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菲和贾老板的迷妹一只。

[TSN/SE]One Thousand and One Nights (1)

大家久等啦!太久没码字,开个新坑复健

从百老汇回来到现在,满脑子都是歌剧魅影的旋律...

顺便给大家推荐B站上歌剧魅影25周年纪念版!还是更喜欢拉面的饭桶~

复健也许都是短更,求别嫌弃...


前夜

 

他的心里有一团火在烧。

 

Eduardo甩甩头,试着将注意力重新投入到Sean和Mark的对话中。夜店里灯光昏暗,衬得那两个人的表情暧昧不清。

 

那团火开始蔓延,热度从每一根血管传递出去,他仿佛整个人浸在一池温水中,水温逐渐升高,Eduardo直觉不妙,可他的四肢沉重到无法抬起,待到那池水温度攀至沸腾,他连说话的力气也失去了,瘫坐在椅子上,只能虚弱地喘息。

 

“Eduardo?”

 

不知道是谁在喊他的名字,他迷茫地睁着眼睛,视线里却只有一团模糊的光影,一点点漂亮的蓝色嵌在其中,让他想起晴天时的海,让他想伸手去触碰。

 

Sean握住Eduardo伸出的手,他俯身看着那双失了焦的眼睛,又叫了一声对方的名字:“Eduardo,你还好吗?”

 

没有任何回应。Sean皱起眉,扫了一眼桌上的酒杯,扭头对坐在一旁的Mark说道:“他不太对劲。”

 

Mark也皱起眉,他能看出Eduardo和以往不同,但他不知道该如何做,仍抿着唇,拘谨地坐在原处,右手手指有些神经质地像敲击键盘一样敲击着桌面。Sean知道他正在努力找回他的心理舒适区。

 

靠他还不如靠自己。Sean默默翻了个白眼,轻轻拍了拍Eduardo的脸颊,问了一个自己都觉得非常愚蠢的问题:“你知道我是谁吗?”

 

他得到的唯一回应是棕发青年伸出的另一只手,而这一次,Sean没有阻拦。

 

青年的指尖很柔软,怯怯地落在他的脸颊上,然后慢慢挪向他的眼角。

 

眼睛是何等脆弱的部位,而Eduardo又似乎出于一种神志不清的状态,可Sean凭着一股古怪的直觉,认定了对方不会带给他任何伤害。他能感受到那些温暖得有些过分的手指一点一点描摹过眼睛的轮廓,最后稍稍抬起,轻轻碰了碰他的睫毛。

 

除去周围五彩斑斓的灯光,那双暖棕色的眼睛里只有他一个人。那样的眼神太过纯善了,可在Sean看来,这几乎是赤裸裸的勾引。

 

被他握住的那只手蜷起,小指无意蹭过他的掌心,很痒。

 

Sean像被烫到一样甩开Eduardo的手。他没理会Mark投来的困惑眼神,抓起自己的杯子将剩余的酒灌进喉咙,甜美辛辣的味道使他终于回过神来,同时也注意到Eduardo迷茫的视线一直黏在他的脸上。

 

重新得到Sean的注意力的Eduardo显而易见地开心起来,他的嘴角上扬,眼睛弯起,露出一个最简单无害的笑容,随后便挣扎着,拖着他无力的身体向Sean的方向靠过去。

 

他似乎在耳边说了什么,或许是叫Sean的名字,或许只是毫无意义的呢喃,Sean没听清,只顾着伸手接住那具扑在他身上的滚烫的身体。

 

他实在太烫了,把人揽进怀里之后,Sean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就连刚才抚摸他眼睛的那些手指,温度也明显高于常人。如今他虚软地靠在Sean的胸口,整个人都像要融化一般。

 

坐在两人对面的Mark睁大眼睛,他几乎认不出这个紧紧攀附着另一个男人的青年是他的好友,那个包容却骄傲的Eduardo。

 

即使心中怀疑Eduardo找错了投怀送抱的对象,Sean还是忍不住顺着那段诱人的腰线摸了上去。

 

应该有人告诉他的,Sean一边克制住把青年衬衫扯开的冲动一边漫不经心地想。不要穿这样合身的西装到夜店里,也不要出于礼貌对着每一个前来搭讪的人露出微笑,他看见至少半打人的视线牢牢黏在青年的屁股上。

 

不过现在人在他的怀里。Sean的手贴在Eduardo后腰的位置,没有进一步的试探,在一个神志不清的人面前,他有自己的底线。

 

Eduardo跨坐在Sean的大腿上,和另一具躯体紧密相贴让他觉得那团燃烧的火安静了许多,他蹭了蹭对方清理得非常干净的下巴,抬起头,想要继续寻找那片诱他深陷的蓝色。

 

他看到了。

 

也吻到了。

 

那一瞬间,烈火熄灭,余烬中透出一缕金色的光。

 

满足地叹息一声,他重新将脸埋进Sean的颈窝里。

 

“带我走,Sean。”Eduardo听见自己这样说。

 

tbc.

评论 ( 12 )
热度 ( 144 )

© 慕砚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