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菲和贾老板的迷妹一只。

【TSN/SE】We Are Married! 01

这是多年前(不是)的点梗...估计大家都不记得了吧哈哈哈哈哈哈

在学校兼职的办公室里码文我也是很佩服自己


01

 

Sean总喜欢做些让Eduardo出乎意料的事。

例如他总会在和Mark说得兴起的时候,抬眼看向被冷落在一旁的Eduardo,蓝色的眼睛弯弯的,带着点笑意和好奇,怎么看都不像是看向敌人的眼神;

例如他喜欢在Eduardo沉浸在书本或是其他资料时,偷偷从背后接近Eduardo,拍拍青年的肩膀,趁他扭头时往他嘴里塞一颗糖,薄荷的,柠檬的,草莓的,还有一次是一颗浓郁苦涩的黑巧克力。

Eduardo不讨厌那些糖果,但是他有些讨厌每次都上当的自己。可他无法对一个没有对他表现出恶意的人发火,于是他只能在糖果躺在舌尖慢慢融化的时候,暗自生闷气。

他看不透Sean Parker。心里积攒的疑惑和怨念越来越多,却无从宣泄,让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那个嬉皮笑脸的男人。直到他与Mark和Facebook的官司结束后,当他托着疲惫的脚步重新迈进喧闹的街道时,面对Sean调笑一般的“小可怜,要不要和我出去度个假,保证你忘记所有烦恼”,Eduardo冲动地回了一声“好”。

Sean看上去同样对这个回答感到惊讶,卷发男人眼里的诧异逐渐变成玩味,对着Eduardo憔悴的脸挑起一根眉毛。

这一定是个错误的决定,但后悔已经来不及了。于是Eduardo深吸一口气,挺起胸膛,至少让自己不在气势上处于劣势。Sean的目光渐渐柔软下来,甚至对着他露出一个几乎算得上真诚的微笑。

两天后,他们坐上去拉斯维加斯的航班。

 

在熟悉的轰鸣声中,Eduardo再也撑不住,闭上眼睛沉沉睡去。他最近应付的事情实在太多,律师,调解会,时刻想从他们口中套出消息的记者,还有……Mark。他再也没有精力与Sean针锋相对,被逼无奈地放下了对身边这个男人的提防。

Sean偏过头看了看他,见他闭着眼睛,头慢慢靠向窗户,难得善心大发,伸手捞了一把,让他靠在自己肩上。抚过那头棕色发丝的触觉还停留在手上,Sean捻了捻自己的指尖,透过细长的眼睫隐约能瞥见青年的黑眼圈,他叹了口气,叫来空姐,要了薄毯搭在Eduardo的身上。温柔贴心的空姐细腰长腿,还有一头美丽的金发,若在平时,Sean早就依着花花公子的本能上前调情顺便讨要联系方式了,可今天,他只是伸出食指压在唇上,做了个噤声的姿势。

空姐的蓝眼睛在靠着Sean熟睡的巴西青年身上转了一圈,露出了然的笑容。

大概是Eduardo睡得太过香甜,他的睡意也感染了Sean。在直愣愣地挺着身子坐了一会儿后,Sean放松了身体,侧脸贴着青年的发顶,嗅着鼻尖传来的若有若无的柑橘气息,也陷入沉睡。

漂亮的空姐再次路过他们两个的时候不由掩嘴笑了。两个样貌出众的人这样紧紧贴在一起,像两只缩在温暖的巢穴中一起过冬的小动物,只要还能感受到对方的温度,他们就能在严寒中相互陪伴着活下去。她取来另一床毯子盖在Sean的身上,为他们坚实的巢穴再填上一丝暖意。

也不知过了多久,Eduardo迷迷糊糊地从Sean的胸口抬起头。他这一觉睡得昏沉,连头从Sean的肩膀滑到胸口都没察觉。身旁的遮光板被人放下,机舱内昏暗的光线营造出极其适合睡眠的氛围,他打了个呵欠,半睁着眼睛打量了一下周围,便重新枕回刚才的位置,想再睡一会儿。与耳朵相距不远的地方传来平稳的心跳声,他散漫地数着那心跳,在粘稠的睡意中挣扎许久,就在他屈服的前一刻,Eduardo猛然想起来坐在他身边的人是谁。

Sean Parker!他靠着Sean Parker的胸口睡着了!

受到巨大惊吓的青年本能地直起身子,可是幅度过大,脑袋磕在遮光板上发出咚的一声。

这下是彻底清醒过来了。Eduardo捂着头,没敢发出声音吵醒其他熟睡的乘客们。

更要命的是他们两个本来是相互倚靠的姿势,失去了他这边支撑的Sean软软地向他靠过来,如果不阻止,那颗长着浓密卷毛的脑袋不可避免地会落在他的肩膀上。

Eduardo黑着脸,用手托着Sean的脑袋,百般嫌弃。可是想到刚才对方也让他靠着睡了那么久,还是不甘不愿地一根根松开手指,让那颗脑袋在自己肩上安全着陆。

Sean小声嘟哝了句梦话,Eduardo没听出来他在说什么,他正忙着抖落一身鸡皮疙瘩。

此时漫长的旅程刚好过去一半。

直到飞机开始降落,Eduardo仍旧保持着挺直的姿势,一动不动,力求保持和Sean最小的接触面积。可惜美丽的金发空姐不理解他的心情,每每路过他们的座位都要抛下一个温柔职业但怎么看怎么觉得暧昧的微笑。她每笑一次,Eduardo的脊背就僵硬一分。

好在在他忍无可忍爆发之前,飞机降落在地面的颠簸震醒了Sean。Sean揉揉眼睛,知道自己靠在Eduardo肩膀睡了一路后,反倒露出一个大大的灿烂笑容,得寸进尺地贴着Eduardo耳朵说到:“欢迎来到拉斯维加斯。”

他拂在耳廓的温热呼吸让Eduardo下去没多久的鸡皮疙瘩再次冒了上来,棕发青年赶紧把Sean的头推到一边,搓了搓自己的胳膊,不理他。

 

他们两个都不愿和其他人挤作一团,在乘客走得差不多后才起身,拿出为数不多的行李。以金发空姐为首的美貌空姐团站在机舱门口,笑眯眯地对他们行注目礼,直看得Eduardo全身发毛。反观Sean,他仍是一副气定神闲的姿态,反常地没有在嘴上占美女便宜,规规矩矩和她们道了别。

两人走出很远,身后突然爆发出一阵尖叫,Eduardo隐隐听到了“可爱”“甜蜜”这样的词。

他拒绝联想其他没听清的话是什么。


tbc.

评论 ( 18 )
热度 ( 206 )

© 慕砚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