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菲和贾老板的迷妹一只。

【TSN/SE】Still Here 01

Sean的钱包里夹着一张照片。

 

他从没给任何人看过,每当他的朋友试图越过他的肩膀偷偷窥探一眼,他都会敏锐地察觉,迅速把钱包合上。但他打开钱包时嘴角总是挂着一个温柔的微笑,像是得到了最珍贵的礼物。

 

有人猜测照片里是他热恋中的女友。对此,Sean耸耸肩,笑道:“我最近一直守身如玉。”神情还是那么不正经。

 

是想要追求的心上人?另一朋友猜到。可是Sean笑着摇摇头,将钱包小心地塞进口袋里。

 

那里面沉淀着的,大概是一个虚幻的梦。

 

 

那张照片是Sean偶然在搬家后翻出来的,房屋的前主人几乎留下了所有的家具和电器,家里依旧维持着完整温馨的模样,缺失的只是住在其中的人而已。房屋中介说Sean捡了个便宜,如果他不想要这些家具,中介也可以帮他处理掉。

 

但Sean觉得这样也不错。只是他偶尔会在推开门时觉得自己闯入了另一个家庭的生活中。

 

他带来的东西并不多,一只旅行包里装的就是全部家当。在安置好为数不多的个人物品之后,Sean决定在新家四处看看。

 

住在这里的原本是一对夫妻,楼梯的墙面上留下一些钉子,Sean记起第一次来看房时墙上尚未摘下的相框,但同时他微微皱起眉,心中疑惑:似乎钉子比相框的数量多上许多?

 

主卧和客卧都在二楼,和主卧以及整栋房子的温馨整洁不同,客卧里只有光秃秃的床板和一张半新不旧的木桌。Sean的手指在桌面上划过,厚厚一层灰尘被他蹭开,露出桌角一个小小的字母U。那显然是被人刻上去的,尖锐的棱角替代了圆滑的弧度,左边字母的开端比右边的收尾高了不少,看起来歪歪扭扭的,像是孩子的手笔。

 

Sean心中好奇,索性直接用手掌抹开那个字母附近的灰尘,这才看清桌子上字母的全貌。

 

Edu。

 

Edu。他默念这个名字,嘴角不由挂上一丝笑容。

 

应该是个很可爱的孩子吧。

 

 

得到照片是在一个月之后。在这一个月中,Sean没能从房子里得到更多关于男女主人的事,反而在客卧里找到了更多有趣的东西。

 

比如说门后轻微的划痕,从Sean膝盖的高度开始,每隔两三厘米就划上一道,最上面那一道刻痕已经和Sean的身高相仿。他抚摸着这些刻痕,饶有兴趣地想到自己小时候也做过类似的事。

 

那个孩子已经长成了高挑的少年吗?

 

再比如说床头所对的墙面上能勉强辨认出的涂鸦,一个画风拙劣的头顶光环的小天使,一些云朵,雨滴,以及浅浅画出的风的轨迹。Sean躺在床板上,视线刚好和它们平齐。

 

他在想要不要将自己的房间搬到客卧来,毕竟和整洁富有条理的主卧相比,这里显得鲜活得多。不过那张桌子可能要换一下位置,作为一名昼伏夜出的黑客,Sean可不喜欢正对着阳光的位置。

 

就是在搬动桌子的时候,那张照片从桌子和墙之间的缝隙里飘了出来,在空中打了几个转,落在同样满是灰尘的地板上。

 

照片的边缘微微泛黄,记录下的情景却生动。穿着衬衫和牛仔裤的棕发少年盘腿坐在草地上,膝上放着一本摊开的书,他仰起脸对着拍摄者微笑,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和一双漂亮的暖棕色的眼睛。

 

Sean将手上的灰在裤子上擦了擦,小心翼翼地捡起照片。

 

少年的笑容和眼睛让他想起蹭着人们掌心以示亲近的毛茸茸的小动物。

 

照片的背面写着这样一行字:十七岁生日时的Eduardo。

 

Sean捏着照片看了很久,他心中那个埋在书桌上认真刻下姓名的孩子在那一瞬突然长成俊朗的少年,这感觉就像在花盆里播下一颗不知名的种子,还没来得及想象它会长出怎样的叶子开出怎样的花,种子就飞速生根发芽,满枝的花朵绚烂夺人眼目。

 

他笑着和照片中的少年问候一声:

 

“你好,Edu。”


tbc



 @橘川 我终于下手了...



评论 ( 45 )
热度 ( 187 )

© 慕砚白 | Powered by LOFTER