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菲和贾老板的迷妹一只。

【TSN/SE】Still Here 02

就这样,Sean在Eduardo的房间里安顿下来。他没有将屋里摆设变动太多,只是像最初设想的那样将书桌移了位置。对编程和床伴之外的其他事并不想花太多心思的黑客甚至连家具都懒得换,只是雇人清理一遍就安心住下。

 

桌角那个小小的“Edu”老老实实地和他的鼠标挤在一起,每当看电脑屏幕看到眼花,Sean总会在松开鼠标后不自觉地用指尖顺着那些浅浅的刻痕描摹一遍。他想着棕发少年的笑脸,心里莫名变得柔软,好像被有着甜美笑容的Eduardo轻轻戳了一下似的,那些常年包裹在心脏外面的铜墙铁壁瞬间土崩瓦解。

 

Sean把这奇妙的感觉归咎于对美好事物的赞赏。如果有机会的话,他想见一见Eduardo,想亲眼看一看他如今长成了什么样子。

 

应该会是一个气质出众的美人吧,不知道能不能追到手。Sean的本能回答。

 

这个念头扎一冒出就被狠狠压了下去。他做贼心虚一般扫了一眼摆在桌上的少年照片,深深鄙视起习惯性精虫上脑的自己。

 

接下来繁忙的工作让他不得不将那些绮念暂且抛到脑后。昼夜颠倒的日子也不知过了多久,暗下来的电脑屏幕中倒映出他满是胡茬的脸,Sean才疲惫地伸了个懒腰,准备去浴室里修复一下自己帅气的容貌。他没忘记抚摸桌角的刻痕,还对着Eduardo的照片笑了笑。不是那种“看我这么帅还不赶快投入我的怀抱”的笑,而是“有你在真好”的笑。

 

他的朋友如果能亲眼见到他现在的笑容,大概会惊掉下巴。

 

总之,他挂着这样的笑容,摇摇晃晃地走进浴室里,勉强将自己清理干净后再摇摇晃晃地走出来,半闭着眼睛,一头栽倒在床上。

 

在梦里,他和少年不期而遇。

 

 

Sean醒来时,依稀还觉得有人在身边。他其实很习惯这种感觉,毕竟这个房间内保留了太多原主人的物品,相比而言他更像一个闯入者,而他又刚刚做了一个那么美的梦。Sean闭着眼睛回味了片刻Eduardo在梦中留给他的笑脸,这才认命地爬起来,对着窗外昏暗的光线辨认好一会儿究竟是清晨还是黄昏。

 

“早上好。”他打着哈欠和照片问了声好。将近十二个小时的睡眠终于为他补足体力,现在他必须要应付正不断发出抗议声的肚子了。

 

在他抵达厨房之前,一个小小的身影正巧从那里出现,迎面向Sean走来,手里似乎还捧着一杯牛奶。Sean诧异之余,本能地侧过身让到一边,避免两人撞成一团的悲剧。

 

小孩子却看都不看他一眼,自顾自地走上楼梯,从Sean的视野中消失了。

 

Sean认为那十有八九是自己饿过头出现的幻觉。于是他甩甩头,走进厨房准备早餐。

 

——如果他没看错,那个孩子有一张和Eduardo非常相似的脸。柔软的头发,小鹿一般的眼睛,Sean一边煎蛋一边努力回想方才所见的,忍不住勾起嘴角。

 

和他所想象的Edu年幼时一个模样。

 

类似的情况之后又发生过几次。有时是仅有Sean膝盖高的男孩,有时却是和他身高相差无几的少年,Eduardo的身影在Sean不经意之间出现在房子各个角落,但是每次出现的时间异常短暂,往往在Sean吃了一惊想要起身追逐之前,那个身影就消失了。

 

Sean开始认真思考自己是不是被无良中介坑了,买了一栋鬼屋。可是这只“鬼”实在太和他的心意,也没有对他造成任何伤害,他觉得继续住下去也没关系。而且潜意识里,Sean拒绝接受Eduardo已经死去。

 

在他这样想的时候,Eduardo又出现了。他坐在窗前,手肘撑在空气中,正对着窗外的景色发呆。

 

Sean屏住呼吸,生怕发出一点响动吓走了他。

 

一分钟过去了,少年还在那里。Sean小心翼翼地舒了口气。

 

“Edu?”他试探地问。

 

少年眨眨眼睛,仍旧看着窗外,像是看到什么令他高兴的情景般微笑起来。

 

Sean悄悄走上前,对少年伸出手,还有不到一厘米的距离他就能碰到少年的肩膀——

 

Eduardo的身影像一滴融在水里的墨水,消失得迅速且不留痕迹。而Sean还在原地,傻乎乎地维持着刚才的姿势,半晌才收回右手,揉了揉自己的卷发。

 

这房子里显然正在发生什么奇妙的事。

 

站在原地一本正经地思考了一会儿之后,Sean将那张书桌移回窗前。若是有这张桌子,Eduardo刚才的姿势就不显得怪异了。

 

照片中的少年在灿烂的阳光中对他微笑。Sean拿起照片,轻轻点了一下少年的鼻子。

 


评论 ( 5 )
热度 ( 72 )
  1. 草莓允骑慕砚白 转载了此文字

© 慕砚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