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菲和贾老板的迷妹一只。

【TSN/SE】人情世故 02

Eduardo考虑了很久,决定用Sean欠下的所有人情换Sean少去酒吧,他可不想每天顶着一对熊猫眼去上班,还被人笑着拍肩膀说:“最近夜生活很丰富嘛。”

 

这种丰富他一点都不想要。

 

得知这个决定的Sean沉默了很久,他坐在自家客厅宽大的黑色沙发上,微微弓着背,整个人居然显得弱小又无助。

 

“好吧。”Sean最后回答道。他低着头,修长的手指插进浓密的卷发里,Eduardo无法看清他的表情,但那声音却是沙哑的,低沉的,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还努力撑着不让别人发现。

 

那么多次的人情就此一笔勾销,对Sean来说难道不是一件好事吗?Eduardo不明白,也无意去思考这些,他做的已经足够多。

 

Eduardo再次打量了一眼Sean的房子,心里有些放松,他的直觉总是告诫他在沉陷下去之前远离这里。从今往后,他和Sean的生活除去日后股东大会偶然一瞥,大概再不会有什么交集了。

 

他开车离开时,Sean第一次没有出门送他。

 

 

之后他和Sean一直没有见面。Eduardo偶尔能收到Sean发来的信息,抱怨Mark太专制或者抱怨午餐太难吃,还有一些意味不明的照片,像是公园里向路人讨食的松鼠,高楼掩映中的蓝天白云,或者只是一杯红酒。

 

他挣扎许久,终究没忍住给Sean回了信息:“少喝一点。”

 

“就喝一杯,不会麻烦你。:)”

 

Eduardo用指尖戳戳那个无害的笑脸表情,突然觉得Sean如果这样笑的话,应该会很好看。但随即转念一想,他好不好看和我有什么关系。

 

无论如何,Sean Parker这个人在他心里总归占了些位置,在一个有些偏僻的角落。

 

如果不是那通电话,Sean可能连这个角落的位置都留不住。

 

Eduardo眯着眼睛,扭亮床头台灯,一边打呵欠一边接了电话。电话另一头很嘈杂,对方重复了两三遍Eduardo才听清他在说什么,然后,迷迷糊糊地起床,穿衣,直到开车到半路才反应过来:为什么我又要去接Sean!

 

明明已经不欠他什么,甚至连Sean欠的那么多人情也一笔勾销了。

 

Eduardo看着空旷的路面叹了口气,认命地向男人告知的地点开过去。

 

他刚把车停在路边,一个眼熟的男人就围了上来,打了个招呼后殷勤地带着他走进店里,两人七拐八拐地来到角落里的一张桌子前:Sean正趴在桌子上,连一头凌乱的卷毛都显得无精打采。

 

Eduardo见过Sean喝醉的模样,他会手舞足蹈滔滔不绝,同时盯着巴西青年傻笑,从不像现在这样。Eduardo莫名地有些紧张,向引领他进来的男人问道:“他喝了多少?”

 

男人——Eduardo隐约记得他的名字是David,Sean的“狐朋狗友”之一——皱着眉回答道:“只喝了一杯红酒。”他见Eduardo不信,赶紧补充道,“真的只喝了一杯,喝完就倒了。”

 

青年当然不信,他迟疑地把手放在Sean的肩上,轻声问道:“Sean,你还好吗?”

 

Sean没说话,也没抬头,只是微微晃了晃脑袋。

 

Eduardo忍不住揉了揉他的卷发。在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他的母亲经常这样安慰他。

 

“Sean?”

 

那颗毛绒绒的脑袋慢慢靠过来,额头抵在青年的腰间。

 

“Eduardo…”Sean念着他的名字,声音含混不清。

 

Eduardo不知道他身上发生了什么,任他靠了一会儿便示意David帮他把Sean扶出酒吧,塞进车里。David唯恐自己被迁怒,车开走的前一刻还在拼命重复“他真的只喝了一杯!”

 

车里很安静,Sean歪头靠着车窗,蓝色的眼睛紧紧闭着,眼下有一团清晰的阴影。

 

“别怪David,他没骗你,我确实只喝了一杯,你不让我喝多,我就一直按照你说的做。”Sean突然打破沉默,“可是我又忍不住想,如果我喝醉了,是不是就能找出个理由见你。”

 

“我想你了。”说这句话时,他的嘴角勾起来,虽然眼睛仍然没有睁开。

 

Eduardo握紧方向盘,不知该说什么。他隐约觉得今晚走错了一步,他应该在接电话之前认真看看来电显示,应该在出门前好好思考,而不是挂断电话后冒冒失失地直接出来接Sean回家。

 

好在Sean也没期待他的回应,说完那两句话,他又恢复到之前沉默的状态,睡着了一般。路边灯光打在他的脸上,忽明忽暗。Eduardo咬着下唇,飞快地瞥了他一眼,不知为何,他的心跳有些快。

 

两人一路无言。就连Eduardo把他送回家准备离开时,Sean也没有再说一句话。

 

Eduardo并不喜欢这种感觉。

 

“你没有告诉我今天发生了什么事。”Eduardo右臂上搭着自己的西装外套,对可怜兮兮看着他的Sean说道,“告诉我,或许我愿意留下来。”

 

Sean垂下头,自嘲地笑了笑。

 

“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只是……又一次被扫地出门而已。”

 

青年皱着眉,艰难地消化这句话隐藏的信息:“你是说Facebook和Mark,他……”

 

“没错。”他挥挥手,声音突然又变得轻快起来,“没关系,我能站起来一次,就能——”

 

他的话被一个拥抱打断了。

 

Eduardo把外套放在一边,俯下身轻轻抱住他。

 

“我很抱歉,Sean。”Sean听到他在头顶轻声说道。

 

他伸出手,环住Eduardo的腰:“我也是,Edu,我也很抱歉。”


评论 ( 23 )
热度 ( 164 )

© 慕砚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