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菲和贾老板的迷妹一只。

【TSN/SE】We Are Married! 03

03

 

迷茫地半睁着眼睛,盯着上方层层叠叠的床幔看了许久,Eduardo才逐渐找回意识。他的头很疼,大概是昨晚和Sean喝了太多酒的缘故。

他沉默地推开搭在自己腰上的胳膊。

和Sean Parker睡在一张床上应该也是这个原因。

Sean还没醒,却在睡梦中皱起眉,朝他的方向稍微挪过来一点点,手也伸向他,想把人搂回去。

“啪”的一声,巴西青年面无表情地打掉半空中那只爪子,翻身下床。Sean委屈地哼唧一声,摸索着将Eduardo这边的枕头捞到怀里,继续睡。

这么讨人厌的人,睡着的样子却乖巧的很。Eduardo盯着他的睡脸看了几秒,突然反应过来自己在做什么,连忙转移视线。

……周围看起来好像不太对。

Eduardo甩甩头,试图把残余的醉意从大脑里甩出去。

他们之前定的房间有这么大吗?那些玫瑰花是怎么回事?这个房间看上去简直像电影里经典的蜜月套房。Eduardo下意识地抚摸右手上的戒指,这是他长期以来养成的小习惯。

触感不对。

他举起右手,那枚家族戒指曾经占据的位置上变成了一只镶碎钻的白金戒圈。

不不不——一阵巨大的恐慌向他袭来。他不能把戒指丢了,那枚戒指是他……是他仅有的了。

顾不上宿醉后的头痛,Eduardo疯狂地在房间里翻找起来。

 

Sean被他掀翻到地上的时候终于清醒了。他保持着懵逼的表情在地毯上躺了一分钟,意识到这不是地震也不是任何天灾只是单纯的人祸之后,揉着撞疼的头站了起来。有那么一瞬间,他还期望着能看到一个天使相貌魔鬼身材的火辣床伴。

然后他看到衣衫不整的棕发青年表情狰狞,似乎恨不得把他们的床分尸成千万片。

求生的本能让Sean紧张地吞咽一下,蹑手蹑脚溜向门口——虽然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作为Eduardo单方面认定的死敌,他留在这里肯定没好事。

“Sean,”Eduardo站在一片狼藉的床边,低着头,轻轻叫了他的名字。他的声调让Sean想起邻居家丢了心爱的泰迪熊还强撑着不哭的小女孩。“我找不到我的戒指了,你可以……可以帮帮我吗?”

Eduardo抬头向他看过来,那双漂亮的琥珀一样的眼睛里满是血丝,眼眶泛着红,只要轻轻一眨,里面储存的透明液体就能汹涌而下,可他偏偏还努力控制住自己,泪水蓄在他的眼角将落未落,却不知道这幅样子比哭出来还让人觉得心疼。

Sean想也不想地说了声“好”。

他一边翻找桌椅下方一边听Eduardo描述那枚戒指的样子:“很大,是金色的,刻着Saverin家族的纹饰……”

他的动作停了。

很大,金色,家族纹饰……Sean瞪着自己的左手,确切说,是左手无名指。

Eduardo的戒指找到了。

 

“那个……”Sean磨磨蹭蹭地开口,第一次觉得自己语言表达能力是负数,“你的手上是不是多了另外一枚戒指?白金的,镶了几颗碎钻。”

Eduardo停下手上翻找的动作看向Sean,眼睛危险地眯起:“你怎么知道?”

Sean瞄了眼大门和位于他与大门之间的Eduardo,略作权衡,蹿到了窗户下:“那是我的戒指,而我刚发现,你的戒指套在我的手指上……”

Eduardo慢慢地站起来,他的举止素来有一种良好出身特有的优雅,但是此时在Sean的眼中,他看到更多的是杀意。

“你在暗示什么?”Eduardo阴沉着脸,一步步向窗边的Sean走来。

Sean没办法,索性把左手伸到窗户外,以Eduardo看重的戒指作为人质:“你别乱动,我现在怕得要命,一个手抖可能就不小心让戒指掉下去。”

Eduardo果然停了。

“我没有暗示什么,”Sean硬着头皮继续说,他们迟早要面对这个问题,“交换的戒指,蜜月套房,拉斯维加斯……别告诉我你这个哈佛高材生什么都没想到。”

两个人的声音同时响起。

“你给我闭——”

“我们可能结婚了。”

“我们可能结婚了。”Sean深吸一口气,重复道。

Eduardo不顾他手上的“人质”,黑着脸向他走来,颇有要和他同归于尽的架势。

危急时刻,Sean想起了什么,大喊一声:“是你先亲的我!”

伴随着他的提示,Eduardo也隐约记起,好像真的是他先动的嘴。

骤然变成理亏的一方,巴西青年捏紧了拳头,眼中冒火。

保住一条小命的Sean趁机逃窜到房间里离Eduardo最远的角落。

 

他们最后在床底找到了结婚证明,更讽刺的是掉在结婚证明附近的一张拍立得照片,照片上的两人捧着证明注视着彼此,笑得像两个傻瓜。

他怎么可能会在Sean Parker身边露出这样的笑容?Eduardo抚摸重新套回到手指上的家族戒指,漫不经心地想。

Sean只会让他的人生变成笑话。之前的诉讼也是,这次醉酒后的结婚也是。

除了那个令人尴尬万分的吻,他们还是什么都没想起来,但这不妨碍他们接下来要做的事。

“我们离婚吧。”

 

冲澡,联系酒店前台取来他和Sean放在另一个房间的行李,换上干净衣物,出门,离婚。离开酒店前,笑容甜美的前台接待对他们表达了新婚祝福,顺便问了一下两人对酒店提供的为新婚夫妻免费升级蜜月套房服务的感想。

办完手续回来,Eduardo倒在床上,觉得自己苍老了十岁。Sean坐在一旁安慰他:“我们只要当这件事没发生过就好,只要我们不说出去,没人会知道。”

Eduardo用被子蒙住头,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在表示对SeanParker此人的排斥。Sean耸耸肩,没把对方这点幼稚的抵抗放在心上。他为手机充上电,开机——经历过漫长的一晚,他的手机电量早就耗光了。Eduardo的手机应该也是一样。

左下角表示未接来电数量的鲜红的“57”让他有了不好的预感,而Chris的电话刚好在这时打来。

Sean瞥了一眼床上装死的Eduardo,犹豫再三,还是接通了电话。

“你们两个他妈的究竟干了什么!”另一边传来的声音怒不可遏,Sean把电话拿远一点,揉了揉被震得发痛的耳朵。即使没开免提,Chris的咆哮声也清晰地回荡在整个蜜月套房里。

听到声音的Eduardo懵懵懂懂地从被子里钻出来。

“网上全都是你们两个结婚的消息!!!”


tbc


评论 ( 21 )
热度 ( 153 )

© 慕砚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