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菲和贾老板的迷妹一只。

【TSN/SE】We Are Married! 04

这次的更新一定要 @橘川 !感谢橘子为我从晚开到早的车!

爱你么么哒(づ ̄3 ̄)づ╭❤~



04

 

在面色不善的Chris面前,Eduardo像做错了事的小孩子般低着头,坐在他左侧的Sean反而翘着腿,还是一副不正经的轻佻模样。他们接到Chris的电话后直接退了酒店的房间,匆忙订了机票赶回来,出了机场后直接被Chris派过去的人接到公司里。Eduardo现在还有点懵,只不过出去散心而已,他怎么就……就被那么多人一厢情愿地认为和Sean绑定在一起了呢?

“我们已经……”他咬咬牙,实在不想将那两个字说出口,“离婚了。”

Chris叹了口气:“现在最重要的不是事实,Wardo,是如何这次的热议中保全Facebook。你知道,你和Mark的诉讼之后,公司一直饱受争议,这一次——”他摇摇头,“这一次如果不能妥善处理,恐怕公司的声誉连同股价一起都会受到影响。”

“可是——”Eduardo抗议道。

Chris打断了他,将办公桌上的电脑屏幕转向两人:“看看吧,你们无法想象舆论能发酵到什么地步。”

——在赌城围观过很多次婚礼,这次的是我见过的最有爱的一对!

文字下配了照片,虽然有些模糊,但是熟悉Eduardo和Sean的人仍然能一眼认出他们。两个人的身影揉在一起密不可分,似乎沉浸于亲吻里而遗忘了外界的一切。在Sean按住自己后颈的那只手上,Eduardo眼尖地看到了他的家族戒指。

Sean摸着下巴若有所思:所以他们接吻不止一次?

评论中很快有人发现了他们的身份,于是这条状态被疯狂转发,无数在拉斯维加斯和他们有过一面之缘的人都站出来证明他们两个是多么甜蜜的一对。

——我在赌场看到过蓝眼睛向棕眼睛索要幸运之吻!虽然棕眼睛最后没有给他,但是他的表情真的羞涩可爱极了!

Eduardo脸色一黑,他不觉得自己当时的脸上会出现“羞涩”“可爱”这样的表情。

——我刚好在飞机上坐在他们旁边一排,两个人一路上都甜蜜地依偎着,密不可分,害我降落后向不合格的男朋友抱怨了好久。

那是被迫!被迫!!!Eduardo内心在咆哮。

——原来是他们!我还帮他们升级了酒店的蜜月套房呢!附上照片,欢迎大家来赌城玩~

配图赫然是一个摆满了玫瑰散发着浪漫气息的豪华房间,连那张巨大无比的双人床上都洒满了艳红的花瓣,很是让人浮想联翩。

他人眼中的事实显而易见,偏偏他拉着Sean办理离婚手续时是上午,错过了拉斯维加斯最热闹的时间,竟然没有一个人站出来指明这两个人其实已经离婚。

Chris一直在神经质地用指节敲击桌面,这是他曾经的习惯,心情烦躁时便会这样,眼下严峻的状况将他这一戒掉多年的习惯生生逼了出来。

“你们两个究竟怎么回事?”他忍不住问道。Chris猜到这是一场误会,他清楚这两人之间发生的一切,但误会竟然能发展到这种程度,他觉得有必要深入了解一下,以免未来再生事端。

“我们——”巴西青年先开了口,可坐在一旁许久没出声的Sean抢着说:“是他先亲的我!”

冷静。Eduardo告诫自己,现在打死Sean一点好处都没有。他不得不闭上眼睛做了个深呼吸才克制住将拳头向Sean的脸招呼过去的冲动。

Chris诧异地看向他,似乎想说什么,但几经犹豫还是没说出口。Eduardo从未像此刻这样感激对方的体贴。

敲击桌面的声音停了,Chris安抚般轻声说道:“不管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我只希望你们能帮Facebook渡过这次的难关。”

坐在他对面的两个人都沉默了。如果就这样公布他们意外结婚然后立刻离婚的消息,无论是他们还是Facebook,都将沦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而他们也都明白,Chris这番话无意是希望他们能将离婚的事实隐瞒下去,只是——Eduardo闭紧双眼,多希望能就此将自己和这个世界隔离开——这样对他公平吗?

他已经因为Facebook失去了很多,为什么还要因为一个误会而付出更多?

“Wardo,”Chris望向他的眼睛,“这个公司也是在你的帮助下成立起来的,就算是看在过去……”

Chris就是Chris,他没有提Eduardo所持有的股份,却提起了他们的曾经。

巴西青年注视着那双柔和的眼睛,惊觉他们之间竟已隔了那么远。

“好。”他用干涩的声音回答。

Sean摊手,表示对这一安排毫无意见。他所持的股份也不少,自然以利益为先。

“不需要太久,”Eduardo从Chris的声音中听到了一丝愧疚和怜悯,“人们的注意力很快会被其他事物吸引,等他们忘记这件事,你们就自由了。”

要多久呢?他垂着头,心里一团乱。三个月?一年?还是更长时间?

他的拳头握了太久,从祖父那里得来的家族戒指冷硬的边缘硌痛了他的掌心。

他的家……是不是离他更远了?

一只手悄悄伸过来,温柔地包裹住他的拳头。Eduardo知道手的主人是谁,瞪眼看过去,却只见到那人仍是平日里那番散漫神情,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

Chris正一脸严肃地敲打键盘,宽大的办公桌完美地遮掩了Sean的小动作,他什么都没发现。

Eduardo挣脱未果,只能顺着对方的力道松开拳头,在那只手收回之前,他察觉到隐隐作痛的掌心中多了什么东西。

他悄悄低头看了一眼。

是一颗水果糖。

 

tbc.


其实在赌城酒后结婚和第二天离婚都是不可以的╮( ̄▽ ̄"")╭


评论 ( 17 )
热度 ( 151 )

© 慕砚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