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菲和贾老板的迷妹一只。

【TSN/SE】迷恋 06

06

 

Sean刚在午休时拿着精心准备的爱心便当走进警局时就感受到了Eduardo和Mark之间的气氛不同寻常。

“出什么事了?”他把饭菜摆在Eduardo面前时,棕发青年半点反应都没有,甚至没有抬头看他一眼,只是盯着桌上一本摊开的书。

“Mark?”他只能求助站在Eduardo身边的卷毛。

Mark抿着唇,面无表情地把Eduardo从座位上拖起来,朝Sean的方向推了推。

“带他回家,好好照顾他。”

他拿起那本书:“我还有些事情要处理。”

Sean不明所以,他拉住Eduardo的手——那手的温度未免有些太低了——将人往自己身边拽过来一点后,手也没松开,就这么一路牵着看起来失魂落魄的Eduardo出了警局的门。

将青年安顿在副驾驶的位置,好好系上安全带,Sean揉了揉他的头发。

“我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轻声说,“可是我就在这儿呢,我会保护好你的。”

无神的焦糖色眼睛眨了眨,视线游弋到严肃认真的Sean的脸上。

Eduardo慢慢地点了头。

 

“你的意思是,他还黑进了Eduardo的电脑?”Sean小心地压低声音不让隔壁的人听到。

“没错。我已经让人对那本书做了检查,上面只有Wardo的指纹,显然被处理过。快递包装上的信息也都是假的。”Mark在电话另一头的声音依然平稳,如果不是Sean实在太了解他,几乎发现不了那声音里的焦躁和恼怒。

“Eduardo之前只收到过照片和鲜花?”

“对。”Mark沉默了一会儿,“你惹恼他了,Sean。”

Sean住到Eduardo家里只有十五天,这十五天内那个人没有送来一封信一束花,Sean心里已经有了两个推论:一是那人意识到Eduardo已经有了恋人打算放弃,二是他正在谋划下一步该怎样做才能抢回Eduardo。

一本Eduardo喜爱的书,这并不是恐吓,而是一份礼物,是来自那位倾慕者的示好和对Sean的示威。

Mark的话还在继续:“我把你叫来是为了保护他,别搞砸了。”

Sean的白眼快翻到天上去了。不知道的人听了这话还以为Mark给了他多大的好处,实际上他就只是打个电话威胁两句,把自己塞到Eduardo家再没问过,连现在买菜的钱他都在和Eduardo平摊。性情温和的青年对他的敌意并没有那么强,自然不介意家里多养一个人,可他总不能腆着脸白吃白住不是。

Sean听Mark唠叨着他应该怎样保护Eduardo,忍了半天,那句“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才是有经验的那个警探你只是个技术员”没有脱口而出,但另一个困惑他许久的问题问出了口:“你为什么这么关心他?”

睥睨众生的MarkZukerberg竟然会这么关心一个人类,这已经脱离了Sean Parker的理解范围。

另一个卷毛平淡地答道:“因为他是Wardo。虽然有时候他就是一个笨蛋,可是……他是Wardo。”

Sean听着这聊胜于无的回答,无语地捏了捏眉心:“我知道了。”他叹了口气,认真说,“我会保护好他的。”

他挂掉电话,蹑手蹑脚地走到Eduardo的卧室,心中暗暗期盼着棕发青年已经睡着了。

房间内很安静,除了隐隐的风拂过窗的声音,Sean什么都听不到。

Eduardo侧卧在床上,怀中抱着一只枕头,被子只拉到腰部。他的衬衫还没换下,早晨被Sean抚摸过的那条丝质领带也没有除下,松松垮垮地套在青年脖子上,完美的温莎结早已不见了。

Eduardo的表情过于平静,有那么一瞬间,Sean真的认为他已经睡着了。可在他迈入房间的那一瞬,那双焦糖色的眼睛就立刻睁开锁住他的身影,如果他没看错,那眼神里应该是没有掩饰成功的恐惧。

他感到无助,害怕,不安。

Sean没再试图掩盖脚步声,他走到床边坐下,柔软的织物因为他的重量而下陷,他能感觉到青年几乎不被察觉地向他身边靠过来。

他伸出一只手,放在Eduardo脸侧,拇指轻轻滑过对方的鬓角和那附近温暖的皮肤。

“别害怕,宝贝。”他缓缓呼出一口气,重复道,“别怕。”

Eduardo的眼睛慢慢闭上了,双手放开了那只枕头,转而握住Sean放在他头上的那只手,拉到自己怀里。

他的心跳很乱。

“我以为我不会被这些东西影响到,那个人甚至没有做出危害我的举动。”Eduardo突然开了口,眼睛仍是闭着,“……可我控制不住。”

有一双眼睛时刻都在盯着他,有个人掌握他的一切行踪,用一把被爱语和花香粉饰过的刀子将他平静的生活切割得支离破碎。

“我不知道他窥探了多久。”

“我不知道他想把我怎样。”

“我甚至可能在路上遇到他时,还笑着对他说‘早上好’。”

Eduardo开始颤抖,Sean俯下身,因为被对方握住了一只手而不得不用一个姿势别扭的拥抱来给予他安慰。

“Sean。”Eduardo终于稍稍勾起了嘴角。

“谢谢你。”

Sean没有说话,直起身子,又用手指梳理了一下Eduardo在枕头上蹭得有些凌乱的头发。

他突然意识到他们两人有些过于接近了。只不过在同一个屋檐下住了十五天,他对Eduardo的好感已经蹿升至一个危险的地步。Sean并不否认自己是个滥情的人,但最开始的时候,他对另一个个体——男性也好女性也好——所具备的感情都是真实的。他喜欢他们,喜欢到足够撩起他的性欲,只是这种感觉来得迅速,持续得却太过短暂。

那些感觉和这次的不太一样。

他的心中似乎响起了炸弹爆炸前的滴答声。

然后一个Q版的Sean小人粗暴地把那颗炸弹一脚踢飞。

“管他呢。”Sean自言自语,又俯身在Eduardo额头上落下一个吻。


评论 ( 19 )
热度 ( 107 )

© 慕砚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