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菲和贾老板的迷妹一只。

【TSN/SE】We Are Married! 06

前文:


01   02   03   04   05  


在Sean家里的第一晚,Eduardo睡在沙发上。Sean曾极力邀请他共同睡床,但想了想卧室里那张不知道被多少人滚过的床,Eduardo果断拒绝。

第二天,Sean和他几乎所有的家具告了别,他无奈地目送运输家具的卡车远去,再侧过头看一眼身旁高挑的巴西青年:“现在你满意了?”

在一天内挑好了所有家具,此时正忙着指挥搬运工人将新家具安置在房间里的Eduardo耸耸肩:“还算满意。”

Sean拖着装满了衣物和杂物的行李箱,站在焕然一新的卧室门口,突然产生了一种寄人篱下的凄凉感。

这怎么能行。他暗自咬牙。这可是他的公寓。于是他义正辞严地和Eduardo争论一番,为自己保留了一间书房。

他可是Sean Parker,Sean Parker工作时需要安静的环境。

虽然他自己都不相信这一点。

“书房归你,卧室归我?”巴西青年在他争取成功暗自得意的时候问道,纯良的棕色眼睛对着他眨了眨,一脸无害的表情。

Sean顿时警觉,隐约觉得他犯了一个错误。细想之下,他完全不了解Eduardo Saverin是怎样一个人。聪明(他必须承认这一点),重感情(太过天真了),冲动(偶尔显得愚蠢),以及……性感。

他的视线停留在对方的腰上,被合身的衬衫收束出的那条线随着青年的动作不停变幻扭动,勾勒出细瘦却柔韧的腰肢。Sean着迷地看着那些线条,几乎忘了他正处于一场相当不利于他的讨价还价中。

“这是我家。”他艰难地扯回视线,强调说。

“亲爱的,这是我们家。”Eduardo勾起嘴角,语气轻松,“卧室和书房,二选一。否则我就给八卦小报寄匿名信说你婚内劈腿,你猜那些万能的八卦记者们能不能找到证据?”

Sean委屈,Sean不服,可是Sean只能认栽。所幸Eduardo还没有成长为万恶的资本家,他的心尚且柔软,所以只要了Sean家里一半的所有权,以及,Eduardo放弃了厨房,作为交换,他拥有整个书房。

也就是说,Sean不仅丢了书房,还要承担做饭的工作。

他收回刚才的话,Eduardo Saverin绝对是一个合格的资本剥削者。

Sean咬牙在所谓的同居协议上签了字。

“你肯定不会这样对Mark。”他愤愤不平。

“当然。”Eduardo满意地接过协议,端详了一会儿Sean潇洒的签名,“我会把他踢到门外去,最多扔给他一床被子。”

这句话居然让他开心了一点。

“晚上我想吃海鲜烩饭。”巴西青年又抛给他一个灿烂的笑容,没等Sean回答便离开客厅。

他走回卧室,掩上门,扑倒在柔软的被子上,半边脸埋在松软的枕头里。Eduardo闭着眼睛,耳边仍能隐约听到Sean在客厅低声咒骂的声音。

那份可笑的协议还攥在他手里,是他用荒唐又任性的方式争取来的权利。

他突然将那张纸揉成一团,狠狠扔在地上。

不会比现在更糟了。Eduardo深呼吸几次后安慰自己。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然后他慢慢地起身,下床,蹲在地上将纸团捡起来,重新展开。

至少他还能欺负一下Sean Parker不是吗?

裤子口袋里有个圆圆的东西硌到了他,Eduardo一怔,从里面摸出一颗水果糖。是和Chris交谈时偷偷塞给他的那一颗。他几次换洗衣物,居然没有把糖丢掉。

剥开金色的糖纸,青年将糖放进口中。

他皱起眉。

太酸了。

 

就这样,次卧改装成书房,Eduardo和Sean开始分享一张床。Sean被迫抛弃了裸睡的习惯,而Eduardo只能对着他睡衣上的Q版蜘蛛侠翻白眼。

那份协议被放在床头柜的抽屉里,只有在Sean撩拨Eduardo过了头时才会被拿出来扔到Sean的脸上。

Sean注意到了纸上的折痕,但他什么都没说,依旧嬉皮笑脸地逗猫一样逗着棕发青年玩,再在青年扔出协议时故意做出一副“你这么凶我好害怕”的模样。

家里的糖果储备达到历史巅峰。Sean在买过市面上几乎所有口味的糖之后终于确定,Eduardo最喜欢的是巧克力。

甜美浓郁。他剥掉巧克力的包装,盯着Eduardo的侧脸看了一会儿,直到美味的糖果在他指间逐渐融化,汁液渗入掌纹里。他无声无息地靠近正坐在阳台上看书的青年,一步步走近,近到那头柔软的棕发蹭到他的胸口。

不知不觉中被他困在一方角落的Eduardo抬起头,还没来得及有所反应便被抽走了手里的书,有些融掉的巧克力塞进他微张的唇间,连带着抗议一起被封在他口中。

Sean舔了舔指尖残留的巧克力,意犹未尽地说:“很甜,对不对?”说完顺便把手里的书甩到一边,揉乱了Eduardo的头发。

如果可以,他还想戳一戳Eduardo因为巧克力而圆鼓鼓的脸颊。可惜对方没有给他这个机会,费力地把巧克力吞下去后便张牙舞爪地扑过来报仇。

对了,还有这个。Sean一边接住Eduardo的身体一边想到。他喜欢Eduardo面对他时随意又任性的模样。

两人像玩耍的猫咪一样胡乱打斗了一番,实质伤害几乎为零,但毕竟费了不少力气,最后便躺在地板上相互靠着,平复紊乱的呼吸。

这样透过窗户看上去,天空简直蓝到不可思议,云也是软绵绵的有实体一般,安稳闲适地晃在湛蓝色中,慢慢地,慢慢地,从视线所及的那一方天空飘走了。

书本被遗忘在房间角落里。

Sean试着揽住Eduardo的肩膀,意料之外地没有遭到反抗,青年反而顺着他的动作向他的肩头靠近了些,闭上眼睛,没多久就有了睡意。

在Eduardo的记忆里,他很少与人这样亲密,这感觉……并不坏。

 

tbc



评论 ( 15 )
热度 ( 150 )

© 慕砚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