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菲和贾老板的迷妹一只。

【TSN/SE】迷恋 07

07

 

待到Eduardo终于有了睡意,Sean才小心地将手臂从Eduardo怀中挣脱出来。青年小声嘟囔了句什么,没有提出抗议。当他拿到需要的东西回来后,Eduardo相当自然地搂着Sean再次伸过去的手。他这时的心跳已经平稳下来了。

Sean知道这只是Eduardo缺乏安全感的本能反应,但还是被他这样可爱的举动逗得微笑起来。他单手打开Eduardo的笔记本电脑,按下开机键,微弱的光源照在他冷峻的神情上。

单手敲击键盘并不是很方便,不过对于Sean而言这不是什么大问题,他熟练地输入一串串代码,清理Eduardo的笔电,试图揪出那位不请自来的客人的小尾巴。

对方把侵入的痕迹掩藏得很好,Sean手头的资源有限,没办法追踪到他的IP地址,但简单的示威还是能做到的。

一个对话框出现在屏幕上。

Sean舔舔唇,危险地眯起眼睛。

——Hello。他敲下这五个字母。

对方没有回应,但Sean知道对方此时就坐在电脑屏幕前窥探着这边的一举一动。

——你打扰了我家宝贝儿的生活,这样很不礼貌。

没有回应。

Sean冷冷一笑,他扭头看了一眼Eduardo平静的睡颜,体贴地将敲击的声音控制在最低。

——从他的生活中滚出去!

对方过了很久才给出回应。

——你是谁

——你跟踪了我家宝贝儿那么久,我可不相信你不知道我是谁。

Sean恶意地加上一句。

——我是陪在他身边的人,是他的爱人,是你永远也成为不了的那个人。

屏幕另一端的男人显然被他刺激得不轻,一排排的“他是我的”疯狂地冒出来,占据整个屏幕。

“疯子。”Sean喃喃说着,索性合上电脑,断了和对方的链接。

他没能站起来,熟睡的青年还抱着他的手臂,一点松手的意思都没有。Sean无奈地叹了口气,把电脑放到一边,自己也掀开被子躺到青年身边。

“你啊,怎么净是招惹些麻烦的东西。”他点点Eduardo的鼻尖,好笑地看着对方无意识地皱起鼻子,难得表现出几分孩子气。

“真想咬你一口。”他盯着Eduardo的脸看了一会儿,从饱满的额头一直看到柔软的唇,没舍得下嘴,就这么搂着对方的腰,打了个呵欠,闭上眼睛。

 

Eduardo醒来时,天色已经暗了,房间内没有开灯,只有路灯昏暗的光线从窗户透进来,隐约照亮室内。

他发现床上不只他一个人。男人手臂箍在他的腰上,而他的脸贴着男人宽阔的胸口,随着对方的呼吸而起伏着。因为最近所遭受的一切,Eduardo本能地恐慌起来,幸而在摸到枕头下放着的那把手术刀之前,他凭着对方身上的味道和模糊的光线认出了男人是谁。

Sean Parker。

除了他谁还会喷这么骚包的香水。

Eduardo颤抖着呼出一口气,沉重的心总算是回到了原来的位置上,他无力地重新靠回Sean的胸口,相贴在一起而产生的温暖舒适的温度和平稳地心跳声使他慢慢放松下来。

“睡醒了?”男人低哑的声音从他头顶传过来。

青年轻轻应了一声,但刚睡醒的慵懒让他继续趴在Sean的胸口不想动。

“可以再睡一会儿。”Sean揉了揉他睡得四处乱翘的头发。

“睡不着,肚子也饿了。”天知道他用了多少自制力才从Sean这个合格的抱枕身上爬起来。

的确是他没考虑周全。Sean默默想着,他都忘了Eduardo没有吃午饭,而现在几乎连晚饭的时间都已经过了。

“想吃什么?”

“任何能迅速填满胃部的东西。”

Sean勾起嘴角:“遵命。”

喂饱了Eduardo并将餐具清洗干净后,Sean坐在他右手边的沙发上。棕发青年抱着一只抱枕,神情若有所思。

“他第一次送给我除了鲜花和照片之外的东西。”Eduardo先开了口。

“如果你不想谈这个,我们可以……”

“不,”Eduardo深深吸入一口气又缓缓呼出来,偏过头露出一个虚弱的笑容,“我想谈这个。”

Sean挠了挠自己一头卷发,带着一点愧疚开了口:“他的行为升级是因为我的出现。”他和青年之间亲昵地举动被那个人看到,间接给Eduardo带来了伤害,这在Sean的预料之内,也是Eduardo日后必然会经历的,但依旧无法抹消对方是因他而受到伤害的事实。

“我不傻,Sean。”Eduardo瞥了他一眼,淡淡说道,“我知道你最近的举动是出于什么目的。那本书的出现太突然,我只是……太过震惊和……害怕……”他说着,不由颤抖了一下。

Sean几乎想立刻像下午那样把他拥到怀里。

“他为什么会喜欢上我呢,”青年沉浸在自己的困惑中,将怀里的抱枕抱得更紧了,过于用力使指节泛出青白的颜色,“是不是因为我做错了什么事……是我自己的原因吗……”

Sean听不下去了。他一把扯出饱受折磨的抱枕,拉过Eduardo的手,按揉上面僵硬的肌肉。

“如果我在当警探的过程中学到了什么,”他放柔了声音,“那就是永远不要去试图理解罪犯在想写什么。你可以对他们侧写,侦查他们的动机,推测他们的行动,但是永远不要尝试着真正去理解他们。因为你和他们是不一样的,Eduardo,你比他们好太多了。”

青年垂着头,也不知听进去了没有。被Sean按揉的手放松下来,无力地搭在他的掌心,吸取他的温度。

“Sean,你经历过很多这样的案件吗?”良久,低沉的声音才从他那边传来。

来自纽约的警探耸耸肩,回答得漫不经心:“足够多了。”

“那你怎么能……”问句中断,青年似乎还没想好应该用怎样的句子才能显得不那么失礼。

经历过那些,怎么还能活得这么嘻嘻哈哈没心没肺?Sean猜测。

“因为我是一个警探啊。”他将自己的手指从Eduardo的指间穿过,松松扣住。“我告诉自己,我做的这些事总归是有意义的。”

“生活就是这样,记住那些好的,忘记那些不好的,你才能活得轻松一点。”

Sean没告诉他,其实自己也动摇过。他的一个前辈曾经也破过不少案子,抓过不少罪犯,然而其中最疯狂的那一个在出狱后放佛把作案和嘲笑他当成了生命中最大的乐趣,他无指向地袭击陌生无辜的人,切下他们身体的一部分寄给老警探,把每一份包裹都称为送给他的礼物。

“我是因为你才杀的人。”罪犯这样写道。

在心理和媒体的双重压力下,老警探没过多久就辞了职。

那时候初出茅庐还很稚嫩的Sean突然就分不清到底是他们制止了犯罪,还是他们激发了那些恶人最阴暗的念头祸害更多的人。

他畏惧自己成了这个死循环的一部分。然而被他帮助过的人们——被绑架的孩子,被恐吓的少女,甚至被家暴的妻子——都无一例外地说,谢谢。谢谢他救了他们的命,谢谢他让他们的生活变得不那么糟。

那时他就觉得自己做的事情还是有意义的。于是他决定就顺应自己的心工作下去,如果有问题的话就等到问题出现的那一天再解决吧。

Eduardo不需要知道这些。

Sean掏出钱夹,把里面一张小女孩的照片给Eduardo看。

“她是我救下的第一个人。”带着伤痕的小小身体在他怀里颤抖着,小女孩忍住了疼没有哭,而是侧过身体在Sean的脸颊上亲了一下。Sean把这些事讲给Eduardo听,在听到小女孩过生日时邀请Sean并糊了他一脸奶油时,青年微笑着,将头枕在Sean的肩上。

Sean吻了吻青年的头发,问他:“你什么时候会把你的故事讲给我听?”

Eduardo下意识地否认:“我没什么故事可讲。”

卷发男人撇撇嘴,信你才有鬼。

“总有一天,Sean。”Eduardo叹了一口气,闭上眼睛,“总有一天我会说的。”

 


五天之后的考试是什么我不知道不知道哈哈哈哈哈哈(已疯

评论 ( 31 )
热度 ( 90 )

© 慕砚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