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菲和贾老板的迷妹一只。

【TSN/SE】如果Eduardo是一只猫(短,完)

纯粹是失眠的产物...



Sean第一个从Mark他们的宅男狂欢party中脱身回来,他最近有些感冒,四杯高度数的鸡尾酒足以让他放弃寻欢作乐的念头,老老实实回到家里休息。

家里的灯亮着,Sean打开门,跌跌撞撞地走向沙发,把自己整个人抛到里面,过了几分钟才意识到家里不只他一个人。他勉强坐直身子,四处张望,但视线范围内一个会说话的生物都没有。Sean眯起眼睛,努力让自己浆糊一般的脑子转动起来,就是在这个时候他留意到了右侧单人沙发里一团乱糟糟的衣物。

看起来像是西装。一团还在蠕动着的西装。住在这里的人中只有一个人会穿这样的西装。

卷发的男人打了个酒嗝,傻乎乎地微笑起来。

他果然喝醉了。

Sean起身想倒杯水湿润一下干涩的喉咙,还没等他拿起最喜欢的那只斑比马克杯,两只尖尖的耳朵顶开皱巴巴的衬衫,一个小小的脑袋探了出来。

“喵呜。”

表情无辜的小生物对他叫了一声,若无其事地舔起了爪子。

 

Sean盯着那只猫足足愣了五分钟。五分钟后,他被感冒病毒和酒精麻痹的大脑欢乐地得出了一个结论:Eduardo是一只猫。

为了确保这个结论的真实性,Sean扔下自己的斑比马克杯,一屁股坐到了离猫咪最近的位置,然后伸出他罪恶的右手,抬起疑似Eduardo的猫咪的一条后腿。

“喵!”

顶着三道渗血的爪印,Sean放开猫咪的腿,趁着它还没从自己身边逃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把将它抱进怀里。

炸了毛的猫咪拼命挣扎,醉醺醺的男人死也不放。

于是Sean挨了猫咪第二爪。

“太小气了!”Sean一只手捂着脸,另一只还不忘把猫固定在怀里,愤愤不平,“不就是看了你的蛋吗,大不了让你看回来!”

在意识到抱着一只不安分的盛怒中的猫时无法轻易解开腰带后,Sean不得不放弃了这个方案。

“好吧,”Sean嘟哝着,把下巴搁到猫咪的脑袋上,“我没办法让你看我的,所以我大概确实欠了你点什么。”

“嘿,Eduardo,宝贝。”他拉着一只软绵绵的爪子,揉捏上面弹性十足的肉垫,“你想要小鱼干吗?我可以把我所有的积蓄都用来给你买小鱼干,或者猫罐头,或者其他你喜欢的东西。”

猫咪折腾累了,不情不愿地缩在Sean的怀里甩着尾巴,对这个愚蠢的提议不置可否。

“然后……”男人的声音渐渐低沉下去,“等你吃完那些小鱼干,可不可以稍微喜欢我一点点?”

猫咪像是听懂了,它侧过头,喵了一声。

Sean听不懂它的话,但他自欺欺人地告诉自己这是个肯定的答复。

Eduardo同意了。

怀着欢欣雀跃的心情,Sean把头埋到猫咪干净的毛里一通乱蹭,被猫咪一爪子拍到脑门上。

但它收了爪子,那力道轻的像是爱抚。

抱着柔软又温暖的猫咪,卷发的男人睡着了。

 

Eduardo围着围巾从浴室里出来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不知该说是温馨还是诡异的画面。

猫咪见到他后,晃晃尾巴,委委屈屈地叫了一声。它被一个同性别的人类性骚扰还被对方抱在怀里挣脱不开,这简直是猫界的耻辱。Eduardo从它的眼里似乎看到了生无可恋四个字。

“乖。”他轻轻弹了下猫咪的额头,轻轻抬起Sean的一条胳膊,将备受煎熬的小生物解放出来。

没了束缚的猫咪立刻窜到了Sean的脸上坐下来,对着有一双棕色大眼睛的人类咪咪叫。

Eduardo几乎管不住自己翘起的嘴角:“保持住这个姿势,Candy。”他急急忙忙地拿过手机,对着猫咪和Sean的脸来了个十连拍。Sean的左右脸颊各有三道爪痕,位置和长度相当之对称,让熟睡的男人看起来像是长出了猫胡子。

“干得漂亮!”他搔了搔猫咪的耳后,毫不吝啬对它的夸奖。

 

听到些细微的声音,Sean摇了摇他异常沉重的头,那份超乎寻常的分量立刻消失了。他睁开眼睛,看到的是翘着嘴角笑得开心的Eduardo。

“你变回来了……”Sean咂咂嘴,语气里的高兴和遗憾各占一半。

他伸长手臂,把眼前那具几乎是赤裸的诱人的身体捞到怀里,双臂圈着棕发青年的腰,立刻再次陷入沉眠。

Eduardo挣脱未果。醉鬼的力气大到恐怖。

无奈地叹了口气,他只能调整姿势让自己舒服一点,靠在Sean的肩膀上也渐渐步入梦乡。

 



晚归的Mark一行人各自掏出手机,对着抱在一起熟睡的两人进行了惨无人道的二十连拍。


fin.


奉上猫咪照片一张~




评论 ( 17 )
热度 ( 103 )

© 慕砚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