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菲和贾老板的迷妹一只。

【TSN/SE】We Are Married! 07

也许是被Sean收起利爪的样子与那一纸协议所迷惑,Eduardo竟然忘了Sean Parker是多么热衷于和他针锋相对,并且绝对不甘落于下风。

他反击的方式也很特别。

最开始只是在旁人面前搭在他腰间的一只手而已。没有过多接触,只轻轻扶在他的腰上,看起来倒是礼貌又绅士,凸显出两人的亲密却不过分张扬。Eduardo没放在心上,他知道这是一场作秀,何况那只手规规矩矩的,除了被碰触的那一块皮肤能感受到来自Sean的温度外,松松圈在他腰间的手臂几乎没有什么重量。

其实他也乐得看Sean伶牙俐齿地将别人说到哑口无言的样子,那确实很有趣。

只有一次Sean用的是行动,而不是语言让对方词穷。在这个浑身散发着油腻气息的中年男人对Sean以往火辣的女友们滔滔不绝且对两人的婚姻深表惋惜的时候,Sean突然收紧胳膊将棕发青年带进自己怀里,狠狠地在Eduardo唇角亲了一口。

“我的Edu宝贝儿有多好,你根本不知道。”他炫耀所谓“爱人”的样子像炫耀一颗举世无双的珍宝。

Eduardo立刻涨红了脸,嘴唇动了动却什么话都没说出口,索性自暴自弃地扭过头,把滚烫的脸颊埋在Sean的颈窝里——Sean惹出来的事情,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却不知这一幕碰巧被记者拍下来,作为两人婚姻和谐感情甜蜜的证据散播到了美国各个角落。

“这不能怪我。”

当天晚上,Sean规规矩矩地坐在沙发上,对面色不善的Eduardo辩解道:“你必须承认,那人就是一个猥琐又恐同的混蛋。我这么做总比一拳揍在他脸上要好。”

他努力睁大那双蓝色的眼睛,做出一副无辜可怜的模样——他的前女友们对此毫无抵抗力,希望在Eduardo这里也能有同样的效果。何况他也渐渐明白,适当的示弱甚至撒娇远比激怒Eduardo能取得更好效果,因为那个傻乎乎的Eduardo总是愿意用善意去衡量身边的人。

可惜最开始的Sean Parker不知道这一点。

面对他的狗狗眼,Eduardo妥协地叹了口气。

“我没有生气,只是——”他的声音很轻,话还没说完便断在中间,像一个悬而未决的宣判。Sean不由坐得更端正了些,这样的气氛让他莫名有点紧张。

“算了,我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Eduardo垂下眼睛,唇角微微上挑,看起来有些疲惫,也有些无所适从。

“我累了,先去睡了。”Eduardo站起身,手指轻轻碰了下Sean的脸颊,如羽毛拂过一般,刚好是白天他被亲吻的同样位置。Sean一怔,回过神来便想去捉他的手,可那手退得太过迅速,他扑了个空。

“晚安,Sean。”道过晚安后,巴西青年转身离开。待那比平时略显仓促的脚步声消失后,Sean抬起手,抚上被Eduardo碰触的地方。

他的心仿佛在那一瞬间裂出一个小小的缝隙,从中慢悠悠地探出一株嫩绿色的小芽。

 

然后是亲吻。

Eduardo对上次那个吻的不追究让Sean越发的胆大妄为,他收紧了圈在Eduardo腰上的手臂,将那具年轻柔韧的身体困在自己怀里,亲吻也渐渐多了,偶尔落在棕发青年的头发和额头上,在没有得到预期的反抗后,便更多地落在脸颊和唇边。

他们没有讨论过在旁人面前亲密接触的底线,只不过这些亲吻让两个人都很受用,便自然而然地保持下去。Sean一直是一个喜欢肢体接触的人,何况亲吻Eduardo的感觉好到出乎意料,而Eduardo对Sean的敌意逐渐消退,虚假婚姻又不可避免地将他们绑定在一起,他本能地想要从Sean的陪伴中汲取安全感。

Eduardo不清楚之前那场诉讼对他自己的影响有多大,他只知道一部分的他碎掉了,残骸散落在心里各个角落,再也无法拼凑完整,而从Sean那里得到的温暖和亲吻似乎可以修复断裂处血淋淋的伤口。

他不想细究那些亲吻的含义,只想学一学把头埋在沙里的鸵鸟,龟缩在虚假的亲密之后。而这样逃避的结果就是他和Sean都习惯了那些亲吻,无论是在需要刻意伪装的场合,还是在两人独处的时候。

甚至是在Facebook的股东大会上。

Sean第一次当着他们的面吻上Eduardo的脸颊时惊掉了一群人的下巴。在诡异的沉默中,Dustin蹭地站了起来,大声吼道:“放开Wardo,有什么冲着我来!”

在这一团糟的状况下,Chris揉着眉心,不得已宣布暂停会议并请其他人先行离开。

Sean搂着满脸通红的Eduardo,瞄了眼愤怒到快要自燃的红发青年,嫌弃地翻了个白眼:“对着你,我下不了口。”

Dustin噎住了。

Chris无奈地把气到颤抖的Dustin拉到一边。Mark冷冷地扫了Sean和Eduardo一眼。

位于风暴中心的Sean浑然不觉,他贴着Eduardo,仍然用腻死人的甜蜜声调问道:“我要去买杯咖啡,Edu宝贝儿你要什么?”

Edu宝贝儿……在Chris的安抚下才回了十分之一血量的Dustin再次阵亡。

“一杯拿铁,低咖——”

Sean理所当然地接话:“低咖啡因,不要奶泡。你的喜好我记得很清楚,宝贝儿。”

Sean离开后,脸上还泛着红的Eduardo成了众人目光中心点。Chris看了眼默不作声的Mark和瘫在椅子上装死的Dustin,率先打破沉默:“Wardo,我们可以谈谈吗?”

 

奇怪的是,作为提出要谈一谈的那个人,Chris反而不知道在单独面对Eduardo时该说什么。

棕发青年双腿交叠坐在他面前,面上挂着礼貌的笑容,安静地等他开口。

他突然意识到眼前这个人并不是大学时经常拎着食物到他们宿舍串门的Wardo,在那一系列事情发生后,在他对Eduardo提出和Sean保持婚姻的要求后,Chris已经失去了作为好友与Eduardo交流的立场。

“我之前也帮你带过咖啡,但我从来不知道你具体的喜好。”沉默了几分钟后,他终于开了口。

Eduardo毫不在意地笑了笑:“我只是觉得不应该在接受别人帮助时提太多要求。”

“Sean知道。”不仅知道,而且熟记于心。

Eduardo睁大眼睛,似乎也刚意识到这一点。他困惑地偏着头,细细思考了一会儿,才回答说:“他不一样。他一开始见到的就是我最糟糕、最狼狈的时候,面对他,不管我想说什么还是想做什么都没有那么多顾虑。”

所以他可以在Sean面前毫不掩饰自己的情绪,可以对Sean提各种任性的要求,可以嫌弃他晚餐放盐多了,或是因为他睡姿不好把他踹下床。

Mark等人或许曾是他最好的朋友,可他们对EduardoSaverin这个人的了解完全比不上Sean。

感受到莫名挫败的Chris勉强笑了笑,还是决定把话说出口:“你们现在的一切都是假的,你……别陷进去。”

“多谢提醒,我很清楚我们现在只是相互利用的关系。”Eduardo从容地站起来,“Sean应该已经把我的咖啡带回来了。”

 

Eduardo走向Sean。

他喜欢Sean的体温和Sean的亲吻。

接过Sean手中的咖啡,接受另一个落在脸颊上的吻。

是真是假有什么关系。

 


评论 ( 18 )
热度 ( 138 )

© 慕砚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