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菲和贾老板的迷妹一只。

【TSN/SE】迷恋 05

05

 

Sean的保护基本上可以说是二十四小时三百六十度全方位,如同一个过于合格且热心的模范男友,接送Eduardo上下班,顺便还会在中午溜达到警局送饭。就连周末去超市采购时,两人也是无时无刻不黏在一起。

帅气的男人无视了传统私人空间的定义,胸口贴在Eduardo的后背,左手按在Eduardo的肩膀,伸出右手取下货架顶层的进口调味品。Eduardo几乎能感觉到对方胸口的跳动和那只不老实的左手蹭过自己耳朵时来带的一阵细微的痒。他不自在地向前一小步躲开,却被男人亲昵地揉了头发。Sean侧头贴着尴尬的Eduardo的耳朵说了些什么,然后扬起头,对周围一片莫名其妙被闪瞎的无辜群众笑得炫耀又招摇。

像是在宣扬对棕发青年的独占。

回到家后,Sean却垮着一张脸,刚才的得意神色丝毫不见踪影,他倒在沙发上对着Eduardo哀嚎:“Eduardo,究竟有多少人在觊觎你的贞操啊!”他本想试着观测一下Eduardo潜在的跟踪者,谁知只是去了一趟附近的超市顺便假装秀个恩爱而已,伟大的警探Sean Parker就险些丧命于近十人利刃般嫉妒的目光里。

Sean翻了个身,怀里抱着只软绵绵的抱枕,眯着眼打量正将买来的食材分类放入冰箱的Eduardo,突然笑出声来:“我越来越理解他们为什么会喜欢你了。”

温柔,体贴,有一双美丽的眼睛,偶尔那双眼睛里会蒙上一层阴影,使他整个人看起来如同精致却易碎的水晶工艺品,这样的气质难免为他招来许多多余的目光。但Sean了解更多,他知道这人绝不是一只不知反抗的柔顺猫咪,他尖锐的爪子一直隐藏在暗处;他必然有着不为人知的过去,这也是他眼中阴影的由来,但他仍能坚强地走下去。

他刚睡醒的时候迷糊得可爱,以及……他吻起来味道很不错。

后面这两点恐怕只有Sean自己知道。他舔舔唇,回味了一下Eduardo的味道,然后嘿嘿一笑,心中升起一种诡异的满足感。

“……Sean?”

沉浸在思绪里的Sean不情愿地抬起头。Eduardo已经换上了轻便舒适的衣服,手里握着一把寒光闪闪的菜刀,对他挑起一根眉毛,眼神像极了盯着一头待宰的牛的屠夫。

“……”这是吓到说不出话的Sean。

见他没反应,Eduardo叹了口气,又耐心地问了一遍:“你晚上想吃什么?”

听到这个问句,Sean像是受到了更大的惊吓,他立刻从沙发上蹦起来,慌慌张张地喊道:“Eduardo,baby,放下那把刀,有什么事情冲我来!”条件反射地喊出这句话后Sean才意识到了不对,立刻改口,“我是说,做饭的事情我来就好!”

被夺了菜刀的Eduardo一脸困惑地被Sean按在沙发上坐下,对方还殷勤地给他倒了果汁,把电视打开调到他喜欢看的频道。

安顿好Eduardo,Sean蹿到厨房,擦了擦额头上并不存在的冷汗。

Eduardo Saverin哪里都好,唯独厨艺令人不敢恭维。即使他的刀工好到让人惊叹,即使他能把把肉和骨头分离得干干净净(Sean拒绝思考Eduardo刀工如此娴熟的原因),这仍旧改变不了他是个厨房杀手的事实。

在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吃过Eduardo做的饭并在接下来的一个小时内跑了五次卫生间的Sean深深体会到,在这个家里还有比调戏Eduardo更能危害生命的事,天知道Eduardo这些年是怎么靠着那惨不忍睹的厨艺活下来的。

Eduardo好像不是英国人啊。每每思考到这个问题,Sean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思维,开始朝各种不靠谱的方向自由发挥。

 

“你看起来不像是热衷于做饭的人。”Sean把精致的菜肴端上桌子时,Eduardo这样问道。

Sean耸耸肩:“我是一个合格的警探,这意味着我平时所吃的十之八九都是毫无营养的外卖。”他切下一小块牛排,“偶尔我也想吃点正常的食物。”

“你那些数不清的女朋友呢?”

“她们啊……”Sean笑起来,“她们都没能成功入侵到我的私人领地。”

Eduardo嘲弄他:“你没否认有过数不清的女朋友。”

“为什么要否认?”Sean诧异地问,“我不应该为此感到骄傲吗?”

棕发青年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意识到两个人果然生活在不同的世界。

 

又是一个平淡无奇的早晨。

Sean喂饱了迷迷糊糊的Eduardo,在他打开门准备出去时叫住他。

“你的领带歪了。”

Sean上前一步,微微侧过头,手指掠过Eduardo打得完美的温莎结,在那条质地良好的丝织品上轻轻拽了拽。

他嘴角挂上的笑只能让人想到“调情”两个字。

 

“咔嚓。”

 

“你最近气色不错。”Mark敏锐地目光扫过Eduardo的全身,然后有点困惑地皱起眉头,“虽然今天你的领带歪了。”

Eduardo一边在心里咒骂Sean一边赶快调整领带的位置,他就知道Sean早上的举动别有用心。

“他把你养的很好。”Mark面无表情地评论。

“……我们不是饲主和宠物的关系。”

“当然。”卷毛技术员点点头,结束了这段尴尬地对话。

Amy从两人面前路过,随手扔给Eduardo一个快递包裹。还没等他说一个谢字就冷哼了一声,踩着高跟鞋离开了。

“我最近招惹她了吗?”Eduardo茫然。

“你没有,但是和你同居在一起的人就说不好了。”不知从哪里冒出头来的Dustin幽幽说道。

“我为什么要看着心爱的女神为另一个男人黯然神伤……”Dustin掩面泪奔而去。

Mark给了他凄惨的背影两个字作为评价:“白痴。”

“Mark。”

卷毛回头,他的好友已经拆开快递的包装纸,双手捧着一本书,整个人都在颤抖。

“我只是前两天在网上搜索了一下这本书的信息……”

书的扉页上是他们熟悉的字迹:

致我最亲爱的Eduardo。






评论 ( 16 )
热度 ( 94 )

© 慕砚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