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菲和贾老板的迷妹一只。

【TSN/社交网络】【SE】迷恋 01

考完试回来了。虽然接下来还是考试考试考试...T T

可乐点的梗。 @可乐术 花朵是法医,Sean是外勤,Mark是技术部的前任,Sean和花朵互相看不顺眼。某次办案子,刚好是Sean组和花朵一起,两人开始了磨合和恋爱。

写了一点之后发现好像有点写歪了,可乐不要介意啊啊啊啊啊(づ ̄ 3 ̄)づ


01

“Saverin先生。”送花的小哥再一次敲开Eduardo的家门,将一束白色的玫瑰送到他的手中,“这是您今天收到的花。”

他还很年轻,脸上还依稀带着尚未褪去的少年稚气,大大的绿色眼睛和嘴角挂着的羞涩的笑容让Eduardo难以说出拒绝的话,只得接过花朵,向他道了谢。

绿色的眼睛眨了眨,嘴角的弧度又翘起些许,送花的小哥看上去很开心的样子。他有些结巴地回复道:“不用客气,Saverin先生。希望您有美好的一天。”说完,几乎有些仓皇地飞速逃跑了。

Eduardo收起脸上的微笑,皱着眉看向怀里的花束。尚带着露水的白玫瑰香气扑鼻,柔软娇嫩的花瓣间斜插着一张小巧精致的淡绿色卡片,上面用华丽的花体写着:致我最亲爱的Eduardo。

Eduardo关上房门,咬着唇将花束丢到了垃圾桶里。

 

Eduardo的朋友并不多,原因多半要归结于他的职业——

他是一名法医。工作的忙碌和特殊性将他的社交圈子限定在一个狭小的范围内,但他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妥。Eduardo的生活平稳,安定,有几个极好的朋友,与同事的关系和谐,他曾以为生活会这样永远一成不变,直到三个月前,一封电子邮件发到了他的邮箱里。

这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尤其是Eduardo看到那封邮件的内容只是单薄的一句“你好?”,而发信人的邮箱地址几乎是一团不知所谓的乱码。

也许是发错了,他想着,没有理睬。

然后是第二封,第三封……从一句怯怯的问候到准确地描述出Eduardo的私人信息,对方只用了不到两周的时间。Eduardo把对方拖入黑名单,但对方仍执着地用不同的邮箱给他发来邮件,他会说他去过Eduardo最爱的那家咖啡店,谈起Eduardo最近看过的一本书,并温和地建议Eduardo不要将太多精力放在工作上——他已经好几晚在凌晨一点后才回到家休息了。

在请他的好友之一,技术组的MarkZukerberg向对方发送病毒并彻底报废了对方的电脑后,Eduardo总算是摆脱了这些扰人的信件。

两个月前,有人将一张照片塞进他的门缝里。

从模糊的背景推断,那应该拍摄于他不久前出外勤的时候。一个可怜的女人被捆住手脚扔进河里,被人发现时已经没有了气息。照片上的Eduardo正小心地取出塞在女人嘴里的布团,脸上的表情很镇定,眼神却是悲伤的。背景的所有地方都做了虚化处理,包括死者苍白的脸。

就好像在拍摄者的眼中,Eduardo是世间唯一的存在。

对方送来了更多照片,不仅仅是他出外勤的。

Eduardo索性搬了家。

一般的迷恋行为应该到此为止。

但三天后,一束百合送到他的手里。

如今,那人已经称呼他为“我最亲爱的Eduardo”。

 

“……Wardo。”

Eduardo听到自己的名字赶快抬起头,坐在他对面的Mark靠着椅背双手环胸,一双毫无波澜的蓝眼睛直直盯着Eduardo的脸。

“你最近不太对。”Mark皱着眉扫了一眼他几乎没有动过的午饭。作为最好的朋友,Mark和Eduardo经常在午休时一起吃饭,Eduardo的心情偶尔也会因为他的工作受到影响,但他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盯着午餐愣了近二十分钟。

作为好友兼同事,Mark也知道最近并没有什么会给Eduardo造成影响的案子。

“是因为上次发邮件的那个人吗?”他直接问道。

一向温和的棕发青年带着些困惑的神色望向他,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么。

“不……和那件事无关。”Eduardo机械性地勾起嘴角。

“Wardo。”Mark身体前倾,双臂撑在桌子上,他直视着对方有些慌乱的双眼,郑重说道,“你没有亏欠任何人,你不必委屈自己做任何事。那件事与你无关。”

“……我知道。谢谢你,Mark。”Eduardo给了对方一个敷衍的笑容,匆匆站起身。

“我先回去工作了。”

Mark紧紧抿着唇,看着Eduardo逃离的背影。那是他最好的朋友,他无法坐视不理,也不能逼迫他去做别人认为对的事,可Eduardo无论如何也不应该因为一个和他无关的错误惩罚自己,直至今日。

桌上Eduardo的饭菜已经冷了。

他坐在椅子上思考了片刻,掏出手机,拨出一个熟悉的号码。

 

“Sean,我需要你的帮助。”

 

tbc.

所以,这就是我不太敢让别人点梗的原因因为文力不够写不出来...)

评论 ( 19 )
热度 ( 100 )

© 慕砚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