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菲和贾老板的迷妹一只。

【TASM/TSN】【Peter/Eduardo】触不可及 02

感谢橘子提供脑洞!(*^3^)


02

 

在那之后,Eduardo又给他打过几次电话。但奇怪的是,前两次都以“你好,请问是Jimmy’s Pizza吗”作为开场白。Peter觉得好笑,他猜测这大概是Eduardo独特的幽默感在作祟,可在他决定下次接到电话时回复说“是”的时候,Eduardo偏偏改变了一贯的做法,直接喊出了他的名字。

 

其实Eduardo并不是故意的。在其他人手机上能正常拨打出去的披萨外卖电话,到了他这里却会莫名地被一个男孩接起,在之后的接触中Eduardo了解到,这个孩子甚至不在马赛诸塞州。

 

明明是相同的号码,自己拨出去的却像穿越了时空一样。Eduardo没办法解释这个现象,在被Mark等人嘲笑过几次连披萨都订不好之后,他一怒之下买了榨汁机放在宅男们的宿舍里,每次过去都要逼迫他们喝蔬菜汁,喝到Dustin见到他就想躲进衣柜里。

 

不过他总是被Chris从衣柜里揪出来,然后在对方的监视下苦着脸把味道不明的绿色液体喝下去。你说Mark?在他编程入魔的时候,就算给他一杯苦瓜汁他都能面不改色地一口灌进去。

 

有意和无意各占一半,他从未向其他人提起过那个叫做Peter的男孩。

 

Eduardo觉得自己是喜欢那个孩子的。他总能在Peter的声音中找到些他喜欢的特质,即使Peter只是对他抱怨高中生活的无趣以及Flash对他的欺压,他的声音也依旧充满活力。在忙碌一天之后趴在床上和Peter通话简直成了他日常生活中最放松的一件事,Eduardo甚至不需要说什么,Peter就会自动填充两个人交谈中的空白。他喋喋不休地讲着,Eduardo微笑地听着,不时附和几句,这样的相处惬意而轻松。偶尔Eduardo会因为白天太过忙碌而在夜晚提不起精神,他小心地打呵欠,勉强支撑着抵挡睡意,不想让对方觉得自己对这场对话毫无兴趣,但Peter出乎意料地敏感,这时男孩会放慢语速,声音变得缓慢轻柔,他总会在挂掉电话前说一句:“晚安,Eduardo,一定要做个好梦。”

 

仿佛在梦中听到了一般,沉睡中的Eduardo勾起嘴角。手机屏幕上的光暗了下去,更为静谧的月光包裹住他的身体。在男孩对他道晚安后,他总能做个好梦。

 

 

“我十七岁,Eduardo呢?”电话另一边的男孩问他。

 

Eduardo轻笑一声,心想Peter果然还是个孩子。十七岁,这个年纪的男孩总是认为他们已经变成大人,渴望着他人认真对待的同时也用自己独有的态度应对别人。就像Eduardo对他提起过Mark等人给他的昵称,可Peter仍旧固执地称呼他为Eduardo,语气中不无尊重,但他平时语速偏快,偶尔放慢了念他的名字时,拖长的音调便无端有了撒娇和亲昵的感觉。

 

就像现在。Eduardo承认他喜欢这种感觉。

 

“我二十一岁。”他笑着回答,在Peter的大呼小叫中将手机设置成免提模式,放在水池边,然后拿出一只橙子。

 

“二十一岁……”另一边的Peter不由心生感慨,他会在二十一岁时变成什么样的人呢?

 

“你是大学生吗?”他追问道,很快从对方那里得到了肯定的回答,但他还想知道更多。或许有的人会讨厌这样接连不断的问题,可Eduardo一定不会——Peter从他的声音中听得出来,他温柔又包容,即使稍稍越过两人之间的界限,Eduardo也不会介意。Peter背负了太重的责任,也太久没有碰到这样的人,他情不自禁地想和Eduardo更亲近一点,从对方那里得到鼓励和慰藉。

 

不,这不是撒娇。蜘蛛侠才不会撒娇。

 

“你一定会喜欢大学的。”带着笑意的声音传来,“你能在这里交到很多朋友,虽然其中一些可能会把你气到吐血。”

 

Peter认认真真地听着,他之前从没想过能通过这样的方式了解另一个人的生活。

 

Eduardo的声音突然中断,他不好意思地向Peter解释说刚刚切橙子时不小心切到了手指。

 

“很严重吗?”Peter差点跳起来。

 

Eduardo没料到他会有这么大反应,手指上的伤口并不大,虽然流了些血,也能隐约感到疼痛,但怎么看都不值得这样大惊小怪。

 

“只是很小的伤口,不用担心。”他安抚电话另一边的男孩,随后迅速处理好伤口。电话仍在免提状态,Peter念叨着不同的伤口处理步骤的声音让Eduardo觉得好笑——这个十七岁的孩子究竟是从哪里懂得这么多的?

 

一个念头猛然划过。

 

他懂这么多,会不会是因为他经常受伤?他会是在学校里被排挤和欺凌的孩子吗?

 

这念头让Eduardo觉得难过,但这样一来很多事似乎都有了解释:两人第一次联系时Peter提到的恶作剧,他对处理伤口的熟稔,甚至他的滔滔不绝——这会是让别人将注意力从他的伤口转移到其他事情的一种方式吗?

 

说了很久却得不到回应的Peter疑惑地问:“Eduardo?你还在听吗?”

 

“嗯,我在。”巴西青年好不容易才从记忆中各种校园霸凌事件的报道中回过神来。

 

又是沉默。这次的诡异气氛连Peter都不知道该怎么补救了。

 

“Peter。”好在Eduardo先开了口。

 

“嗯?”

 

“答应我,好好照顾自己,好吗?”

 

“我一直把自己照顾得很好啊。”他笑着答道,却不知道这个答案让Eduardo更为他感到心痛了。

 

奇妙的是,在他为Peter感到难过时,对方却因为从他这里得到了温暖而快乐着。Peter以为梅婶买牛奶为名,恋恋不舍地挂掉电话。下一秒,蜘蛛侠再次从高楼一跃而下。

 

风很冷,但蜘蛛侠不会在意这个。他向抬头看着他的孩子们招招手,深秋的纽约因为他的身影而添上一抹亮色。

 

它总是在耐心等待属于它的英雄。

 


评论 ( 12 )
热度 ( 83 )

© 慕砚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