都不干了,实际上哪里有这么简单。


家族信托的兑现通常被长辈设置了各种门槛条件,就比如Andrew读书的时候每个月的生活费只有五百美元,如果想享受每个月基础的一万美金家族信托提款额度就必须参军或者以其他形式为国家效力,且不能酗酒不能抽大麻甚至不能频繁的更换交往对象。


所以当Eduardo发现那其实是个FBI的宣讲会时并没有太吃惊,Andrew不想参军,但他的确曾经认真的跟Eduardo讨论过加入FBI或者CIA。


FBI当然需要上流阶层家的小孩,从各种意义上来说都需要,所以这种内部宣讲每年都有。但实际上并没有多少小少爷小小姐能抗得过一关又一关的测试又熬得住一个季度又一个季度的考核。实际上这些年他们七七八八见过不少真的胸怀联邦又特别优秀的富二代甚至富三代,但很可惜的是要么体能测试挂了,要么医学检查过不去,再要么是无法适应FBI跳跃性的工作状态——前一天你可能还在办公室里查阅资料下一个黄昏你已经全副武装的准备跟犯罪分子正面杠了。所以很自然的,这种内部宣讲渐渐的流于了形式。按老油条的话来说,干脆点直接说你们来不来不要紧,把你们(家)的支票准备好。


Dustin一开始得知自己被抽到做今年的宣讲人时是拒绝的。毕竟他一年半之前还在这间学校里执行任务,这会儿以原本身份进来不得不万分小心避免被熟人看到。


“我们是FBI,联邦调查局,我们的三信条是忠诚(Fidelity)、勇敢(Bravery)、正直(Integrity),”Dustin穿着绿灰相间的格子衬衫和牛仔裤,一手插在裤兜里,一手随着话语做着些下意识的手势:“加入我们,每一天你都有机会为你的国家。”


Dustin Moskovitz自带真诚技能,只要他一本正经看着你你就会相信他所有的话。


从小到大被家人宠的单纯软萌的Eduardo Saverin立刻就被这个热情洋溢一脸诚恳眼睛里撒满星星的红发少年说动了。


 




Eduardo和Andrew当天晚上就提交了在线申请,在准入项中Eduardo填写了语言、会计和多样化,至于工作经验Eduardo厚着脸皮把自己进大学之前暑假靠公式赚了三十万美金也算在了“职业生涯”内。我的职业原本就是投资人,这不算过分。Eduardo安慰自己。


接着就是第一轮封闭测试、第二轮封闭轮替面试和体能测试。


Eduardo对运动从没有很大兴趣,但是为了通过FBI的体能测试他死皮赖脸的蹭了Andrew的私人教练强化训练了大半年,终于危险的压上了及格线。


基本到了这一步Andrew就已经高枕无忧,Shoto家族自戎旅生涯发迹,无论是FBI的背景调查还是医学测试都不会出现任何对家族小少爷不利的结果。但对于Eduardo来说就不一样了。他并非出生在联邦,而是十岁那年获得的国籍。外籍移民在911之后原本就意味着太多太多,更何况学校里还不少人传言说Saverin家族在巴西的时候曾和黑手党有各种理不乱的关系。Eduardo皱着眉头咬着食指的指节,决定给家里打个电话。


Saverin先生接到电话,照例问了些诸如“学校怎么样”“去年暑假在雷曼实习的感觉如何”“想好毕业以后去哪家单位了吗”“有没有交到温柔体贴的女朋友”,还充当了夫人的传话筒追问了Prada新品目录册有没有收到觉得妈妈年底的圣诞晚宴穿里面哪件好看。Eduardo一一答复,末了才小心翼翼的跟父亲说他已经申请加入FBI,接下来是背景调查,而自己很担心调查结果。


Saverin先生愣了愣,随即爽朗的笑了,告诉儿子Saverin家从来都是正经的生意人,不怕任何人调查。Eduardo一听心里定下来愉快的又絮叨了些最近爱看的书和爱喝的饮料才有些黏糊的向父母道了晚安。


结束了和独生子的通话,Saverin先生叹了口气一个电话挂给了家族律师Greg,让他立刻马上来家里一趟。当晚Saverin夫妇和律师连夜敲定了许多策略和细节,比如尽快联系当年办理他们移民手续的移民局官员,比如Saverin家将每年向儿子任职的机构或相关机构提供不低于五百万美金的预算支持,比如希望有人能从中干涉不要将他们的宝贝Dudu送去处理反恐、缉毒或是暴力犯罪的机构或组织。


Saverin夫人很是不开心,身为一个传统的母亲,她希望儿子毕业之后要么继续进修要么去华尔街做个普通的投行模型师,她甚至希望儿子能回迈阿密住在家里随手做点天使投资什么的。


“我们就Dudu一个宝贝,家里又不缺钱,他就不能不折腾自己吗?”


“我给他的家族信托连提取门槛都没设。可是你看他赶着上大学之前拿个公式就赚够了四年学费住宿费生活费,至今一分钱没从里面提过,”Saverin先生握着夫人的手安抚他:“他是不想靠我们,就由他去吧。碰壁了,受伤了,玩累了自然会回来。”


“可是那是FBI,多危险啊……”Saverin夫人刚把头靠在丈夫肩头突然想起了什么立刻坐正了:“等一下,Pedro,什么家族信托?”


Saverin先生一脸说漏嘴的尴尬看着夫人,磕磕巴巴的说:“呃,就是,那什么……美国的继承税太高我……我就……”


“我让你给Dudu办家族信托基金的时候你怎么跟我吵的?你是什么时候给Dudu办的信托收益人?”


“这、这不是Dudu不让我告诉你嘛……”Saverin先生看着眉毛都快耸入天际的夫人一秒决定让儿子背黑锅:“你要是知道我给他办了信托将来一辈子都吃穿不愁了哪里还能舍得他跑那么远去读书?”


“真的是Dudu的意思吗Pedro?”虽然丈夫说的好像是那么回事,但夫妻几十年哪里还能不知道他最爱趁着儿子不在无从辩驳的时候甩锅。


“当然是真的,不信你明天飞波士顿问Dudu去。”Saverin先生义正言辞的回答。


 




2006年


Eduardo Saverin在波士顿最美的时节里顺利的从商学院毕业,接着就和Andrew一起向FBI的波士顿分部报道。两个新人被分到同一个外勤小组里,由经验丰富的前辈带着一起做些基础调查。


很快的,Andrew的临场素养就凸显了出来。Shoto家的小公子身手一点没给家族蒙羞,眼明耳快跑速惊人缠斗功夫也相当出彩,实习期刚过半的功夫就被匡蒂科抽去做定向培训了。Andrew喜滋滋的参加了送别Party,信誓旦旦的跟Eduardo说他们肯定还能再做搭档。


 


夏天过去之后,Eduardo平稳的渡过了自己的实习期,期间没有什么出挑的成绩,却也没有犯过错。实习期过后Eduardo没了人带,上司豪爽的告诉他分部里所有案子随便挑,可以单干也可以加入别的小组。分部里上上下下谁都知道这是世家公子的优待,毕竟人家里每个月白给部门砸五十万美元。


从小到大没输过阵的Eduardo似乎沦为了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探员。他脑子好,但FBI里从不缺脑子好的高级探员,甚至稍微有几年外勤经验的人都能用阅历和直觉胜过他。这是一个Eduardo完全陌生的领域,他几乎要迷失在堆成山的卷宗里,他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能做什么,他甚至不确定自己适合这么干下去。


轻易认输显然不符合Eduardo的做人原则,同时鉴于Saverin家族慷慨的捐赠,他没有破案和工作量的指标压力,这给了他更多自由。于是Eduardo放任自己沉浸在档案室里,看以前破过的案子,看没能破的那些案子,或是在城市图书馆里给自己充电。Eduardo读书的年岁里最信奉的毫无疑问是效率至上,他从不会让自己花费计划以外的时间在读书上,更不曾通宵达旦,事实上他除了跟朋友出去喝酒或是参加聚会以外都会在十一点准时上床准备睡觉。


但现在他只觉得自己什么都不懂,恨不得买个时间机器回到大学时代每天多花一个小时去研究司法心理学、语言学、病理学和取证学。


 


波士顿的秋天走到尾声时Andrew Shoto回到了两人合租的公寓里,告诉Eduardo自己将要被调去旧金山的分部,加入一个新成立的别动队。


“你晒黑了。”两人亲昵的拥抱之后Eduardo拍了拍Andrew的肩膀。


“你倒是白了哈哈。”Andrew的口音微微的带上了一些士兵的颜色。


两人相视一笑。


“我要加入一个中度战备的组织了。”Andrew摸了摸鼻子尖:“虽然跟我期望的去向有点不同,不过我想我能试试看。”


“你能行的Andrew!你总是能干的很棒!”


“谢谢。”Andrew咧开一个大大的笑容:“今年我圣诞节不能回家过,代我向Saverin夫妇问好,哦还有我父母,新队伍那边有半年的集中培训期是无线电静默的。”


“当然,”Eduardo拍了拍他的肩膀:“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别乱来。”


两人将手中的啤酒碰了碰又细碎的说了些无关紧要的琐事。


“Eddie你怎么样?”


“……”Eduardo苦笑着摇摇头:“我……大概不适合这个。”


“嘿,打起精神来Eddie,”Andrew用肩膀撞了撞Eduardo的:“你总能做到很好,你要相信自己。”


“我的近战训练非常不顺利,”Eduardo揉了揉右侧腹,常规训练留下的淤青还没消:“我本来希望能和你一起工作,但我们战斗素养差太多了,甚至我似乎连跑外勤都派不上多大用场。”


“你想不想试试看远程射击?”Andrew想了想:“你一向是偏头脑型的,近战对你来说太野蛮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试试看狙击?或者观察手?或者干脆申请司法实验室的研究员岗位?”


Eduardo笑着点点头:“好,我都会试试,谢谢。”






2007年


Andrew是对的,如果一定要Eduardo成为一名战斗人员,狙击手是他最好的选择。别看他冲着你能笑的车见车爆胎,当他收敛了笑容专注于手头的工作时他能安静的仿佛一座雕像。


Eduardo在六周的基本训练后已经基本有了一名狙击手的架势,在勤勤恳恳的苦练小半年之后他一次性通过了为期两周的考核,正式成为了一名狙击手。Eduardo一生顺遂没受过什么大的挫折,这让他的心理承受能力处于待评估的状态,但他吸收知识速度极快,枪械、判读、狙击点选取、风差测算、距离断定、撤离路线的制定都能很快上手,他还为自己编写了一个高阶公式将空气粘稠度也纳入狙击准心的推算。


Eduardo拿到狙击手的徽章后本想顺藤摸瓜的去找Andrew,不想却被纽约分部反金融犯罪分组接手了。


 


也许算是否极泰来,也许是有了狙击手徽章的信心加成,Eduardo到了纽约之后倒是大展拳脚,跟着反金融犯罪组的几个年轻人搭伙儿一口气解决了三宗积压的陈年旧案。


Emy在庆功的时候半开玩笑的说Eduardo根本就是高智商金融犯罪的教科书,不怪他能把那群衣冠禽兽的行动思想一猜一个准。Christy笑的前俯后仰直拍大腿,说你们信不信Eddie西装一穿背头一梳戴个金丝框眼镜再信口胡说些什么阿尔法市场技能驱动的,指不定明年我们部门的预算都能被他轻松骗到手。Eduardo苦笑着抿了口酒纠正道基于市场驱动型回报的是β源而基于技能回报的是α源,通常我是根据这两种不同的资本源创造不同的利润流,然后根据投资需求进行捆绑打包。Erica翻着白眼说好的好的知道你是正牌儿的哈佛商科生有本事咱们比枪械知识啊?Jack则一脸懵逼的掏了掏耳朵表示Eddie刚刚说的啥能说人话吗?


工作勤勉,破案率上升,还有Saverin家族砸钱不眨眼的贡献预算,纽约分部的头头脑脑们都乐开了花,表彰和锦旗跟不值钱似的往反金融犯罪小组送,组员们短短半年时间每个人的薪水和奖金都往上蹦了两个等级不止。


皆大欢喜。


然而,有喜就有悲,年关将近Eduardo不得不打电话告诉家里他今年将不能回迈阿密过圣诞假期,其实从本质来说他根本就没有圣诞假期这玩意。狡猾的金融罪犯们不少都过着非常隐蔽低调的生活,能把他们揪出来的机会不多,圣诞的各式慈善舞会、酒会、庆功会是最佳机会。所以,身为主攻金融犯罪的探员,Eduardo和他的同僚们不可能放假。


Saverin夫人又是一阵难过,没精打采的说Dudu你去年就没回家,怎么今年又不回来。


Eduardo只得好言相哄,发誓自己会在元旦的时候回家跨年。


事实上,Eduardo能拨出这个电话已经是组长Emy格外法外开恩,毕竟他们正处于行动的关键时刻。这通电话由他们小组的网络支援Jack操刀中转了几十个信号塔甚至往加拿大绕了一圈才接到迈阿密,Eduardo头痛的想到这个月的话费账单会相当的精彩——FBI的薪水其实并不丰厚。




如果你要问这年头全美国最有钱的人都在哪里,一般只会有两个答案。


东海岸华尔街,西海岸“华尔街”。


常规来说纽约分部的反金融犯罪组是不会把手伸那么长去碰西海岸的案子的,但这阵子Emy组实在是风头无二的第一块招牌,总部下的令让他们去解决一桩可能涉及到罗马尼亚裔议员 Paul Catalin的洗钱案。


经过了一个多月的调查和布局,Emy小组锁定了丝绸银行集团的总裁Hank Madison作为突破口。Eduardo的任务是混迹于平安夜的酒会中,想方设法接近Hank 并对其展开保护式监控,以便获得这桩涉案金额高达数十亿美金的金融案件的关键证据。


Eduardo当然不能以本名进场,尽管Saverin家的小少爷这个身份能在各式上流阶层的聚会上通行无阻,但太容易暴露。所以他利用了组织给他的另一个身份,实习记者Peter Parker,据说名字的灵感来源是漫画中的超级英雄蜘蛛侠。


Erica“工作”的公司今天晚上也是庆功宴会,办公大楼距离目标所在的酒店大约三个街区。在假装灌下几杯鸡尾酒后Erica一副身体不适的样子离开了人群。她扎起马尾套上夜间迷彩外套从消防安全梯的侧面钢架内部取出沉甸甸的枪盒,一路攀爬上了屋顶。


打开枪盒,Erica忍不住吹了声口哨,虽说原本配备的H&K PSG-1半自动警用狙击步枪就已经非常奢侈,但自从Saverin家小少爷加入反金融犯罪小组之后他们的装备那是日渐精良,就连狙击步枪都换成了豪华的M82A112.7×99mm巴雷特M82A1半自动狙击步枪,还是配备箭头形的改良枪口制退器的高级货。Erica架好狙击枪做好隐蔽措施摆好姿势之后,透过瞄准镜先是锁定了三个街区外酒会里的Eduardo。


“嘿斑比男孩儿我看到你了~”


“……”正以实习记者Peter Parker身份混迹于酒会的Eduardo当然不能回答她,所以他只能将手松松的握成拳放在唇边轻轻咳了一声,表示明白队友的远程火力支援已经就位。


接着同僚的配置一个接一个的到位,身处网正中心的Eduardo最后一次轻咳一声表示一切就绪——说真的,谁发明的这种暗号,即便是为了后面能借身体不适离开也不该咳这么多次吧,万一引起无知群众的注意怎么办——


“嘿,你没事吧?”


哦棒极了,还真引起了群众的注意力。


Eduardo只得故意又咳了几声才抬起头来面对前来搭腔的人。


 


对面的青年抬起头的时候Sean仿佛看见自己眼前一道白光闪过,他预判错误,那不是个青年,那充其量只能算是个男孩儿,大男孩儿。大男孩儿咳嗽后泛着水光的摩卡色大眼睛一瞬间就锁住了Sean所有的注意力。


“Sean,”Sean伸出手:“你是?”


“Peter,”Eduardo礼貌的握了握对方伸过来的手,尽可能的给了一个“局促又真诚”的笑容,其中局促是真的,真诚的分量就比较呵呵了:“Peter Parker,很高兴认识你。”


“哦,Mr.Parker,这真巧不是吗?”Sean听到对方的姓氏愣了愣,随即笑弯了眼睛:“我是Sean Parker。有人说过你的眼睛很漂亮吗?”


“什、什么?”Eduardo下意识的向后退了半步,这家伙谁?跟案子有关吗?他在这个时间节点接近我是为了什么?他会是盯上Madison先生的那伙人中的一个吗?


“哇哦,我们的斑比男孩儿有麻烦了,Christy亲爱的快去解救我们的公主殿下好让他去找Madison先生。Madison先生的车已经入库了。”


“面对公主殿下的魅力我自惭形秽,自认打动不了他的王子殿下。”Christy调整了一下披肩的高度,既然Eduardo没机会下手,就得靠自己来了。


 


“你有FACEBOOK吗,我们可以加个好友。”Sean往前一步仗着身高优势带着点居高临下的姿态看进Eduardo的眼睛里。


“呃?”Eduardo愣了愣,FACEBOOK是什么?还有这人离的太近了!他都能从对方灰蓝色眼珠子里看到自己的倒影!


“一个人?”Sean又向前探了探身,异常满意的看着大男孩儿的大腿已经靠上了圆桌向后再无可退只得后仰着上半身企图拉开与自己的距离。


“呃,不……我是说……”Eduardo迫于压力又向后仰了一点——我的腰我的腰我的腰啊啊啊撑不住了要栽下去了!


就在Eduardo的表情变得更加扭曲狰狞之前,有一只温热的大手托住了他的后背。


“宝贝儿我有这么可怕?”Sean满意的感受着手上猛然沉重的分量——大男孩儿把上半身的重量悉数交给了自己。所以Sean也非常绅士的在胳膊和手上加上了力道把人搂进了怀里,顺手还攀高了手在男孩儿后颈揩了一把油——啧啧啧这线条这手感没得话说,满分。


Eduardo就这么莫名的变成了靠在一个陌生人肩膀上的姿势,但比起自己被人揩油这种无关紧要的事情来说,他更关心任务进度。所以当他看到Hank踏进宴会厅的时候,他毫不犹豫的用眼神和口型指挥着Christy跟上Hank而不是来解救他。


一名侍者在后退时踩到了Christy的裙尾,Christy往前一步就把自己狼狈的摔在了地毯上,Hank皱了皱眉头,刻意的往旁边绕开了事故地点带着保镖一路走向内厅。


“信号已激活。”负责信息和网络支持的Jack吹了声口哨:“Christy干得漂亮~”


此刻Christy已经被满面歉意的侍者扶着离开了宴会厅。“废话大爷我可是专业的,”Christy一进套间立刻踢掉高跟鞋盘起漆黑的长发脱掉长鱼尾礼服换上轻便的服装和软底军靴。Hank行事谨慎,靠常规的小碰撞肯定贴不了追踪器,所以Christy将带粘性的追踪器铺在了地毯上。Hank以为他是避开了事故发生地点,却不想自己正走在经过了各种仿真模拟计算的路径上,一脚踩中了追踪器。


“还有,Eddie你可以给你的帅哥留FACEBOOK的号码了,记着首字母大写P-e-t-e——哦不不不不不不Eddie和Christy你们快脱离出来Madison已经快离开Erica的保护范——”


趁着Christy制造的小型混乱Eduardo也成功脱身匆匆离开会场。就在Eduardo听着耳麦里的指示一路追踪Hank的过程中,Jack的声音戛然而止,他失去了网络支持。


没有网络支持他就跟瞎子一样好吗?!Eduardo不可置信的翻着白眼的从巷子里跑出来,敲了敲耳麦:“Jack?Jack?Ja——哦我的天!”


他迎面撞上一个卷毛,手忙脚乱的把人稳住:“天啊我很抱歉,我的上帝我撞到你了你没事吧?”Eduardo拉着那个卷毛上下看了看,除了一个冷冰冰的表情他没有得到任何信息。


“我不认为这种时候喊上帝能有什么用。”


“我很抱歉好吗?你有受伤吗?”


“不我没有受伤。”卷毛面无表情的看了看他:“但是明显你受伤了。”


Eduardo的手顺着卷毛的视线摸上了自己的脸颊,哦好吧大概是哪里挂到了,脸上有条口子,意识到了还很有点疼:“我没事。”


“……”卷毛从肥大的长裤口袋里掏出一片已经卷了边的创口贴递到Eduardo面前:“在流血。”


“呃,谢谢……”Eduardo眨眨眼收下了创口贴,随即板起一张脸教育眼前的小卷毛:“这个时间还还带着笔记本电脑在外面玩太危险了,你小心被抢——等等笔记本电脑?!”


“是的?”卷毛抱紧了怀里的电脑警惕的看着Eduardo,一副Eduardo要对他的电脑做什么不人道的事情似的。


“……”Eduardo开始在自己的资料库里搜索有用信息,他必须想办法继续追踪Hank,有消息称有人要在今晚下手除掉他,但是网络支持离线的话他要怎么追人?这里是西海岸俗称硅谷的片区,硅谷有很多会用电脑的人,Jack会用电脑,所以硅谷有很多Jack,所以……


“你好我是FBI,”Eduardo从怀里掏出证件打开递到卷毛面前:“任何一位美国公民都有义务协助我们,从现在开始你和你的笔记本电脑都被我征用了。”


卷毛凑近了Eduardo展示出来的证件,证件上贴着Eduardo的正面免冠照,粗一看跟个大学生似的。


“Eduardo Saverin……”卷毛点了点头:“Wardo。你需要我做什么?”


“我需要追踪一个发信器。”Eduardo选择性的无视了卷毛给他新起的昵称。


卷毛点点头,毫无顾忌的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将笔记本电脑打开架在腿上:“给我发信器的详细信息。”


Eduardo对这一块并不是非常熟悉,所以他只能照本宣科的把印象中看过一遍的发信器产品参数从第一行开始背起。卷毛听到一半就摇摇头说够了我知道了你这型号我一时半会儿是黑不进去的Wardo把你的耳机摘下来。


抬头看了看Eduardo一脸懵逼的样子,卷毛叹了口气:“Wardo,我要黑进你的耳机,不摘下来杂音会刺聋你的。”


 


最终在不知名的卷毛的帮助下,Eduardo成功的在Hank脑袋开花之前赶到,最终拿捏住了Hank Madison的证词。当然,如果Eduardo自己的腹部没有开花然后在ICU里躺了一个星期错过了元旦假期就更完美了。


TBC




平铺直叙流水账的第一章


Sean大大先碰到Wardo的所以Wardo就是Sean大大的啦(并不是因为这个




讲道理……这篇写的比CPU还纠结……


因为各种需要查资料(抱头)


不过写的倒是比CPU顺,还特别减压


我发现我现在除了写CPU以外,写什么都是减压


FBI的探员AU听起来好帅,然而语死早写出来一点都不酷炫嘤嘤嘤




其实Wardo当狙击手还真不定是个什么样。。。毕竟软团子了二十多年。。。


PS 下图就是酷炫的巴雷特M82A1半自动狙击步枪啦,真的挺帅的




评论 ( 1 )
热度 ( 114 )

© 慕砚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