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菲和贾老板的迷妹一只。

【TSN/SE】人情世故 01

01

 

Sean见到Eduardo拼命灌酒的样子吓了一跳。他从门口走到吧台只不过短短十几秒,巴西青年的面前就多了三个空杯,而Eduardo还在不死心地向继续向酒保要酒喝。

 

Sean站在青年身后,看着桌子上十几个酒杯略微思考几秒,还是伸出手,按在Eduardo颤抖的手指上。对方只是掀掀眼皮,眯眼看了他一会儿后嗤笑一声:“你应该没穷到买不起酒喝吧,Sean。”

 

还能认出他是谁,看来还没喝到神志不清。

 

但是那嘲讽的语调真是怎么听怎么让人觉得不舒服。

 

Sean平时也不是喜欢和别人较真的人,但今天怎么看Eduardo怎么觉得不顺眼,干脆坐到他对面,也点了酒,两人一句话不说,只是比赛一样闷头喝酒。

 

不出意料,Eduardo先醉倒了,趴在桌子上,手里握着半杯没喝完的酒,半眯着眼睛,嘴里含含糊糊地也不知道在念谁的名字,他今日的心酸委屈,硬是把两人初见时意气风发的哈佛高材生磨成了现在这般颓唐的模样。

 

放下酒杯,Sean捏了捏鼻梁,叹了口气,突然觉得兴味索然。他有意把Eduardo丢在这里,但想到对方落到这般田地也有他自己的原因,何况两人拼酒时四周已经围了一圈人,其中不乏看着Eduardo眼睛冒光的男男女女。摸着所剩不多的良心,Sean还是决定把这个醉鬼带回去。

 

一个妹子没泡到,反而还替别人结了账,还要照顾一个醉鬼,Sean在扶着Eduardo起身的时候心里算了笔账,怎么算怎么觉得自己吃了亏。

 

醉鬼倒是很听话,任Sean搂着腰,他站不直身子,整张脸都埋在Sean的颈窝里,染了红晕的皮肤滚烫柔软,两瓣唇就蹭在Sean的锁骨上,他还在喃喃地说着什么,可惜声音太小,Sean听不清。

 

 

第二天早上,Eduardo在头痛中醒来。他呻吟着睁开眼睛,看了半天陌生的天花板,这才反应过来不是自己家。昨天把他带到这里的人显然也没打算好好照顾他,只是随便把他扔在沙发上,他的外套和鞋子都还穿着,高挑的身体有一半斜在沙发外,维持了一整晚的扭曲姿势让他在起身时几乎听到骨头错位的声音。

 

但这还不是最糟糕的。

 

“睡醒了?”一个声音在离他不远的地方响起。

 

Eduardo听出声音的主人是谁,身体僵硬,拒绝回头。

 

Sean端着一杯水,斜倚着门框,丝毫没把青年的抗拒放在心上。他慢慢走近,将水塞进Eduardo手里,冰凉光滑的玻璃触感稍稍拉回了Eduardo的神志。

 

他低着头,视野中只出现两只赤裸的脚,指甲修剪得圆润。

 

一只手突然落在他头上,像安抚一只发出可怜呜咽的小狗一样抚了抚他翘起的棕发。

 

Eduardo下意识地瞪了回去。

 

卷发男人学着他昨晚那样嗤笑一声:“官司打完就去酒吧买醉,不愧是哈佛的高材生。”讥讽的语气和昨晚的Eduardo如出一辙,但他的表情很柔和,甚至嘴边还挂着一抹微笑。

 

这个人看起来一点都不像Eduardo印象中的Sean。

 

棕发青年张了张嘴,一个字都没说出来。他猛然惊觉这是Sean的家,或许是这个世界上Sean停留最久的地方,而他如同一个冒失的入侵者,尽管无意,却还是窥探到了对方不为人知的一面。

 

赤裸的双脚,深灰色长裤,白色T恤,这个Sean看起来几乎是简单而友好的,更别说他脸上仍带着笑意。Eduardo发现自己没办法像往常那般对他抱有敌意。

 

昨晚也是他把自己从酒吧捡了回来。

 

“别太放在心上,”仿佛察觉到Eduardo的窘迫,Sean开口说道,“只不过是一次人情而已,以后还了就好。”

 

要还?青年有些困惑地眨眨眼睛。

 

“对了,还有我昨天替你付的酒钱,也要还。”Sean冲他一笑,伸出手。

 

这个笑容不再柔和,更像一只偷了鸡吃的馋嘴狐狸,嘴角牵起的每一度都写着算计。

 

刚才的迷茫和好不容易升起的一丝好感迅速烟消云散。Eduardo没好气地掏出钱包,付钱,起身准备离开这里。

 

在这里呆久了容易胡思乱想。

 

“有一句话要告诉你,”Sean用右手食指和中指夹着钞票,对着Eduardo离开的背影在空中晃了晃,“作为一个生意人,别太把别人放在心上。”

Eduardo没有回应,狼狈地逃离。

 

 

他没想到这个人情还得这么快。

 

距上次的意外不到一星期,Eduardo被半夜一通电话吵醒。来电的号码并不熟悉,接听后对方的嗓音他也毫无印象。

 

“你是Sean的朋友吗?”对方问道,不等他回答又加上一句,“他喝醉了,如果方便的话来接一下他吧。”接着报了一串地址。

 

Eduardo抱着被子,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对方就匆匆挂了电话。他愣了两秒,脑袋里浮现出Sean一脸欠揍的笑容,向他伸出手要求还人情的画面。

 

耙了耙睡得乱糟糟的头发,Eduardo任命地从被窝里爬起来。

 

如果帮一次忙意味着和Sean再也没瓜葛,倒也不错。

 

 

可惜Sean不这么想。

 

他将手机上Eduardo的备注改成专属保姆,甚至对他的狐朋狗友们郑重声明,如果他喝醉了或是出了任何事,打这个电话就好。

 

Eduardo脾气好,而且第一次总归是他欠了Sean,所以第二次也没说什么,但第三次凌晨三点被吵醒开车接喝醉的Sean回家后,他终于忍不住爆发了。面对着严厉斥责,Sean却可怜兮兮地抱紧被子,一双蓝色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小声说:“你也可以让我帮你的忙还人情呀。”

 

青年被他一句话噎回去,半天没说出话来。尽管也知道他是装出来的可怜样子,但是狠不下心再说什么,只是接了杯水塞进Sean手里,恶声恶气地催他喝掉。

 

开车从Sean的住处离开时,Eduardo莫名地回头看了一眼。

 

Sean站在门口,笑嘻嘻地对着他挥手说再见。

 

这么互相欠下去,他们会纠缠多久?



tbc


和橘子 @橘川 说我要怀着怒气开个车,结果车还没开,怒气值已经磨成零了...

下次吧......


评论 ( 28 )
热度 ( 182 )

© 慕砚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