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菲和贾老板的迷妹一只。

[TSN/SE]Until the End of Time (下)

我匆匆翻了翻他的档案,在其中某页找到了这个名字:Sean Parker。

 

在伴侣两个字后面。

 

能成为他的伴侣,能让他的眼中出现这样的神采,对方应该是个很优秀的人。

 

——“介意多谈谈Sean吗?”

 

 “至少这个话题比起其他的要轻松多了。”他沉思了一会儿,似乎在思考要说什么。“Sean Parker,他是个自以为是的狡猾的没有一点羞耻心的骗子。”

 

Saverin先生对我绽开一个笑脸:“没错,这就是我对他的第一印象。”

 

“他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是:‘长得不错,可惜是个男的’。”他的笑容多了点咬牙切齿,但眼睛里仍闪着光,“然后以救了我为由,半威胁半哄骗地拿走了所有的食物。”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那么难看的吃相。他吃得很急,中途噎住好几次,之后我才知道,他已经四五天没吃过东西了。不过他最后留了一些巧克力和饼干给我,算是稍微挽救了一下他在我心中快跌到负值的好感度。”

 

——“只是稍微挽救?”

 

他沉默了十几秒才再次开口道:“其实不只是稍微,那些食物虽然不多,在当时却能维持一个人好几天的生命。我没有吃,因为他看起来一点都不像吃饱的样子……”

 

——“他一个人吗?没有人和他一起?”

 

青年脸上的笑意越发明显了:“他当时的确是一个人,之后也和我解释过原因,该怎么说呢——”他像是要掩盖住脸上促狭的神色一般摸了摸鼻梁,“严谨一点的说法是,他和曾经的队伍里的某位女性发展出超出正常男女界限的关系,而这位女性刚好同时和那支队伍的领导者有同样的关系。”

 

那不就是……

 

“没错,所以他被揍了一顿丢出队伍了。所以我想你现在多少能理解我对他的坏印象从何而来。”他终于放弃掩饰自己的表情,开怀地笑了起来。他笑的时候暖棕色的眼睛会眯起来,有些细微的笑纹出现在眼尾。

 

从提到Sean Parker开始,他不再刻意地去追寻窗外的阳光了。

 

“但是有什么关系呢?就算Sean是个讨厌的人,我还有Mark他们,即使Sean加入我们的队伍,我只要离他远一点就好——当然,也要提醒队伍里的女孩们离他远一点。我那时是这么想的。”

 

他无意识地坐直身体,闭上眼睛,轻轻吐出一口气,眉头皱起。

 

事情大概没有他预想的顺利。

 

“Mark他们离开了。当我带着Sean走到据点的时候,那里什么都没有。我猜是因为我们在外面耽搁了太久,Mark他们又出了意外状况,所以没能等我们回来。”

 

他说这些话的时候语气轻松地有些反常,但他的手再次扣在座椅扶手上,用力握紧。我能理解他的心情,他努力给那个名叫Mark的人找到了完美的离开的理由,可他毕竟被抛下了。

 

没有人能彻底释怀。

 

——“你恨Mark吗?”

 

“为什么要恨他?”

 

——“他放弃你了。”

 

“他可以为了多数人的生命牺牲少数,这原本就是我们选他为领导者的原因。只是当被抛弃的人成了自己,我还是……”他对我露出一丝苦笑。

 

——“你说过在大学里你等过他很多次,可他并没有等你,不觉得愤怒吗?”

 

“你不用这样引导我的思路,我的感情我自己清楚。”他自嘲地说道,“我怎么可能不愤怒,可我有什么资格愤怒?他并非故意丢下我,只是做了我们希望他做的事,而我,只不过恰好运气不好,成了被舍弃的人,这不是他的错。”

 

“总之,不管是否愿意,我的生活算是彻底和Sean Parker绑定在一起了,两个人活下去的概率总比一个人要高。”青年耸耸肩,他脸上的阴霾渐渐散了,恢复了年轻人特有的生机和活力,如果不是手中的档案和他的叙述,恐怕没有人会将他和从残忍末日中的生存者联系在一起。

 

“一切重新开始。Sean和我努力寻找生存的物资,偶尔遇上和我们一样挣扎着活下去的人,给予帮助,被帮助,他们有的留下来,有的离开,不知为什么,大家都把Sean当做新的领导者,我猜那是因为他口甜舌滑,故作体贴的样子蒙蔽了所有人。”

 

听他讲述了这么多,我知道他会在提起Sean的时候开一些无伤大雅的小小玩笑。他对待其他人总是宽容温柔,只有Sean Parker是个例外。

 

——“你确定不是因为他相貌英俊讨人喜欢?”我也顺着他的话开了个玩笑。

 

Saverin先生一怔,然后笑道:“那大概也是原因之一。其实他和Mark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深色卷发,蓝色眼睛,连性格里的自以为是和一意孤行都那么相似,可他们……他们也完全不同。”

 

——“哪里不同?”

 

青年仿佛没有听到我的问题,自顾自地讲下去:“我们曾经在树林里看见一头成年的鹿,它并不怕人类,即使感受到我们靠近也只是停下吃草的动作,抬起头,好奇地看着我们。那天的天气并不好,没有阳光,天空中布满了乌云,而我们一行人饿着肚子,伤痕累累,在和这个世界中最美丽、最无害的生物对视,这简直是一个奇迹。那一刻,没有人发出任何声音——直到Sean对它开枪。”

 

“奇迹在枪响的那一瞬间消失了,不,在Sean抬起胳膊的时候,奇迹就已经消失了。我们每一个人都看到他的动作,都知道他要做什么,可是没有人站出来阻止,因为奇迹拯救不了我们,食物才可以。换了任何一个人,都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但是Sean在开枪前,用另一只手捂住了我的眼睛。”

 

他仰起头,右手盖在自己的眼睛上。这的确是一段残忍的回忆,可其中也确实有值得珍藏的部分,能让这个如今习惯将情绪藏起来的青年在悲伤中稍微勾一勾嘴角。

 

这就是Sean和Mark不同的地方。

 

我不再发问,安安静静地等待着他继续说下去。

 

“我也不知道最后为什么和Sean纠缠在一起,他对遇见的每一位女性奉上甜言蜜语,她们简直爱死他了——而我,呆板无趣,和他说不到三句话就想掐死他。”

 

从感情深度上来看,这两者倒是没什么区别。

 

“直到有一天,Sean再次将我从那些东西的包围中救出来。他看上去快要气疯了,将我一拳打倒在地上,骑在我身上说如果再出现这种情况,他一定不会管我,就让我被啃个干净,但他很快改口说,不如他自己来把我解决掉,免得一直为我担惊受怕……他甚至把枪拿出来对准我的头。”

 

“我那时也疯了,否则蹿到脑袋里的第一个想法不会是按着他的脖子,将他的头压下来吻他。那种感觉很好,疼痛,激情,和另一个人相互渴求,让我觉得自己还活着。”

 

他扭头看了一眼门口的方向,突然露出笑容:“恐怕今天要到此为止了,女士,我的男朋友来接我回家了。”

 

倚着门框的男人扬起手对我打了个招呼。不得不说,Sean Parker确实有一副好皮相。

 

我轻声叫住Saverin先生,在他困惑的目光中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你真的爱他吗?”

 

“这重要吗?”他站起身,抚平西装上的褶皱,“我只知道,离开了Sean,我无法活下去。”


fin.


期中考试又要来了!!!大家四月再见!!!

评论 ( 9 )
热度 ( 118 )

© 慕砚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