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菲和贾老板的迷妹一只。

【TSN/SE】We Are Married! 08

特别短,希望大家别介意~

感谢百科全书橘子!!! @橘川 



Sean又买了一盒巧克力。

小巧的心形糖果整整齐齐地摆在纸盒里,散发着甜美的气息。

他拈起一块巧克力送到Eduardo嘴边,可巴西青年正专注于手上的书,没看见他殷勤的举动。Sean坏笑着将巧克力又向前送了送,直到它抵上Eduardo饱满的下唇,将柔软的唇肉稍稍压下去。

回过神来的Eduardo就着Sean的手小小地咬了一口,却没料到巧克力中藏着流动的液心,顺着外壳的缺口溢了出来,一直淌到Sean的手心里。

Eduardo舔去唇上残留的液体,舌尖尝到的辛辣味道让他意外的挑起眉毛:“酒心巧克力?”

Sean含糊地应了,他刚把剩下的半块巧克力扔进自己嘴里,此时正忙着清理手上的酒液。他似乎忘了不远处的桌子上就有一盒纸巾,也忘了卫生间距他们不过十几米距离,只是简单地把手凑到唇边,伸出舌头。

Eduardo低下头,目光重新回到书本上,可那些印刷工整的文字突然变得枯燥无味,他茫然地看着它们,口中还留有酒心巧克力的醇香。

耳边响起房门被打开的声音和细微的脚步声,也许Sean终于记起来还有不止一种体面的清理方法。他叹了口气,再次笼罩在心头的莫名情绪让他觉得有些呼吸困难。

他需要其他的东西转移注意力。

 

Sean回来的时候,惊讶地发现盒子里的糖果消失了三分之一,而Eduardo正一脸淡然地剥开粉红色的锡纸,将另一枚巧克力放进嘴里。

无奈地坐到Eduardo身边,Sean托着腮,饶有兴趣地打量Eduardo谋杀巧克力的场面。对方扫了他一眼,鼓起来的脸颊像是他们在公园里见到的小松鼠。

Sean忍不住伸手戳了一下,然后,又忍不住凑上前亲了一口。

Eduardo Saverin一直都这么可爱吗?

他用鼻尖蹭了蹭青年脸侧,那块柔软的皮肤散发着他越发熟悉的味道。他闻到了雪松和麝香——Eduardo向来偏爱这样沉稳又不张扬的香味,而在靠近他唇角的地方,Sean捕捉到了酒心巧克力的甜香。

“吃这么巧克力,当心会醉。”他贴在Eduardo耳边,或许是有心,声音低得像是在浪漫的法式餐厅里和女孩调情。

Eduardo抿了抿唇,再开口时连空气都染上了巧克力的甜腻,像是孩童最喜欢的糖果店,可掺杂在其中的酒香又屏退了所有的天真,引来一丝危险和暧昧:“我会在醉之前停下。”

Sean笑了笑,伸出手臂圈着Eduardo的腰,下巴支在对方肩膀,像一只巨大的无尾熊贴在青年身后。Eduardo象征性地挣扎了几下,没能挣脱,便由他抱着,继续看手上的书。

时间一点一点流逝,从被抱住开始,Eduardo没有翻过一页书。

疑惑之下,Sean稍稍退开,却看到Eduardo嫣红的脸颊和低垂的眼睛,就连他的身体也渐渐软了,倒向Sean的方向。

“真的醉了?”再次把人揽进怀里,Sean试探地捏了捏他的脸颊。真的会有人因为酒心巧克力而醉吗?

Eduardo闭着眼睛,想要躲避那只骚扰他的手一般扭过头,把整张脸埋在Sean的颈窝里,双臂也松松地勾住Sean的脖子。

这还是他第一次对Sean主动表现出亲近,看来确实是醉了。

哭笑不得的Sean只能认命地抱起他,将他搬回两人的卧室。

“就凭你这酒量,居然能安全地活到现在。”他一边碎碎念着一边小心地将Eduardo放在床上,整理好刚刚蹭乱的棕发,顺便又在唇边偷了个吻,起身时却发觉对方两条胳膊还牢牢圈在自己脖子上。

任凭他怎么呼唤,棕发青年都闭着眼,毫无反应。

无奈之下,Sean只能躺在Eduardo身边,没收拾的糖纸也好,没关的灯也好,统统忘掉。

考虑到眼前这天大的便宜不占白不占,况且对方醉了什么都不会记得,Sean干脆直接将Eduardo拉进自己怀里,身体紧贴着,双腿缠在一起。

“Eduardo Saverin是一只黏人的小醉猫……”

他轻咬了一口青年的耳朵,也闭上眼睛。

他怀里的人却在这时慢慢睁开双眼,借着客厅传来的光线凝视Sean的脸。

他喜欢Sean的怀抱和Sean的亲吻。

在醉酒之前,他会将酒心巧克力戒掉。


评论 ( 17 )
热度 ( 114 )

© 慕砚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