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菲和贾老板的迷妹一只。

【TSN/SE】迷恋 04

04

 

Eduardo发现Sean出乎意料地是一个很合格的室友。每天早上六点钟准时出门晨跑,大概七点回到家准备早餐,Eduardo已经多次在咖啡和烤面包的香气中醒来。这的确是一件非常惬意的事。

虽然第一次这惹人垂涎的香气传到他的卧室里时,Eduardo的本能反应是抄起他放在枕头下的手术刀冲出去。

顶着一头湿漉漉的卷发,只在腰间围着一条毛巾的Sean端着咖啡靠在门框上,对着衣着不整来势汹汹的他挑起一根眉毛:“看来你还是有点自卫意识的,Eduardo,我放心多了。”

Sean眯着眼从上到下又从下到上将Eduardo细细打量一番,最后停留在他裸露在外的一双笔直的长腿上,轻浮地吹了声口哨。

Eduardo立刻回以刀子般的杀人目光。但早餐的味道实在太吸引人,没过多久,他本就混沌的思维就软化在香甜中掺杂着苦涩的气息里。Eduardo掩着嘴打了个大大的呵欠,由着Sean把那把闪着寒光的匕首从他手中拿走。

他被推到餐厅,那人还贴心地拉开椅子让他坐下。

“你的咖啡要加什么?”温和的嗓音让他昏昏欲睡。

“两匙奶,不要糖……”Eduardo情不自禁地再次打了个呵欠,被睡意笼罩的世界渐渐模糊。

咖啡带着苦味的香气突然浓郁起来,有人捧着他的脸颊固定住他的头,防止昏睡的他一头栽倒在自己的早餐里。

“Mark可从来没告诉我还有这么一项任务。”Sean略带无奈的声音就响在Eduardo的耳边,可他只是歪倒在一双宽大又温暖的手掌里,还无意识地偏过头蹭了蹭对方的掌心。

Eduardo很久没有这么安稳地睡上一觉了。

Sean看着迷迷糊糊的他轻笑一声:“像一只小猫。”

他小心翼翼地让Eduardo靠上自己的胸口,棕发青年不自觉地皱了皱鼻子,凌乱的发丝扫过Sean的下巴,意外的柔软。Sean将Eduardo打横抱起,送回到柔软的床上,体贴地为他盖上被子,然后掩上门,把熟睡的Eduardo和一室阳光留在一起。

那天也是Eduardo第一次上班迟到。在他苦笑着面对同事揶揄的目光时,多亏了Mark用能把人冻成冰块的目光一一对着好事者扫视过去,Eduardo这才得了安宁。

“是因为Sean?”Mark探究的目光落在Eduardo脸上,他的问题永远这么简单直接。

Eduardo翻了个白眼:“就是因为他,Mark,多谢你给我招来的麻烦。”

Mark的面瘫脸上难得挂上了一抹笑容:“你看上去还不错。”比起前一段时间的睡眠不足精神恍惚,眼前的Eduardo显然恢复了些生机,他看上去越发像是大学时那个神采飞扬的青年。

棕发青年沉默了一会儿,最终还是简单地说道:“Mark,谢谢你。”

“为了什么?”

“为了所有的一切。”

Mark耸耸肩,双手插在裤子两侧的口袋里。

“不客气。”说完转身走了,身后跟了一路的闲言碎语。

“哇哦,你们看,大魔王竟然在笑。”

“我们是不是应该去买张彩票?”

“如果我现在请他帮我黑进Amy的电脑,你们说他会同意吗?”不用怀疑,这个是挤在八卦人群中的Dustin无误。

 

Sean一分不差地在午休开始时晃进了LAPD。

他提着一个精致的餐盒,没有理会任何一个人,包括警花Amy,直接走向了Eduardo。

餐盒打开的那一瞬间,Eduardo清楚地听到了周围人咽口水的声音。

Sean颇为自豪地冲Eduardo眨眨眼睛:“海鲜意面。我亲手做的,保证食材新鲜味道鲜美。”他将那份惹人垂涎的意面朝Eduardo的方向推了推,“就当是收留我的谢礼。”

“抱歉啦Mark,”他冲着坐在Eduardo对面的卷毛呲牙一笑,“没有你的份。”

Mark毫不介意地继续啃他的蔬菜三明治:“没关系,吃了你做的东西我会做噩梦。”

Sean毫不介意他挖苦的话,转而弯下腰拍了拍Eduardo的肩膀,笑着说:“下班后我会来接你。”他直起身,对着不知何时静默下来的众人含笑打了个招呼,离开了。

再次用目光逼退望着Eduardo的午餐流口水的一干人等,Mark挑出三明治里的生菜扔到一边,慢吞吞地咬下去。

“Mark,你在计划什么?”棕发青年眯起眼睛,将Mark上下打量一番。身为Mark最好的朋友,他实在太熟悉对方脸上不易被人察觉的狡黠的表情。

“只是在想一会儿要去哪里午睡。”这种被他发现后立刻转变成的无辜表情也是。

他绝对在计划什么。Eduardo这样想着,尝了一口Sean的海鲜意面。

味道好得出奇。

Mark在他对面冷冷地开口:“收一收你快要滴到外卖上的口水,Dustin,我还想把这个三明治吃完。”

 

 

 

(私设花朵睡觉时穿的是宽松的T恤和短裤。加菲的长腿嗷嗷嗷嗷~

至于Sean…他应该是果睡吧…)

 

 


评论 ( 25 )
热度 ( 78 )

© 慕砚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