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菲和贾老板的迷妹一只。

【TSN/SE】微型小甜饼第二发

大家新年快乐!

新的一年也要继续爱Sean和花朵!

--------------------------------

当柔和的手机铃声在餐厅响起时,正在试图用眼神杀死对方的Eduardo轻咳一声,说了声抱歉,起身走到别处接电话。Sean盯着他的背影,因为对方骤然柔和的神色惊讶不已。

 

那首歌……他习惯性地摸着下巴,脸上露出高深莫测的表情。

 

“抱歉,社团的事情。”Eduardo回到他们身边,继续凶巴巴地盯着Sean,可迎上他眼神的却是一个大大的微笑,从眯起的蓝色眼睛到上挑的嘴角,这个性情大变的Sean让Eduardo不知所措。

 

家教良好的巴西青年没有办法单方面地维持对一个人的敌意,一头雾水的他面对那个灿烂的笑容,犹豫地、试探地、莫名其妙地回了一个小小的微笑。

 

全程保持一张扑克脸的卷毛来回扫视他们两个,手伸到桌下,偷偷给Dustin发了条短信:他们看上去挺喜欢对方的。

 

 

直到回到家里,Sean的脸上仍旧保持着那个微笑。旁人或许无法看出来,但了解他的人一眼就能辨别:这家伙八成又发现什么有趣的事了。

 

他熟练地打开电脑,登陆网页,几百条粉丝留言热切地表达着对他的喜爱,他将这些粉丝的头像逐一浏览下来,并没有发现谁有可能是他所期待的那一个,毕竟从来没有规定他们必须用真人照片做头像。

 

没关系。他无所谓地关掉留言,转而打开所有的粉丝列表。从几千人中筛选出一个人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他会把他找出来的。

 

他回想Eduardo设定为手机铃声的那首歌——Five Hundred Miles。所以他喜欢舒缓轻柔的音乐?这是他很久之前翻唱的歌了,或许最近应该来个直播什么的。

 

没错,除了知名的黑客,Sean Parker还有第二个身份——业余歌手。不过他只是匿名将自己无聊时翻唱的歌放到网上,知名度虽不算高,但粉丝个个都是真爱。

 

别这么大惊小怪,他可是参与创造Napster的人,他热爱音乐。

 

“大家晚上好。”他敲击键盘,那抹笑意仍挂在脸上,“今天我认识了一个来自其他国家的朋友,他久居美国,但我看得出,他仍旧思念自己的家乡。你们现在是不是也在一个陌生的国家?是不是也会在不经意间回忆起过去的一切?如果你们愿意分享,我就在这里倾听你们的故事。”

 

一番抒情又文艺的话说得Sean自己都快要掉下鸡皮疙瘩,发布新消息之后,他拿出吉他,随手拨了几个音节。

 

这大概是最不像他的一首歌了。

 

他对着麦克风开口,声音温柔又深情:

 

If you miss the train I'm on,
You will know that I am gone.
You can hear the whistle blow
A hundred miles…

 

第二天他登陆网站时,给他的留言数创了新高。Sean难免得意一番,赞叹自己的才华。好在他没忘了要做的事,并且确实在其中发现了几条可能来自于Eduardo的评论。

 

几天后,他又发布了一条新信息:我现在在马萨诸塞州剑桥市,附近有什么好玩的地方吗?

 

某个熟悉的ID再次出现在评论里。

 

如此重复几次后,Sean基本确定了Eduardo究竟是那一个。他给自己的机智点了个赞,谁能想到这个顶着加菲猫头像的人会是那个傲娇骄傲的富家小公子呢?

 

确认目标之后,Sean开始努力撩披着粉丝皮的Eduardo。他想知道,被刷满好感度的Eduardo如果知道他喜欢的歌手是Sean Parker,会作何反应。

 

想象中被气到快要爆炸的Eduardo太过好笑,使Sean就算在现实中面对Eduardo都难以抑制住笑容。

 

Sean频频露出的真诚灿烂的笑容让Eduardo背后发冷,他拉拉Mark的袖子,小声问道:“他一直都这么笑吗?”

 

卷毛面无表情地回答:“他好像只对你这么笑。”

 

然后偷偷给Dustin发短信:“他们绝对有一腿。”

 

 

又过了一段时间,撩Eduardo撩成了习惯的Sean脱口而出的那句“宝贝儿”吓坏了巴西青年,也吓坏了他自己。

 

但是Eduardo脸红的样子真好看。

 

这样也不坏。

 

两个月后,伴着精致的烛光晚饭,坐在他对面的Eduard红着脸,接受了他的告白。

 

同一天晚上,Sean看到来自加菲猫头像的信息:可能是我会错了意,但还是想和你说一声,我已经有男朋友了,而且我很爱他。

 

业余歌手Sean失恋了,可是他Sean Parker却得到了世界最珍贵的宝物。

 

“我也爱你,Edu宝贝儿。”

 

Sean按下手机的发送键。

 

 


评论 ( 14 )
热度 ( 152 )

© 慕砚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